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9 月 26th, 2020

张上淳:别因执著零确诊 忽略整体疫情控制

全日空航空复飞松山羽田航线,有旅客登机前穿上防护衣,将小孩抱在怀中减少接触。(中央社)

【记者林彦均台北报导】比利时男子确诊新冠肺炎,感染源不明,各界对防疫政策质疑声浪再起。病毒专家张上淳昨天呼吁,全民若追求零确诊,边境真的很难放松,盼不要因新增1、2例,就忽略整体疫情控制。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延烧,截至今天,全球已有超过1800万人确诊,另有逾69万人死亡;反观台湾至今仅475例、7人死亡,防疫成果有目共睹。
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长周志浩、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咨询小组召集人张上淳、史丹佛大学医学院政策成果暨预防中心主任王智弘昨天上午出席杂志举办的论坛,讨论后疫情时代,台湾的下一步该怎么做。
周志浩表示,2003年台湾爆发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多达7成患者在医院感染,当时由于中央、地方各唱各调,不仅防疫政策无法统整,民众也疯抢口罩,乱成一团;疫情过后,疾管署统整指挥体系,建立感染症医疗网,并储备口罩。
面对新冠肺炎,疾管署去年底一听说中国大陆爆发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立即动员召开会议、列入法定传染病并成立指挥中心,除了监测加强、边境管理、发烧监测,天天记者会和民众进行风险沟通等,都是从经验中学习,总统也召开国安会议。世界卫生组织(WHO)直到1月30日才宣布此为紧急事件,无法想像台湾若到那时才有所因应,结果会多惨。
张上淳表示,疫情爆发之初,指挥中心几乎每1、2天就召开一次专家会议,随全球疫情演变、对病毒的了解,不断调整策略,也对第一线负责通报、收治、隔离的医护人员造成很大的冲击。
他说,以往通报条件一旦订定,就不会轻易更动,但新冠肺炎期间的通报条件可说是一变再变,可能短短2、3天就改一次,甚至连中央规定都还没来得及下达到地方,规定又变了。
张上淳说,新冠肺炎在国外爆发后,很快就造成医院内传播,因此指挥中心很早就做好会有本土感染的最坏打算,国内也曾因没有即时监测到,造成北部某医院的小规模群聚,包括护理师、清洁人员都染疫,这是他个人压力最大的时期,所幸很快获得控制;台湾发生的零星社区传播,也大多是家庭内传播,疫情控制成果出乎很多专家意料之外。
如今全球疫情延烧,台湾疫情也因日本女学生案、泰籍移工案以及比利时男子感染源不明等案例,各界对于政府防疫政策质疑声浪再起。
张上淳强调,如果全民期待台湾只能「零确诊」,那么边境真的很难放松,尤其最近几例个案并没有真的传播开来,民众却普遍感到相当严重。他认为,相较于要求所有指数都要100%正常,把病治好更为重要,呼吁民众不要因为新增1、2例,就忽略整体疫情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