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18th, 2021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雙頭鳥

佛陀曾說過一個雙頭鳥的故事。有一隻雙頭鳥,牠有兩個頭,如果有一個休息,那麼另一個就要保持清醒充當守衛。這兩個頭,其中的一個頭很貪睡,所以經常是另一個頭保持警覺。若要進食時,清醒的頭會叫醒貪睡的頭一起吃;吃飽後,那貪睡的頭又要睡了,而警覺的頭也任勞任怨,時時負起守衛的責任。
有一天,貪睡的頭說:「我累了想睡覺,守衛的工作就由你來做吧!」清醒的頭也不計較。當貪睡的頭沉睡後,突然起風了,將一顆香果吹落,剛好滾到雙頭鳥身邊。這顆果子很熟、很香,清醒的頭心想:「另一個頭睡得正熟,實在不忍心叫醒牠,反正我吃了香果,牠也一樣受用!」於是清醒的頭就獨自把香果吃了。
就在這時候,貪睡的頭突然覺得有股香氣,而且還聽到清醒的頭打了一個飽嗝,牠就問清醒的頭說:「你剛剛吃了什麼東西?為何打了這麼香的嗝,讓我覺得如此神清氣爽?」清醒的頭就老實地說:「是一顆香果,我看你熟睡了,不忍心吵醒你,所以就自己吃了。」貪睡的頭聽了很不高興,心想:「既然有這麼好吃的香果,為何不叫醒我一起享用呢?」從此,這貪睡的頭心中就深埋著恨意,想著:「好,總有一天我要報復!」
一段日子過後,貪睡的頭向另一個頭說:「今天讓你休息一下,換我來做守衛的工作吧!」清醒的頭不疑有他,便歡喜地答應了。當牠睡著後,又有一顆果子被風吹落,卻是一顆毒果!擔任守衛的頭想:「我就故意吃下這顆果子,要死兩個一起死!」於是牠滿心怨恨地把毒果吃了!
佛陀說:「貪睡的頭是多生前的提婆達多,常保清醒的頭就是我啊!」聽了這個故事,大家可以了解人生最難控制的就是「心」!對於在俗是堂弟,出家後是弟子的提婆達多,佛陀仍然難以調教,實在很無奈!修行必須依靠自己,唯有自己真心想修行,願意下功夫去除貪、瞋、癡,以及對人的疑念、慢心,才能除去煩惱;否則,即使生為雙頭鳥,同一個身體,也還是有報復、殘害對方的惡念,既害人又害己,這是多麼可悲啊!

【證嚴法師開示】篤信破迷惘

佛陀教育弟子,「只要能守住一法,自然眾福齊集」,此一法即是「篤信」。「篤」就是深而堅固,心中的正信深而堅固,自然不被外境誘惑;世間多陷阱,信念如果不夠堅固,就會因外在事相而惶惑不安、煩惱叢生。人生在世,要有堅定的方向、循規克己,相信自己有餘力幫助別人,如此即是滿足、富有的人生;若常往高處比較,對現況則永遠都不會滿足,對自己也會失去信心。
常看到很多人家境不一定很富裕,卻能積極造福,其實只要有信念,就能夠付出;假使沒有那念信心,就會顛倒人生。在台中有位林居士,年輕時常與人應酬,漸漸地染上酒癮。他不喝酒清醒時,人很好,只要一喝酒,就像變了一個人;因為酗酒,苦了周遭的人也害了自己,直到身體健康大受影響,仍無法自拔。
後來因為太太經常到醫院當志工,受到台中市政府義工表揚,他覺得這是很光榮的事,還因此去買了一台相機,只為留下這個歷史鏡頭。從此,原是攝影門外漢的他開始產生興趣,但酒還是照喝不誤。
在一次因緣下來到花蓮,看到慈濟人的活動很祥和,他也心生歡喜,就開始拿著相機到處記錄,而師兄姊們的讚歎,讓他更有成就感。不過,戒酒對他來說仍很困難。儘管他也聽師父的話,自己發願「絕對要戒酒」,不過內心很掙扎,往往都是偷偷喝酒,之後又心生不安;雖然知道要拒絕誘惑,也時時自我懺悔,但是仍不敵內心的心魔。
有一次他喝得醉醺醺,回到家大吵大鬧,甚至要開車撞自家大門。就在與太太爭執當中,剛好轉頭看見我的相片,突然驚醒,這時才徹底懺悔。心魔總算被良知打退了,一念信心生起,從此滴酒不沾,專心投入當一名映像志工,「為慈濟留歷史,為時代做見證」。
現在完全看不出他曾是個酗酒暴躁的人,因為他流露的是用生命付出真誠、一心一志的信念。歷經九二一大地震、幾次風災,他都不顧自己的病體,冒著危險勇往向前,留下了最好的歷史見證。
不論面對內心的心魔或外境的陷阱,只要提起篤定的正念,自己把握得住,就不易被外界誘引,這是非常艱鉅的修行法門。正如佛陀成佛前,也是經過千辛萬苦的歷程,所以我們不要怕辛苦,要時時提高警覺,建立正信,並且要信得深而堅定,就可以破除迷茫見光明。

付出,是一種「捨」的練習

 ⌾作者:靜涵

就在六年多前,我開始在靜思精舍的生活,花蓮的自然景色總是讓人震撼。天空的四時變化、後山的風雲雨霧,無不都在療癒著自己的心,以適應這全新的環境。
精舍每一天的作息,就從凌晨三點五十分的打板聲開始。有一天,當我推開寮房紗門,一如往常不經意地抬頭望向天空,就被眼前的景象懾住了,同時情不自禁地發出「哇!」的一聲。只見一輪清澈的明月高掛後山頂端,襯托出滿天雲層,好美喔!原來這一天是農曆十五,月亮那麼大、那麼圓、那麼亮,讓我看得入神發呆,甚至忘記要趕快梳洗,前往大殿做早課。
約莫十分鐘後,月亮緩緩躲入山的背後,但景色一樣美麗。月光,讓天上的雲層更見層次,也讓整個山脈的線條更為清晰。過往看多了太陽西下的景色,卻還是第一次看到月亮就在眼前下山,不可思議,真是一個充滿驚喜的清晨。
自然景象變幻莫測,世間的人事物也是分秒變化,更何況是人的一念心!在精舍生活,除了上班的日子,還會投入協助副執事的工作,洗碗、刮菜、收菜、擦桌子等,為他人付出,也是一種「捨」的練習。有一次早齋後負責刮菜,其實也稱不上是「刮」,只是把每一桌小碗內的素鬆收集在一個湯鍋內。過程中,有需要的師父或志工都會來取用,湯鍋裡的素鬆怎麼都裝不滿;當時心想,剩這麼少,應該很快就不夠了,還要再裝嗎?
想起「過去是雜念,未來是妄想」這句話,便趕緊自我提醒要把心安住,把心專注在手上,一碗接一碗,沒多久,素鬆累積的量愈來愈多,竟然裝滿一個湯鍋。正如上人每天講經說法,只要我們用心在當下,聞法吸收後運用在人群,讓法水不斷洗滌自己,心靈就不會枯乾。
燭火點亮其他蠟燭,並不會減少自身的光亮,無私付出能讓世界更溫暖,照亮人間的昏暗。每天面對不同的人事物,忙碌的工作與生活,讓我們陷入事相、在意成敗,忘了要保持修行的心、觸事會理。投入慈濟,如果沒有去除習氣的決心,也只是行為上的投入,心還在佛門外徘徊;把握時間付出就是精進,聞法信解愈深,就愈能感受到豐盈的法喜。

走路要輕 怕地會痛

 現在的人走路,就好像「閹雞拖木屐──罔拖罔走」;人未到,聲音先到。古時候看人是否能成功,就看他走路。走路,要把心放在腳上,腳提起後,輕輕地放下。舉足踏地要有「怕地會疼」的愛心。腳舉起來踏到地時,要體貼地會不會疼?輕輕舉足、輕輕放下,因此走路也能培養慈悲心。
慈濟人愛惜這片土地、愛惜社會、愛惜周圍的環境。大甲媽祖出巡,人潮多,垃圾就多;慈濟有幾百人,跟在隨香人後面打掃。隨香人走到天亮,他們跟著掃到天亮。環保志工因為疼惜大地,不捨大地受傷害,所以伸出雙手「膚慰」地球。不只是為後代子孫保存地球資源,大家來生來世還是要在地球上生活,現在的付出,既是為別人,也是為自己。
不要等到天災無情,才付出愛;平常就要日日有愛,步步都要愛。走路要輕,怕地會痛,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開口動舌,起心動念,或是身體力行的方向,對周圍的一切,都要敬要愛,敬天愛地,才是真正的普遍大愛。(以上節錄自證嚴上人歷年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