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8 月 15th, 2020

【社論】監察院已成蔡政權廠衛機構 豈可任其存續?

在杯葛陳菊案時堅持要廢監察院的國民黨立院黨團,昨天討論修憲議題時卻大轉彎,拿出不知何來的民調數據說「廢考監議題無共識」,因此無法定調是否廢考監。難看的髮夾彎,也被民進黨譏嘲為打假球。這就是不知長進的國民黨,連修憲如此嚴肅的議題,都當家家酒在玩,自我花瓶化,黨的存在價值已經逐漸消失。
昨天在討論會前,該黨黨團總召林為洲還表示,廢除考試院、監察院大家都有共識,但考試權、監察權如何分配重整,可能會有爭議。言猶在耳,會議的分歧卻不是重分配,而是存廢根本沒有共識,林為洲等於自我掌嘴。國民黨的髮夾彎,應該來自傳統派意見的杯葛。畢竟,這是該黨總理孫文的遺教,三民主義以及五權憲法是中華民國兩大法典,現在三民主義已經逐漸被民共所淘汰,五權憲法成為僅存的「國父遺教」,國民黨傳統派亟欲保留,心態可以了解。
不過五權憲法在民進黨手裡已經成為妖魔法典。孫文當初創建考監兩院,其實源於中國古之法統,透過考試院舉才建立完善文官制度,以及將御史糾舉彈劾功能延伸為監察院,說來是封建制度的遺緒,較諸美英民主的三權分立,考監功能其實疊床架屋。台灣因兩蔣信奉國父遺教,五權憲法直至解嚴後才成為開放議題,卻也因此成為藍綠意識形態攻防戰之一。
民進黨執政後,才發現兩院是政治酬庸一大收容所,因此立場改變,不再堅持廢掉,反而順勢保留。陳水扁時代因監院人事案引發大爭議,從2005年至2008年間因立院杯葛,形同廢院。至馬英九上任後才利用完全執政優勢讓監院恢復運作。民進黨淪為在野又恢復廢考監的態度。
2016年蔡英文拿下台灣統治權,考監兩院的政治酬庸功能更甚,接連送上公開辦藍不辦綠的爭議政客當上監委,將監委原有的御史功能完全妖魔化。至最近陳菊硬幹院長引發的政治風暴,更讓民意普遍認為應廢除這座「廢物利用場」。連陳菊在獲立院多數暴力通過提名後,還虛情假意說要幹好末代監察院長,言外之一,監察院之廢已勢在必行。
未料在抗爭陳菊當院長過程中聲嘶力竭高喊廢監院的國民黨,卻在不到一周之後改變態度,雖不敢厚著臉皮轉向支持考監持續存在,卻搞出誰也不知何來的民調說,民眾贊成與反對廢監察院比例為「五五波」,因此雙手一攤,大有不再碰觸此議題之意。
民進黨雖表面說要檢討考監兩院的存廢,但只要陳菊在任一天這個議題就不存在。以目前民進黨完全執政、完全控制的狀態,未來選舉在民進黨動用舉國資源以及進行全民洗腦的愚民政策下,必然全勝全拿,台灣的所謂民主選舉,已成了民進黨獨裁惡行最大的遮羞布。民進黨萬年執政,陳菊也將跟監察院千秋萬世。
身為在野的國民黨,或許已無力阻擋民進黨的獨裁霸道,但至少制衡態度必須展現。如今的監察院已不僅成藏汙納垢的垃圾場,而且在蔡政權操作下已逐漸轉型為另一剷除異己的廠衛機構,國民黨豈能護航,任其殘民以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