週六. 8 月 15th, 2020

今之佞者 /柏松

柯建銘在立院主導民進黨團用盡暴力將陳菊送進監察院當頭子後,躊躇滿志說能與同仁一起努力共同送陳菊到監察院何其有幸,別具歷史意義,還自況跟陳菊同為50年來長期革命夥伴,分別為台灣這塊土努力奮戰。說的比唱的好聽。陳菊曾是威權時代美麗島事件政治犯,名為台灣革命先輩之一還說得過去。柯建銘冒出政壇以擅於搓圓捏扁之喬功出名,為國會僅存喬王之王,他的思維、手腕根本與所謂的民主革命無關。
「論語先進25」-子路使子羔為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孔子認為子羔不學無術就去從政,必「賊夫人之子!」,白話說就是會害了自己;子路卻說從政中可以學習,遭孔子怒斥「惡夫佞者」,即讓人厭惡的花言巧語奸刁之徒。監察院花媽之亂後,柯老得了便宜又賣乖,呼籲國民黨等朝野合作廢監院,這簡直是21世紀版的「惡夫佞者」。
要廢監院,最直接了當的是朝野共識合作,像2005年扁朝,不讓提名人在國會過關,自然凍結運作,監察院名存實亡。如今柯建銘卯足勁,運籌帷幄,利用綠營人海戰術在立院打打殺殺,將牛鬼蛇神一體送進監察院,事後才說要研擬廢監察院,狗掀門簾一張嘴,本末倒置,正是孔子所說的「佞者」。
老柯以前跟老K王金平共稱立院圍事代表,同為擅喬出名。但王金平圓通妙澈,仍頗知進退,有所不為,人稱「公道伯」;老柯則一切以個人及黨的利益為先,無所不用其極,絲毫談不上「公道」,卻惺惺作態自況為台灣這塊土努力奮戰,堪稱妄者之尤;然此「妄者」,台灣人民悅之者眾(817之流),鄙之者寡,難怪蘇貞昌早把四維八德當土龍土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