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9 月 29th, 2020

吴益政喊出高雄人的宁静革命 呼吁中间力量城市自主

民众党高雄市长候选人吴益政(中)昨喊出「高雄人的宁静革命」,呼吁把城市的权力拿回市民手上,找回城市主体性。(记者陈志昌摄)

【记者陈志昌高雄报导】选战进入倒数,贪腐议题持续发酵,两大党正设法挽回流失的基本盘,政论家范畴日前也表示,高雄的选举真正能够体现公民水准,应该是「既不选党,也不选人,而是选政策」。高雄市长候选人吴益政昨喊出「高雄人的宁静革命」,呼吁把城市的权力拿回市民手上,找回城市主体性,政党应该团结人民,而非分裂人民。
吴益政表示,过去国民党官派市长的年代,高雄草根的环保运动,被称作南方绿色革命,柴山自然国家公园、卫武营公园、爱河整治,的确都在1998年谢长廷当选高雄市长后实现。陈菊主政时期,包括一千公里的自行车道、全台第一套公共自行车系统、全台第一个绿建筑自治条例,都循着吴益政提案、蓝绿跨党派议员支持、市政府推动、市民实践的模式,建立城市的光荣感。
他说,但是这几年,有些政治人物为了争权夺利,让派系斗争的喧嚣淹没了光荣感。市政府持续与人民对抗,过去曾经和民进党议题合作的社运团体,也选择站在民进党的对立面,旗山的废炉渣,大沟顶拆除争议,中央公园护树案,十全果菜市场等,公民运动烽火四起,但陈菊主政的高雄市政府始终充耳不闻,于是,民进党在陈菊的最后一任拿到99万选票的高峰之后「走钟」了,这就是高雄市府站在民众对立面的短片所显示的。
吴益政指出,当国、民两党分别推出,一个没有准备好的读稿机、一个「官派市长」的背稿机,中间选民完全无法接受,在市场和街头可以嗅到高雄即将改变的味道。他说,每一次市长的选举,都是民众和民主的胜利,但两大党都说成是他们的胜选,中间选民在历史中的角色被刻意忽视和掩盖,高雄人的宁静革命,不只是选举结果开创性的改变,更是政治文化的移风易俗,要让以后的选举,回归政策辩论,而不是口水和抹黑。
竞选总干事蔡壁如以图表说明,历史投票资料所显示的趋势,中间选民一直是左右选情的关键,也是改变历史的动力,她说,蔡壁如说,1998年谢长廷终结国民党的官派市长、2018年韩国瑜终结民进党的「走钟」,今年6月市民把交出去的权力收回来,都不是某个政党赢得选举,而是中间选民改写了高雄的历史,现在正是中间选民决定高雄未来的关键时刻。
蔡壁如指出,从民进党陈菊2014年的99万票高峰,到陈其迈2018年溃败的74万票,中间差距约25万票,显示中间选民对民进党的失望。中间选民曾经给过国民党机会,韩国瑜2018年的89万票高峰,降到2020年总统的61万,差距为28万票,与最低的31.9万票防线,中间差距则约57万票。这些摆荡的选票至少有25至28万票,不能污名化为墙头草,而是中间选民自主性的表现,选票不是政党的禁脔,就算是铁票也会生锈、基本盘也会崩盘。
蔡壁如表示,从2020年政党票的资料,有54万中间选民投给两大党之外的选择,和蓝绿板块三方天下,被称为「宾士板块」,但主流政党和媒体刻意忽视,虽然只有两个小党跨越5%门槛,他们还是勇敢投给小党,不会因为被两大党恐吓「浪费选票」就不投。他们重视的是人格操守和政策,所以柯文哲说「清廉、不贪污就赢了」,这是中间选民的板块已经形成,只要政策对了,就能得到中间选民的选票,这次贪腐议题正在发酵,幸好高雄人有中间、进步的选择,高雄人可以自己作主人,只要中间选民勇敢站出来投票,不畏惧中央政府的傲慢和打压,高雄就有可能因为「对的政策」而翻盘。一个人参选会面临多少的无谓攻击,吴益政都已经勇敢站出来,中间选民有什么害怕的呢。
蔡壁如解析544,955,中间力量改变高雄的密码,就是544,955个有勇气、有自主性的高雄人,勇敢投给自己觉得「最好的候选人」,而不是去猜测谁会当选,而被恐惧绑架而投给自己并不满意的人,她说,蔡壁如说,这一个多月以来她勤走菜市场、街口扫街拜票 ,很多在市场摆摊的摊商跟她说,过去两党的贪污集团都让民众投不下去。这些基层都是中间选民,最近一周支持吴益政表态率大幅提高,清廉是政治人物的基本要求,但两大党政治人物的清廉对人民而言,仿佛遥不可及,所以民众党推出「家世清白」的吴益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