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8 月 15th, 2020

導論 有一種無恥,叫某某.. 伍忠信

基進黨去年大選說「有一種無恥,叫做韓國瑜」,韓國瑜怒告妨害名譽。高雄地檢署日前不起訴,理由是「監督、評論韓國瑜政治活動的言論,並非惡意捏鬧、無故辱罵,有敘述相當依據及理由,屬合理評論」。檢方的判決說好聽是尊重言論自由,但當前司法為政治奴婢的大環境,毋寧更是政治正確。
不過雄檢的政治正確,對已經腐化的民進黨權要而言,並非全然好事。人們對於綠色貪腐無能政客,也可以說,「有一種無恥,叫…..」。
例如說最近鬧得風風雨雨的監察院提名案,是否也可說「有一種無恥,叫陳×」,因為花媽在高雄市長任內,有多案仍在監察院待查,卻硬要當監察院長,國民黨立委集體杯葛,民眾黨則指未審查應通過為違憲。陳菊獲知過關後,卻說要當幹好末代監察院長,既然如此何不乾脆帶頭婉拒,讓監院形同虛設,再修憲走入歷史。
顯然她還貪圖此權位,不惜挑起衝突對立、耗費社會成本,堪稱「有一種無恥」。
還有最近紅透半天邊的屏東蘇家班,先前蔡英文的秘書長蘇嘉全張姓外甥在唐榮呷銅吃鐵、包山包海的貪腐醜聞再度遭揭發,張某終於羞慚走人,蘇嘉全還趾高氣揚自認清白,揚言提告,此案若是不實指控,其外甥何須放棄大堆好康辭職落跑?
日前國民黨指控蘇嘉全與其侄子立委蘇震清繞過外交部,利用國營事業赴印尼私下會晤高層圖個人私利,這已涉及國際外交醜聞,國營會說沒有私利,外交部卻說未有此案,既然繞過外交部,當然未登記在案,私人行程會晤印尼權貴談的是公務,國營會卻說,即使有投資商機,也須編列預算通過「國會審查」,沒有謀私利的問題,問題是,當時蘇嘉全是國會龍頭,談「國會審查」豈非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樁醜聞可能無法善了。因此,依雄檢的標準,也可說:「有一種無恥,叫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