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烏龜報恩

有位年輕人與父親相依為命,靠著一小塊農田維持生計,雖然家境貧困,但是父慈子孝,日子過得心安理得。隨著父親年歲漸大,體力也逐漸衰退,儘管田地不大,但只靠年輕人拖犁耕田,仍然感到吃力。 有一天,父親取出多年來省吃儉用存下的錢,要兒子到城裡買一隻牛回來。年輕人走啊走,剛好走到河邊,就坐在石頭上休息。這時遠處傳來小孩子嬉鬧的聲音,他感到好奇,尋聲走去,看見幾個小孩拿著竹子正在敲打石頭,但是那些石頭好像會動,仔細一看,原來是五隻烏龜,一隻較大,四隻比較小。小孩們將烏龜翻過來,像轉陀螺般使烏龜團團轉,還用竹子敲打,要逼牠們將頭伸出來。
年輕人看了很不忍心,向這群小孩說:「你們為什麼要玩弄烏龜呢?牠們一樣有生命,也會痛,也會怕!子女看到父母被人虐待,心中會難過;父母看到子女受災殃,也會很痛苦,你們還是放了母龜和小龜吧!」這些孩子不悅地說:「我們愛怎麼捉弄就怎麼捉弄,不關你的事!」甚至故意用更殘忍的手段虐待那些烏龜,還用繩子將牠們綁成一串,甩來甩去。
年輕人問小孩要如何處置這些烏龜?他們說要賣人;年輕人問多少錢,他們便隨口說出一個很大的數目。年輕人摸摸腰包裡的錢──如果把錢給了小孩,就沒辦法買牛了,又不忍心看到烏龜受虐,於是毅然將錢都給了孩子們。當孩子們走遠後,年輕人蹲下來小心翼翼地解開烏龜身上的繩子,再將牠們捧到河邊,說:「趕快游走,我才能放心,否則那群壞孩子再回來,你們又要遭殃了!」烏龜們好像能聽懂似地游入河裡,卻仍再三回頭。
年輕人回到家向父親說明經過,父親聽了很歡喜:「那些錢救了五條生命,比買一隻牛更有價值!我們身體還很健康,努力工作就能賺回那些錢。」
那天半夜,父親忽然聽到「叩叩」的敲門聲,開門一看,竟然有隻牛站在門口,脖子上掛著紙條:「烏龜們在河邊收集碎金,換得一隻牛來回報恩人。」
雖然這只是傳說,但鮮活地顯現了兩種看待生命的態度──一種是輕浮草率地對待其他生靈,無視於牠們的恐懼與痛苦;另一種則是大愛普及眾生,即使其形貌與自己有很大不同,仍然尊重、關懷其生存的權利。慈悲護惜眾生,是多麼溫柔的心境,多麼美好的畫面!期盼人人用心體會自然之美、生命之美,能以寬廣的愛營造一個祥和光明的世界。

【證嚴法師開示】生死與無常

人生多苦,莫過於生、老、病、死。生就會有死,因為生的那一天即是死的開頭;反過來說,死也就是生的起點。凡夫生死不能由己,隨著業力捨此投彼,今生依照各人所造的業報,來人間受著不同的苦。
宗教所說的生死與社會上所說的生死不同。社會上說到生就想到恭喜,其實就佛教來說,死才是真正值得恭喜,因為它已消掉一段業緣。人一生的罪與福是自作的,生活的形態是甜是苦、幸或不幸,都是過去生的業力所帶來的苦或樂的果報,因此我們應該以一分歡喜心來承受。
除了生死之外,老也是苦。人一旦上了年紀,身體就會慢慢退化,當六根衰敗──眼睛看不清,耳朵聽不清,自身的活動也無法像年輕人般俐落,意識也不再敏捷。老是苦,病了更慘!身上的病可找醫生預防和治療,心病就要找大醫王──佛陀來治療了。
了解生死後,我們要確立正確的生命價值觀。在這個社會上,人與人是互相對待的,我們今天的成就,是眾人付出心力的結果。生命重要的是發揮我們的良能,假如人人都抱著「我是為學聖人利群眾」而來人間,那就樂在其中了。
一般人的心念常常變幻不定,有時心生歡喜,有時怨怒、仇恨,其因在於我們面對不同外境時受到了影響。面對喜歡的人,我們往往生起愛念,事實上愛是苦!因為狹隘、佔有的愛念,往往不是變質就是遷移了;而一份自私的感情,可能造成終身遺憾,更可能因此而連累愛他的親人受到痛苦的煎熬。
一個人愛念的生起,尚落得如此悽慘的下場,而仇恨、怨怒更易造成罪業。 人對仇恨能永記在心,恩情卻無法長記不忘,所以世人常用「十餐米糕飯,一餐吃稀飯」這句話來形容凡夫可以將別人往日的恩情一筆勾消,這就是反恩為仇,變異的凡夫心。
世間一切沒有常住不滅的,我們應該勇敢面對無常的生與死、順與逆、樂與苦,因為這些事實隨時都會來臨,不論我們是否願意;煩惱令人度日如年,若能歡喜接受就會過得更坦然、自在。
世俗人的心,往往變滅無常,受外境的左右而浮動,身不由己。我們要訓練自我,心念不執著,永遠以歡喜心迎接每一個當下,就能掌握人生幸福快樂之舵。

事忙,心是否也跟著忙?

 ⌾作者:靜涵

回想自己加入慈濟,一開始非常投入,如綿綿春雨,絲絲不斷,只要有活動都會舉雙手報名:探訪位於郊區的老人院、擔任茶會即時翻譯(國語翻譯廣東話)、撰寫活動報導、為文宣進行美編……精進地付出,也獲得法喜的回報,可以說上班以外的時間幾乎都投入慈濟。
因為對美術的喜愛,順理成章投入慈濟香港聯絡處(現為香港分會)的美工組,並承擔《慈濟世界》刊物的美編工作。能夠發揮興趣及專長,是最開心的事,從美工組到人文真善美志工,都是承擔規畫及推動的核心成員之一,經常籌辦初階、進階課程、實作工作坊等,帶動更多志工參與。
由於累積了多年經驗,不只自我要求高,對人文真善美幹部也有所期待。當看到別人懈怠,第一個反應會認為是對方不對,凡事往負面方向思考,自然容易起心動念、埋怨別人。
漸漸、漸漸,察覺這樣不是究竟,因為自己的心會跟著「忙碌」,開始無法喘息。為了舒緩自己的心,當走在繁忙的香港街道上,總喜歡戴著耳機聆聽音樂;眼睛看著穿梭來往的行人,聽不到外界聲音,自己彷彿與世隔絕,享受著這「製造」出來的寂靜。
記得上人開示曾說:「三昧」就是正定、定心,就是「住心於一境」;心不被周圍所動搖,對的事情,做就對了,堅定信心。這句「住心於一境」攝受我的心。這「一境」是善是惡,是要原諒別人、善待自己?還是執著我見、折磨自己?一切都來自於一念心。
身處人間大洪爐的磨鍊,要保持心靈寂靜的「一境」,真不容易。上人也提醒我們,「別人的懈怠,就是在警惕自己。」我們應該要從外面的境界去反觀自心,警惕、反觀、慎思,一切無不在反省與反思中。
對別人的不滿、埋怨、不理解,都是惡念,只會讓自己的心起伏不定,無法安定,而團體的力量來自於每個人的盡守本分,唯有「感恩、尊重、愛」,才能在人群中凝聚真誠的力量。
真正投入人群,要透過互動的磨合,以事相修心,不受周圍環境影響,將清淨的心靈像照片般定格;安住一境,才能夠在動中得靜,而獲得法在心靈的輕安恬靜。

每一份因緣,都成就為道路    圖文:淩宛琪(阿板)

 晨語時,聽到證嚴上人說了一句:「人群是菩薩的道路。」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深刻,突然想到上人一直不斷分享的塞爾維亞,慈濟人前往塞爾維亞,為難民發放冬衣,甚至也開始煮熱食。集合十二個國家慈濟人的力量,仔細想想,這件事情的發生,再往前推算,其實有好多因緣的累積……
突然明白上人說的那句話,想到慈濟一路走來,人與人之間的愛,分寸扎實的聯繫著,若不是這麼多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如何牽起這麼多國家一起付出?若不是五十多年來,把握每個因緣的付出,如何累積經驗,有這麼多慈悲科技的協助?
板想人與人之間的因緣牽連起來,成就了一條道路,每個發心立願的當下,就是菩薩。走過去,再鋪路,讓苦難的人們,可以走向希望,走向未來。
原來只要集合眾人的力量,就會出現道路,或許大乘法的實踐沒有那麼難,不要害怕、不要懈退、抱持著利他的心,把握自己能夠付出,每個當下的因緣,點滴累積,串連起來的道路,就是廣大而能朝向充滿希望的菩提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