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5th, 2020

來自台灣的關懷 看見慈濟在土耳其星月下的愛延「敘」

2011年初,位於中東地區的敘利亞掀起內戰,無情戰火的摧殘,造成敘利亞有超過三百萬人逃離國外,其中半數是兒童。土耳其開放邊界,提供避難所給予基本醫療和人道關懷,接受一百多萬敘利亞難民滯留其間,慈濟基金會自2015年初與土耳其蘇丹加濟市政府、敘利亞教師難民合作成立「滿納海難民學校」。
2020年7月31日,從「滿納海難民學校」畢業的校友、學生代表,透過雲端科技,與台灣花蓮靜思精舍跨國連線視訊,述說著他們的星月下愛延「敘」的故事。
目前就讀於伊斯坦堡自動化與控制工程系的傑內德,是去年從滿納海學校畢業順利考上當地大學的校友,「滿納海難民學校」成立後,成就成千上萬敘利亞難民孩童與年輕人重回學校就讀的機會包括傑內德在內。傑內德說,因為這個因緣與在無助時能接受到關懷,他學會了愛,也常期待能將快樂帶給周遭的人。

傑內德

目前是伊斯坦堡大學牙醫系學生的默罕默德歐馬爾分享時提到,在2015年逃到土耳其後,為了生活而開始打工,當看到與他同年齡的孩子們,可以無憂無慮的上課時,自己感覺心痛與無助。在工作之餘,默罕默德歐馬爾到各個學校四處徘徊,希望能有奇蹟出現,讓他重新回到學校,後來因家人也逃到土耳其,默罕默德歐馬爾必須負起養家的責任,重回學校念書似乎是一個遙遙無期的夢想。

默罕默德歐馬爾

但因為媽媽為了實現他的夢想,每一天一間一間的學校去詢問,直到有一天,有一間學校可以用阿拉伯語教學的學校可以接納他,在停學兩年後,默罕默德歐馬爾成為滿納海國際學校的學生,默罕默德歐馬爾說,他實在不敢相信,「在這一個戰爭之後,世界已經找不到人道精神之後,可以再次回到學習的世界」。
曾經,生活在天堂裡,但是有一天,突然發現什麼也沒有了,沒有了工作、沒有了家、沒有錢,因為戰爭決定逃到土耳其,希望阿拉為他開另外一扇門。剛開始一家五口住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生活過得很辛苦,直到應徵到滿納海學校教師職務,不僅生活穩定改善,也讓滿納海學校老師韋商看見人間有愛。
韋商說,從來沒有看過像這樣的一群人,這樣充滿愛心與感情的人們,從學校到慈濟,讓他感覺到真正的成功,因為生活在對他微笑,他開始愛上了生活,工作的時候會唱歌,把愛傳給需要的人。

滿納海學校老師韋商

敘國內戰之前,他,曾經過著快樂的日子,但逃難之後一切都成空,在土耳其這個陌生的國家,他彷彿是迷路了一般,找不到指引的道路,看到兩個兒子每天早上是去上班而不是去上大學,看在身為父親眼裡,心如刀割,兩年來的時間,他變得沒有希望、沒有目標、只有迷思與困惑,明天對他來說,是一個可怕的未知,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它,直到遇到了慈濟,滿納海教師默罕默德法理斯述說著他的故事,真切且令人動容。
默罕默德法理說,阿拉讓他認識了慈濟基金會,並給了他在學校工作機會,一切都重新獲得改變了,曾經疲倦的身體,重新有了新的靈魂,寧靜的感覺讓自己的心靈平靜下來。
默罕默德法理表示,他其實不該說謝謝,因為謝謝這個詞,對慈濟的付出來說是太單薄,太簡單了。因為他看見幾千名學生,臉上是怎麼樣充滿著快樂與喜悅的表情,大恩不言謝,只能祈求真主阿拉賜給你們所有的善所有的好。

默罕默德法理

今年十八歲的雪曼,當年敘國內戰逃到土耳其時,還是個就讀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但逃難後沒有學校可以就讀,想要成為太空人的她,人生發展的規劃被戰爭帶來改變,卻因為碰到慈濟進入「滿納海難民學校」而讓她的希望再次翻轉有望。透過在「滿納海難民學校」工讀的機會,不僅有收入更能有更多的時間學習,非常感恩這個充滿愛的大家庭,雪曼透過雲端分享說,「當我成了一個太空人的時候,會幫你們傳播愛與和平的訊息,謝謝你們為我所做的一切」。

雪曼

決定逃到土耳其尋求更安全的生活,但是未來是無法預料的,到了土耳其之後的生活,一切從頭開始。一年的時間,滿納海學校教師肯達都在尋找工作和可以住的房子,直到看到一則要求老師工作的廣告,肯達說,她不知道那是哪裡?只知道一個名字和地址—慈濟基金會。
肯達邁著令人恐懼的腳步,心跳加快,持續的祈禱,想知道是否可以真正找到她想要的!
她非常感恩與感動的說,在這之後,她的生活發生了變化,心安定下來了,在慈濟找到了工作,就像找到真正愛的真諦,找到了平安,找到了真正的關懷。
因為逃難與家人睡在地板上,過著沒毛毯、沒水、沒電的日子,但日子再苦都比不上失去念書機會,因戰爭逃離家園後,最大的夢想就是繼續學業,滿納海國際學校的學生德思寧,語氣平和的述說著她逃難的無助及遇到慈濟後的改變。
德思寧說,逃到土耳其後,當她去土耳其學校讀書的時候,苦難開始了,因為一個字也聽不懂。每天回到家就是因為悲傷而大哭,因為完全學不到東西,直到有一天,她從朋友那裡聽說了滿納海學校和台灣慈濟基金會,很高興的立刻在學校完成註冊。德思寧提及,她覺得在這裡有了家人,見到的所有在這裡的人,他們的仁慈、他們的愛、他們的善,深深擄獲了她的心,她相信這就是慈濟所說的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的這個信念。
德思寧說,現在她擁有了書、朋友、還有學校,這裡是她的第二個家。

德思寧

十七歲的滿納海學生娜吉娃,在十三歲時,不僅因為敘利亞內戰造成全家人喪生,倖免於難的她卻因戰爭失去了雙腿,做了一整年的手術,裝上義肢,經過六個月的訓練能夠走路,也開始走入校園。其實在這之前,慈濟志工協助娜吉娃就讀及居住。目前是九年級的她,希望能繼續完成學業,並且在將來為每個人樹立榜樣,感恩慈濟給她的協助與所有的愛。

十七歲的滿納海學生娜吉娃

阿思瑪哈吉,今年16歲,在滿納海國際學校成人班讀書,曾經是一個愛讀書的人,在敘利亞的時候成績總是名列前茅,但是因為戰爭的關係失去了學校,戰爭奪走了她的書本、筆記、也奪走了她的希望。遠離家園,去尋求安全的地方。
有一天突然在廢墟裡面看到一本已經破損而骯髒的書,她竟然高興的哭起來了,她把這本書拿起來好好的清潔,慢慢地讀著, 那個時候,就好像迷失在沙漠裡面的人,突然發現了水一樣。

阿思瑪

到了土耳其,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生活非常的困苦,必須去工作養家,我阿思瑪試著在家裡自己自修,但沒有一個學校願意接受超齡的學生,當知道滿納海學校有開設免費的成人班,簡直無法形容自己的高興,甚至感覺到自己已經重生。
曾經,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個老師,但現在沒辦法達成這樣的夢想,但至少現在可以成為一個光榮有知識的女工。
阿思瑪說,也許你們不知道,你們解救了一個曾經失去生活希望的女孩,他是一個需要被幫助的女孩,但是,那個女孩因為和你們在一起,現在擁有了全世界。
「滿納海」在阿拉伯語即「沙漠中的泉源」之意,盼透過人文教育,讓逃離戰火的敘利亞孩子,在這裡找到愛與希望。土耳其慈濟志工為了幫助失學的敘利亞孩子、消除他們仇恨的種子,打造「滿納海」學校,學校不僅成為當地教育範本,愛的種子更照耀著這些孩子。
土耳其政府也學習「滿納海」學校模式,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一起合作,在5年內幫助了超過35萬個難民小孩獲得教育。慈濟志工更希望孩童未來回到國家,在「滿納海」學校受到的教育能有認證,四方奔走下,終在2018年8月獲國際認證。
「滿納海」學校不僅讓聯合國難民署、土耳其政府等前往觀摩,愛的種子更照耀著這些孩子們,當台灣台南和花蓮發生地震、台東尼伯特風災後,這些孩子竟然自動發起募款,孩子拿著零錢哭著拜託志工幫助受災鄉親,原來愛的力量,已在孩子心裡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