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8 月 15th, 2020

導論 黨之將亡 伍忠信

國民黨在高雄補選慘不忍睹的結果已可預料。該黨候選人李眉蓁的假論文案,在台灣政學界不僅非個案,且是比比皆是的通案,只是大都狗運亨通未遭踢爆。李眉蓁則樹大招風,成眾矢之的。
李眉蓁志在參選,她本人及國民黨從來就沒有預期能勝選,卻各懷鬼胎,另有計較。李眉蓁參與此外界視為砲灰之役,無非是用為更上層樓的跳板。這可從韓國瑜走人市長必須補選後,國民黨有志參選者眾可窺大端。這局明明是陳其邁可以狂掃百萬票之戰,為何還有眾多國民黨人願當砲灰?理由無他,藉此拉高層級,打響知名度,充實政治資本爾。
說來李眉蓁還算是趕鴨子上架的一個,在她獲黨徵召前已經有不少國民黨人躍躍欲試,其中不乏較她更為知名之士,但最終都成為棄卒;選擇李眉蓁應該跟該黨派系平衡,以及其家族在高雄仍具政商分量有關。至於爆出論文作假,顯然大出黨的意料之外,也打亂該黨的爾後布局。
依國民黨本意,就算在補選中毫無勝算,至少也要打得漂亮,讓谷底的士氣提振上來,並且藉此整合凌亂的步調,放眼2022立委大選,期待不再全軍盡墨。該黨初始也對參選人精挑細選,看中不少社會賢達,但都功虧一簣,最後挑上李眉蓁,算是退而求其次,未料爆出論文事件,黨主席江啟臣可能長嘆「天將亡吾黨也!」;國民黨如今進退失據、陣法大亂,可能出現台灣有史以來最為慘絕人寰的血腥大屠殺。屍橫遍野的國民黨,大有可能在高雄地表逐漸消失。
有一說李眉蓁論文事件,是黨內部爆料,這涉及擋人政治權益問題,倒不無可能。此說若真,則對國民黨而言事態更為嚴重,所謂黨之將亡、妖孽叢生,這已非天將亡該黨,而是集體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