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9 月 25th, 2020

公務員敏感職務輪調機制杜絕弊端

基隆市政府。(記者劉天生攝)

【記者劉天生基隆新聞分析】日前基隆市政府都市發展處建築管理科發生公務員一收押、一判刑的案例,一名負責審照黃姓承辦人涉嫌向建商收取「快速單」費用觸犯貪污案遭法院裁定收押,一名負責土資場管理業務的應姓技工,遭法院依財產來源不明罪嫌判處有期徒刑2年,可上訴;兩案在日前先後判決、偵辦實屬巧合;無關市府廉政是否破功,而是掌管職務有機可趁所致,值得檢討敏感性職務定時輪替調整機制化,以杜絕弊端。
絕對(相對)的權力就絕對(相對)腐化?公務員在「為民服務」的態度與快慢、准駁之間有行政裁量的選擇空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眾多的公務員中難免會有一粒老鼠屎,所謂大官好見、小鬼難纏,極為少數基層公務員服務態度冷漠、刁難,其中涉及人民權(利)益的申請案件或相關服務案件極易成為貪瀆的濫觴,常為民所詬病,而執行公務的約聘人員最為大膽,一年一聘「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無官在身卻有管理職權,往往成為集體貪汙前線的「黑手套」,棄卒保車(帥)最佳角色。有外縣市政府承辦約僱人員在處理申請建案中要求業者「按規行事」,暗示拿錢好辦事,業者不理,就退件數十次、長達數月之久而不准的離譜案例。個人貪念犯罪行為一旦東窗事發,不但斷送前程也讓家庭破碎,值得公務員警惕。
而選舉產生公職的各縣市(鄉鎮市)首長、各級民意代表在「為民服務」中也有是否藉勢藉端特權施壓公務員就範的選擇空間,於是成就「財物遊戲規則」行收賄的惡習,官民、官商之間如有「對價關係」也就是拿錢辦事辦妥而觸犯貪汙治罪條例。典型案例為基隆市議會前議長黃景泰案,在參選基隆市長期間爆發貪瀆案,5天內遭檢方三度聲押、地院三度裁定交保,最後在投票前夕第四度遭檢方聲押獲准,黃景泰在獄中候選市長。檢方鍥而不捨的偵辦態度,寫下罕見司法偵審羈押與基隆市長選舉的紀錄。
2014年國民黨提名基隆市長的黃景泰,當年6月17日因涉嫌建商關說(違法興建樣品屋並順利推案)遭檢調在議長辦公室的寢室搜出約新台幣500萬元的現金與人民幣,成為關鍵的鐵證;基隆地檢署(6月18日至22日)聲請羈押禁見,基隆地院裁定120萬交保,檢察官不服抗告,高院撤銷發回地院更裁,地院加裁200萬交保,檢方再度抗告,高院再度撤銷發回;地院依然裁定200萬交保、限制住居,當年7月9日國民黨廢止提名黃景泰參選市長,年底投票前夕,9月5日上午再遭檢調逮捕移送基隆地方法院召開羈押庭,經歷近10小時攻防,當晚裁定黃景泰羈押獲准。11月29日投票黃景泰落選,所得選票未達民進黨市長當選人林右昌的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