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8 月 13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大光明王的馴象師

佛陀在祇園精舍時,有人說:「佛陀說法大家都能歡喜信受,不知佛陀怎能有此威力調伏眾生心?」阿難尊者代為請示,佛陀即為大眾述說本生因緣。
過去無量劫前有位「大光明王」,他以德治國並與鄰國交好。有一次,鄰國國王送了一頭美麗的大白象,大光明王認為這是祥瑞之兆,便請馴象師調伏這頭白象,白象也被教得很溫馴。大光明王很歡喜,便決定展示給人民看,於是他騎乘在用瓔珞綢緞裝飾得很莊嚴的白象身上,接受萬民朝賀。
當隊伍來到城外時,大白象看到有象群正在池中覓食,突然野性大發狂奔追逐母象。坐在象背上的大光明王,隨著白象橫衝直撞,王冠掉落、頭髮披散、衣服也被樹枝勾破,可說狼狽不堪,幾次就要從象背上掉落。馴象師在後努力追趕,呼請國王攀附樹枝脫離白象,國王趕緊抱住大樹,慢慢滾落地上。馴象師趕上後,趕緊磕頭請罪,然國王心有餘悸,表示再也不願看到馴象師與白象。
過了一段時間,馴象師帶著白象向國王賠罪,並表達白象若能好好再予訓練,必是稀有之寶,但為國王所拒。馴象師請求:「至少請國王看我如何調伏白象……」國王答應了,於是在曠野處布置場地,讓大家一同觀看。
在廣場裡備了七顆用火烤得通紅的鐵丸,還有巨大的鐵鉤,原來馴象師想用苦肉計讓國王心生憐憫,能將白象留在宮裡。馴象師垂淚對白象說:「你犯錯理應受刑,若不吞下鐵丸,我就拿鐵鉤打破你的頭。」白象自知死期已至,向國王屈跪流淚求情,但國王不為所動,於是白象自吞鐵丸而亡,眾人也因不捨白象慘死而號哭。
國王見狀深感後悔,問道:「白象若已馴服,為何在野外發狂,卻無法制伏?」馴象師說:「大王,我唯能調身不能調心。」國王問:「如何才能調身調心?」馴象師說:「世間唯有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且具足智慧、慈悲的佛,才能調伏眾生的身與心。」國王聞言心生懺悔並發大誓願,從此用功修行,願所有功德回向佛道,待將來成佛,不僅自調其心亦能調伏一切眾生;即使有眾生墮落阿鼻地獄,也要予以救拔,讓人人都能聞法覺悟。
佛陀說:「大光明王就是過去的我,當時發願普度一切眾生,從此不斷在六道中修行度眾。」大光明王雖是好國王,但因一時生氣造成憾事,以致深切後悔;也因這分懺悔心,促使他發宏願,生生世世精進修行。

【證嚴法師開示】南柯一夢屬黃梁

中國有一首偈言:「南柯一夢屬黃梁,一夢黃梁飯未嚐」,它有一段典故。有位秀才進京趕考,經過幾個月長途跋涉,即將抵達京城;這一天投宿在一家旅店,請店家幫他準備一碗黃梁充飢。
在等待的時間,秀才心裡憂慮著:「此去京城,是不是能考得理想?中狀元還是探花?若是名落孫山,豈不是無顏回鄉?」想著想著,因身心疲倦已極而趴在桌上睡著了。
這時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到達京城,也進了考場,放榜後高中狀元!很歡喜地去禮謝考官,考官認為他是一位好青年,於是將女兒許配給他。經歷結婚、生子……。漸漸地,兒子長大了,他也隨著年齡的消逝而老邁。當他八十歲生日那天,兒子、媳婦、孫子都來拜壽。正在享受天倫之樂時,突然聽到有人在叫喚……原來是店家來到他面前,喚道:「客官,這碗黃梁剛煮熟,趕快趁熱吃了吧!」他便從美夢中驚醒了。他看著這碗熱騰騰的黃梁,才想到自己還沒吃飯呢!
經歷這場夢境,他領悟到:「生命如此短暫,猶如一場夢。即使像夢中一樣順利得了功名,又能為官,甚至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子孫滿堂,卻只是煮一碗黃梁的時間罷了。人生難道只是這樣嗎?那人生又有何意義?」
秀才所做的夢雖然短暫,夢中人生卻過得順利風光,但是真實的人生有這麼順利嗎?我們要度過人生這段歷程,的確很辛苦,因此有人就會感嘆:「人生很難熬啊!」人生這條路確實很坎坷,難免會有風風雨雨的考驗,這種風霜雪凍、人我是非,都會帶來無量無數的煩惱。
生命長短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人生道上,我們真正能徹悟生命的價值嗎?是否發揮了做人的良能?這才是最重要的。渾渾噩噩地過一生,這樣的人生最不值得,哪怕是活了一百歲、一百二十歲,如果只像做夢一樣過得虛幻、空渺,那樣的人生可說毫無作用。
大自然的氣候能四季更換,人生卻只是短暫的一個週期;生命有來有去,唯有慧命才能永遠長存。生命要好好利用,慧命要好好透徹理解──探討什麼是永生不滅、智慧的生命?人生只有一個週期,十分短暫,猶如一場夢境而已,要趕快清醒;如果這一生我們能夠從夢中覺醒,才能有慧命的春天。

動中持定 恆持強健智性

 ⌾作者:靜一

看到做早課的人數有點少,心裡不免os:為什麼要花時間做這件事?儘管如此,仍會捨棄自己想做的事,恆持地往早課地點與大家共修。

記得有一次練拳時,臉上重重地吃了一拳,因為嘴巴沒閉好,銳利的門牙一下子就把嘴唇切出一個傷口來;血汩汩地流進嘴裡,霎時間眼淚不爭氣地在眼眶裡打轉,專注力也就不自主的轉移到臉頰上的疼痛。

與我對手練習的教練,見我遲遲沒擺出準備動作,於是將拳頭放下,問「妳還好吧?」幸好,眼淚最後被我硬生生地吸了回去。整理一下心情,趕緊說:沒事,沒事,我們繼續。

不一會,被老師叫去,老師說:「練習時受傷了,不要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耽誤時間,不管怎樣,專心調整動作,繼續練習就對了。也別老是讓自己受傷,這會害別人不敢使出全力跟你對打,結果對方練不成,你也練不成。」我慚愧地點頭稱是…。

這些話聽來似乎冷酷無情,其實習武除了練身,更珍貴的價值是練【心】。

行其所知之道 道行進德
修習一乘菩提 大道直故
皆斷根本煩惱 無明思惑
體解大道入經藏 度眾生
(上人手札)

在武術練習裡,很容易看到心的過與不及。例如對打時,有時會彷彿李小龍上身而傷害對方,引發不必要的怨懟;有時又太懦弱,或不專心而受傷,讓對方因此有罪惡感。這些都是不需要也不應該有的起心動念。

雖然,人人的肢體條件不同,武學成長空間各異,但面對危險與壓力時,一顆靜定以對的心,是人人皆可獲致的。

如何得此定心?
如同大乘佛子的修行法門,
入滾滾紅塵,
藉外境擾動我心,藉靜觀看見無明,
藉動中修練持定,藉恆持強健智性。

我們的心如同一杯清水,長久以來四處沾染,而進了雜質;雜質沉澱淤積杯底,水質看似清澈,其實喝不得;必得下功夫,過濾、返淨。

如何返淨?
最好的方法就是擾動它,讓雜質揚起,然後下功夫,將雜質一一挑除;而用來擾動的筷子,就是人群,藉著人我種種,才能揚起陳年垢穢。至於用來觀察的放大鏡,則是定課。訓練自己,看自己內心揚起了什麼樣的念?念的源頭,又是怎樣的動機、光景?還有那用來挑去雜質的湯匙,就是法,就是每一次事理相應之後的轉識成智。

空手道的修煉,常提到「殘心」與「殘身」(日語),意思與殘忍無關,而是要習武者不論處在何種情境,都要讓心與身保持在平靜的覺察裡。

感謝身邊所有的同修,伴我經歷種種動中的平靜;
體悟到原來在靜思中的無限感恩,
就是這般寂靜而清澄的心境……。

證嚴上人《藥師經講述》

 藥師佛的全名是「藥師琉璃光如來」,琉璃的梵語是「薜琉璃」,簡單譯作「琉璃」。「薜琉璃」質地堅固,但與一般玻璃不同,琉璃是天然稀有的珍寶,以明淨光輝比喻佛的德性就像薜琉璃般晶瑩透澈,學佛就是要去除煩惱污穢,讓清淨的佛性現前,智慧才能開朗。
佛就是覺,覺悟是智慧的開啟,是超越而透徹的。真正的智慧,是通徹天下萬物的道理,對一切真理都能體悟,還能時時保持光明清淨無污染,才是真正的佛德現前。光明無染污的覺悟,都是從凡夫開始,發心立願而修行。
「德」者,得也。不論發多大的心,立多大的願,唯有身體力行,親身體悟,「德」才能顯現出來。慈濟人付出到令人感動,讓人歡喜,甚至讓人信任、倚賴,就是德;德是來自付出後,被人肯定的結果。
人在受苦難時,都期待光明。身心清淨,身不犯錯,心不起雜念,心地的風光就是琉璃世界。讀《藥師經》要用心探討、學習和瞭解,諸佛菩薩在因地中如何修行,用什麼心態迴入娑婆世界,創造清淨無染的國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