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5th, 2020

【社論】國民黨「保權廢院」平衡新舊勢力

國民黨終於對考監兩院的存廢定調:「保權廢院」,說明白就是「保有考監權、廢考監院」,帳面看來是「保裡子、去面子」,其實是「去裡子保(反廢院道統派之)面子」。但外界對此說法恐怕很難理解,該黨前主席朱立倫解釋說:「不管是成為和行政、司法同等級的憲政機關做整併,或是成為另外的獨立機關都可以考慮,最重要的是政府效能能夠提升,減少重複跟浪費。」,說法處處矛盾,聽來更似傾向廢兩院,只是不願隨民進黨的直接廢院說法跟拜而已。
在陳菊案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國民黨趁勢主張直接廢除監察院,當時立院黨團信誓旦旦必然在修憲案中堅持,但未多久卻在黨中央大轉彎,以民調五五波為由保留。後來妥協出「保權廢院」的決定,說來就是主張兩院都要廢掉,但監察權及考試權仍應維持。朱立倫說可考慮整併或另立獨立機構,都是交代之詞。所謂整併,就是廢院,將兩權回歸行政、立法機構,也就是成為三權分立的憲政體制;既然要廢院,又說成立另外獨立機構,更是江邊賣水-多此一舉。
整個髮夾彎過程,則凸顯國民黨傳統勢力跟改革派之爭。由於五權憲法是該黨總理孫文的遺教,已經跟三民主義成為國民黨的兩大寶典。三民主義在台灣因政黨輪替,昔年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已經成為歷史口號,其中民主、民權則成執政當局(不管是民、國兩黨)內宣教條,至於民族主義,則因民進黨執政後(尤其蔡政府)以意識形態嚴重激化族群對立、社會仇恨,已經支離破碎;諷刺的是,民族主義卻反而在對岸大陸發揚光大。
五權憲法則爭議多年,尤其監察院,從戒嚴時期由省、院轄市議會選出監委,許多由賄選產生的金牛級監委充斥,早失國父孫中山所設計的職司風憲功能,在野的黨外至民進黨廢考監的聲浪從未稍歇。至民進黨當權後卻發現考監兩院酬庸功能之妙,阿扁時期曾一度因此遭國民黨杯葛,淪為空轉,馬英九執政後稍步入正軌,到了蔡英文手中,不只恢復酬庸功能,更將監院邪魔化成為打擊異己的廠衛機構,至此廢院已成社會公理正義的共願,致陳菊案發生,社會壓力紛至沓來,執政當局因此揚言修憲廢院以杜悠悠之口。
民進黨一手強渡渾身爭議的陳菊硬當監察院長,另一手卻要修憲廢院,兩面手法根本是打假球,只要陳菊在位一天,監考就絕無廢院之可能。以民進黨操控所有公家資源(包括選務)現況,萬年執政不無可能,陳菊的終身任期亦屬必然,以民進黨的獨裁霸道,有今日的陳菊,焉知不會有陳菊2.0的復刻?民進黨的廢院背景如此,廢院也遙遙無期。
至於國民黨的「保權廢院」,應是傳統、改革兩派妥協結果,關鍵人物則是馬英九。馬英九一向遵從國民黨道統,他信奉國父遺教,主張五權憲法反對廢除考監,大致反映其行事風格。朱立倫、江啟臣都曾受其提拔,兩人現為國民黨領導重心,夾在新舊勢力間左右為難可以想見。最終妥協出「保有考監權、廢考監院」共識,雖說不倫不類,卻是雙方各保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