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米粒綴連成「鄉愁」 福州青年重拾失傳技藝

陳國銳正在製作福州高樓米線作品。

【本報綜合報導】公雞、天鵝、亭台樓閣……一個個以米為線綴連成的福州「高樓米線」作品玲瓏潔白,栩栩如生。8月2日,在福建省福州高樓米線非遺傳承基地,記者看到了福州高樓米線代表性傳承人陳國銳的作品。
高樓米線,是福州市長樂古槐鎮高樓村獨有的民間技藝。高樓米線的起源可追溯至清朝末年,民國時期最為鼎盛。當時每年正月,高樓村幾百戶人家,家家都要製作一件米線作品放在祠堂祭祖。而後,誠心祭拜祖先、祈求豐年的行為逐漸演成為富有風情的民間技藝展覽。久而久之,高樓村的正月祭祖聲名遠播。
但由於各種因素,高樓米線斷檔「失傳」近70年。近年來,「80後」青年陳國銳將消失超過半個世紀的民間技藝摸索著重新恢復,目前,他是高樓米線的唯一代表性傳承人。
陳國銳與高樓米線的不解之緣還得從一位老華僑說起。
2016年,一位年近九旬的老華僑從海外回鄉過春節,跟高樓村村民們聊起了高樓米線的故事。聊天中,老華僑感慨道,現在,高樓米線就這麼銷聲匿跡了,年輕人都不知道它是怎麼回事,很可惜。
「在這之後,我的家人聊起這事兒,我覺得自己本身是美術相關專業畢業的大學生,有責任、有義務把村裡的優秀傳統技藝傳承下去。」有了想法的陳國銳便主動去拜訪這位老華僑,詢問高樓米線的做法和技巧。

福州高樓米線代表性傳承人陳國銳的作品。

查閱文獻,根據僅有的資料和老一輩的口述進行反覆探索、更改,陳國銳終於將在歷史舞台上消失數十年的高樓米線技藝拾起,讓高樓村曾經非常鼎盛的特色祭祖景象重現。
2017年,高樓米線的知名度再次打響,祭祖時,海內外鄉親紛紛慕名而來,就為了看一眼這失傳已久的老工藝品。「那年,能容得下上萬人的陳氏祠堂我自己都擠不進去了。」陳國銳回憶。
在福州高樓米線非遺傳承基地,陳國銳正在修繕一件破損的駿馬作品,手拿夾子,夾一粒米,輕沾糯米製成的漿糊,然後粘接,每一個動作都需要格外小心、細緻。
陳國銳表示,現在他選用的是市場上顆粒長的泰國茉莉香米,因為它整體潔白,長度大於7毫米,比較適合製作成高樓米線作品。
「買回來的米,還得再篩一遍,大米裡斷掉的、有裂紋的、短的、不透明的米粒都不適合。」在陳國銳看來,歷史流傳下來的步驟要盡可能保持原汁原味,作品呈現的效果才會好。
完成一個作品,需要耗費很多時間和精力。陳國銳介紹,以作品《雄雞報曉》為例,從選擇米粒到完成,每天平均用8個小時製作的話,將近一個月才完成。「製作過程中,我也感受到了高樓米線帶給我的匠人精神,可以讓浮躁的心慢慢靜下來,專心做一件事。」
在陳國銳的努力下,高樓米線於2018年正式列入福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成為福州「古老又年輕」的非遺項目。
陳國銳認為,僅有他一人會做高樓米線,遠不能讓高樓米線長久留存。在多方的推動配合下,古槐中心小學成立福州高樓米線傳習基地,陳國銳擔任這一技藝的傳承教學老師。現在,當地的小學生不僅瞭解了這一傳統,還創新性地將色綵帶入到高樓米線的製作當中。
陳國銳表示,為了推廣這一技藝,他還會多參加一些省內外的展會。高樓村有很多海外的鄉親,可以通過同鄉會把這一技藝帶到海外去展示。
陳國銳說:「身為家鄉的一分子,我有必要去傳承這項技藝,再苦再難也要扛起來。」

在福建省福州高樓米線非遺傳承基地,記者看到了福州高樓米線代表性傳承人陳國銳的作品。一個個以米為線綴連成的福州“高樓米線”作品玲瓏潔白,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