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吳益政喊出高雄人的寧靜革命 呼籲中間力量城市自主

民眾黨高雄市長候選人吳益政(中)昨喊出「高雄人的寧靜革命」,呼籲把城市的權力拿回市民手上,找回城市主體性。(記者陳志昌攝)

【記者陳志昌高雄報導】選戰進入倒數,貪腐議題持續發酵,兩大黨正設法挽回流失的基本盤,政論家范疇日前也表示,高雄的選舉真正能夠體現公民水準,應該是「既不選黨,也不選人,而是選政策」。高雄市長候選人吳益政昨喊出「高雄人的寧靜革命」,呼籲把城市的權力拿回市民手上,找回城市主體性,政黨應該團結人民,而非分裂人民。
吳益政表示,過去國民黨官派市長的年代,高雄草根的環保運動,被稱作南方綠色革命,柴山自然國家公園、衛武營公園、愛河整治,的確都在1998年謝長廷當選高雄市長後實現。陳菊主政時期,包括一千公里的自行車道、全台第一套公共自行車系統、全台第一個綠建築自治條例,都循著吳益政提案、藍綠跨黨派議員支持、市政府推動、市民實踐的模式,建立城市的光榮感。
他說,但是這幾年,有些政治人物為了爭權奪利,讓派系鬥爭的喧囂淹沒了光榮感。市政府持續與人民對抗,過去曾經和民進黨議題合作的社運團體,也選擇站在民進黨的對立面,旗山的廢爐渣,大溝頂拆除爭議,中央公園護樹案,十全果菜市場等,公民運動烽火四起,但陳菊主政的高雄市政府始終充耳不聞,於是,民進黨在陳菊的最後一任拿到99萬選票的高峰之後「走鐘」了,這就是高雄市府站在民眾對立面的短片所顯示的。
吳益政指出,當國、民兩黨分別推出,一個沒有準備好的讀稿機、一個「官派市長」的背稿機,中間選民完全無法接受,在市場和街頭可以嗅到高雄即將改變的味道。他說,每一次市長的選舉,都是民眾和民主的勝利,但兩大黨都說成是他們的勝選,中間選民在歷史中的角色被刻意忽視和掩蓋,高雄人的寧靜革命,不只是選舉結果開創性的改變,更是政治文化的移風易俗,要讓以後的選舉,回歸政策辯論,而不是口水和抹黑。
競選總幹事蔡壁如以圖表說明,歷史投票資料所顯示的趨勢,中間選民一直是左右選情的關鍵,也是改變歷史的動力,她說,蔡壁如說,1998年謝長廷終結國民黨的官派市長、2018年韓國瑜終結民進黨的「走鐘」,今年6月市民把交出去的權力收回來,都不是某個政黨贏得選舉,而是中間選民改寫了高雄的歷史,現在正是中間選民決定高雄未來的關鍵時刻。
蔡壁如指出,從民進黨陳菊2014年的99萬票高峰,到陳其邁2018年潰敗的74萬票,中間差距約25萬票,顯示中間選民對民進黨的失望。中間選民曾經給過國民黨機會,韓國瑜2018年的89萬票高峰,降到2020年總統的61萬,差距為28萬票,與最低的31.9萬票防線,中間差距則約57萬票。這些擺盪的選票至少有25至28萬票,不能汙名化為牆頭草,而是中間選民自主性的表現,選票不是政黨的禁臠,就算是鐵票也會生鏽、基本盤也會崩盤。
蔡壁如表示,從2020年政黨票的資料,有54萬中間選民投給兩大黨之外的選擇,和藍綠板塊三方天下,被稱為「賓士板塊」,但主流政黨和媒體刻意忽視,雖然只有兩個小黨跨越5%門檻,他們還是勇敢投給小黨,不會因為被兩大黨恐嚇「浪費選票」就不投。他們重視的是人格操守和政策,所以柯文哲說「清廉、不貪汙就贏了」,這是中間選民的板塊已經形成,只要政策對了,就能得到中間選民的選票,這次貪腐議題正在發酵,幸好高雄人有中間、進步的選擇,高雄人可以自己作主人,只要中間選民勇敢站出來投票,不畏懼中央政府的傲慢和打壓,高雄就有可能因為「對的政策」而翻盤。一個人參選會面臨多少的無謂攻擊,吳益政都已經勇敢站出來,中間選民有什麼害怕的呢。
蔡壁如解析544,955,中間力量改變高雄的密碼,就是544,955個有勇氣、有自主性的高雄人,勇敢投給自己覺得「最好的候選人」,而不是去猜測誰會當選,而被恐懼綁架而投給自己並不滿意的人,她說,蔡壁如說,這一個多月以來她勤走菜市場、街口掃街拜票 ,很多在市場擺攤的攤商跟她說,過去兩黨的貪污集團都讓民眾投不下去。這些基層都是中間選民,最近一週支持吳益政表態率大幅提高,清廉是政治人物的基本要求,但兩大黨政治人物的清廉對人民而言,彷彿遙不可及,所以民眾黨推出「家世清白」的吳益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