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8 月 5th, 2020

蔡政權獨門印記:酬庸遍布 貪腐成風

陳菊昨天得償宿願,接下監察院長,卻留下風風雨雨話題在青史。儘管監察院早已公信蕩然,但經陳菊的強取豪奪更是臭名滿天下。執政當局說要修憲廢考監兩院,卻讓它們的一字併肩王盤踞監院,裝模作樣,終究光說不練。國民黨在蔡政府橫材入灶、強送陳菊上監院之際,群情激憤,對陳菊在監院涉及多案在身悉數揭露,證明陳菊確實極不適任,並強烈表態要啟動修憲廢考監兩院。但激情過後,態度丕變,拿民意當擋箭牌,說正反五五波,須從長計議,最後搞出一個讓人難懂的「保有考監權、廢考監院」的共識。
監察委員全由蔡英文欽定,從英系監委曾拿著雞毛當令箭,強行干預司法,且公開揚言剷除異己的惡行,監察院已經長成全台最強廠衛機構,陳菊搖身一變為廠衛頭子,卻又身兼所謂「人權委員會」主委,要讓酷吏之首講人權,此等人格分裂之事,只有台灣蔡政權做得出。陳菊還講漂亮話,說希望台灣社會沒有恐懼、沒有壓迫,給人民更幸福的生活;但看蔡政權這四年餘的統治,沒有帶給人民恐懼、壓迫嗎?光是查水表事件的層出不窮,已讓陳菊的說法不攻自破,再看花媽本身對其稍有微詞者,動輒提告,現在身為廠衛頭子,恐怕連基本法律程序都不必,逕行啟動錦衣衛可也。
國民黨的「保有考監權、廢考監院」的共識,說來只是不願該黨總理孫中山先生的遺教遭毀棄。但如今的監察院已經變成蔡政權打擊異己的廠衛機構,跟孫文所設計的監察院完全走樣,原先的職司風憲功能則全然變質成為整肅鬥爭機制,形同披著正義外衣的的邪魔怪獸;國民黨還期望蔡政權把持下的監察院仍「保有監察權」,簡直癡人說夢。
陳菊案衍發的另一話題是墮落的執政當局酬庸成風,陳菊本身就是酬庸大王,他的子弟兵滿朝盈庭早讓人見怪不怪。閣揆蘇貞昌則大有迎頭趕上,不落其後之勢,提拔幫他打工擔任文宣的馬屁文青擔任發言人,鬧得滿城風雨;當初以人格擔保視為人才、大力提拔擔任一銀董座的廖燦昌,其實早多案在身,日前涉入遠航掏空案,涉嫌在合庫董事長任內,違法放款遠航22.5億元造成合庫虧損,併案遭起訴。蘇貞昌濫保惡人,人格破產,行政院卻幫他擦脂抹粉,說廖某事發是國民黨執政之時,強辯任用第一董座沒有問題。
問題是廖燦昌的案底以蘇貞昌的精明,難道懵懂無知?果真如此,就成了無能無知的閣揆,簡直讓人民心驚膽寒;若非如此,明知故用,則其酬庸內涵更暗藏諸多不可告人玄機,更讓人毛骨悚然。而且照行政院說法,國民黨執政之大貪大腐狗苟蠅營之官,民進黨政府則驚為天人,大力重用,也難怪當前政風之貪腐瀰漫了。
從陳菊案以來,歷經雙蘇(蘇嘉全叔姪)弊案疑雲,至蘇貞昌家天下以及視汙吏為賢達等等醜聞,蔡政權的貪腐不僅成風,更迅速蔓延,成為時尚。台北地檢署日前偵辦立委涉嫌收賄案,正式依貪汙罪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蘇震清、陳超明、廖國棟、趙正宇4名立委,時力黨主席徐永明及涉行賄的富商李恆隆等人。另有台獨大老陳唐山也涉案。其中時力主席徐永明在名嘴時期呼風喚雨,自命清流,如今以涉嫌貪汙身繫囹圄,回想時力前身太陽花之引領倒馬風騷,造就如今獨裁腐敗蔡政權;以及蔡英文系統大將蘇震清之多案齊發,背後暗藏之政商勾連。不僅諷刺,且應了「天理昭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此句老生常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