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9th, 2020

【新福建】寧德經濟發展 穩中有進領跑全省

三都澳海上養殖基地。

【本報綜合報導】一季度率先轉正,上半年增速3.9%……今年以來,閩東寧德經濟發展呈現出「穩中有進、領跑全省」的良好態勢。
對於寧德來說,這樣的成績來之不易。從擺脫貧困到走向小康,從飽經失落到放飛夢想,閩東之變凝結著廣大幹部群眾的智慧心血和不懈努力,充分印證了「弱鳥先飛、後發先至」的發展辯證法,有力見證了「滴水穿石、久久為功」的奮鬥力量。

從擺脫貧困到富美小康
滿山青翠,四處茶香。39歲的王明秀正在為即將上市的秋茶做準備。返回老家寧德壽寧縣下黨鄉6年來,王明秀牽頭打造的「下鄉的味道」農業品牌已經遠近聞名。
說起這些年的變化,王明秀說了一句話:「返鄉人多了,年輕人多了,外來人多了。」
時針撥回到上世紀80年代,那時的下黨是福建全省唯一的「五無」鄉鎮:無公路、無自來水、無照明電、無財政收入、無政府辦公場所。因為交通不便,鄉親們甚至不敢把豬養得太肥,怕運不出去。
如今,下黨實現了歷史性蛻變,成為整個寧德脫貧致富奔小康的生動寫照。

福建省寧德市壽寧縣下黨鄉下黨村。

長期以來,「老、少、邊、島、窮」的「窮」字是寧德的基本市情之一:9個縣市區中有6個是貧困縣,有50多個鄉鎮被劃為省貧困鄉鎮,200多萬人口中有70多萬被劃為貧困人口。擺脫貧困,曾是閩東人民最迫切的渴望。
太姥山下、九鯉溪畔,徽派風格的村莊屋舍儼然,村道兩旁特產館、飯店和茶行林立。2019年,赤溪這個畬家村莊接待遊客27萬人次,旅遊總收入2000多萬元。
赤溪村更早「出名」是在36年前:當地「家家茅草房、頓頓野菜糠」的情景經媒體披露後,引起全國關注。而在當時,赤溪並非孤例,閩東畬族群眾近20萬人,大多散落在偏僻的山區,生活條件艱苦。
走進寧德市扶貧開發主題展示館,一組組新舊照片對比引人深思:曾經困頓山中的畬族群眾搬進了山下的新家,曾經風雨飄搖的連家船民上岸定居……從一村一寨的新生到一家一戶的笑臉,閩東大地上處處是「天塹變通途、舊貌換新顏」的變化。

寧德福安市溪邳村連家船民上岸新居

坐在自家「海景房」明亮的客廳裏,53歲的連家船民江成財自豪地向來客展示兩個孫女跳芭蕾舞的視頻。而在30年前,這一幕他連想都不敢想。
在閩東,連家船民是一類特殊的困難群體。他們世代以船為家、捕魚為業,常見祖孫三代擠在寬不足兩米的船上,很多人因長年的逼仄生活雙腿站立不直,被取笑為「曲蹄」。
上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福建持續開展連家船民搬遷上岸工程,至2014年初,寧德市2.5萬連家船民全部上岸定居。江成財說:「上岸後,第一次住進燈火通明的房子裏,我們都高興得睡不著覺。」
夏夜,在寧靜的三都澳白基灣海域,大黃魚養殖戶尤維德的漁排上一陣喧嘩。工人們起網撈魚,迅速加冰保鮮,隨後裝船上岸。淩晨兩三點,這些佔全國總產量八成的寧德大黃魚就出現在福州的海鮮市場了。
閩東「八山一水一分田」,閩東的窮,首先窮在山高路遠。尤維德清晰地記得,1998年春節前幾天,運大黃魚的貨車到了飛鸞嶺,在盤山公路堵了五六天,等運到福州,買家都回老家過年了。
2003年,福寧高速開通;2009年,溫福鐵路開通;今年9月,寧德至浙江衢州的衢寧鐵路即將開通運營……交通基礎設施的提升,為閩東實現全面小康打開了嶄新的空間。

福建省寧德市三都澳大黃魚深水塑膠漁排養殖區

從產業薄弱到「金娃娃」聚集
改革開放以來,受制於海防前線位置和交通瓶頸,寧德歷史欠賬多、發展底子薄,產業結構以農業和小散工業為主,經濟體量長期位居全省末尾,閩東因此被稱為東南黃金沿海的「斷裂帶」。
地處長三角和珠三角兩大經濟圈之間,寧德本身具備「北上南下、西進東出」的獨特區位。同時海岸線長1000多公里,坐擁「世界不多、中國僅有」的天然良港三都澳,向外拓展、向海發展一直是閩東人的夢想。
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交通改善和產業佈局優化,兼具地緣優勢和後發優勢的「寧德機遇」備受青睞。閩東遵循多上幾個大項目、多抱幾個「金娃娃」的要求乘勢而上,步入了「工業大發展、發展大工業」的黃金時期。
今天的閩東大地,寧德時代、上汽、青拓、中銅等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金娃娃」項目相繼落地,全市形成了鋰電新能源、新能源汽車、不銹鋼新材料和銅材料四大主導產業集群,不僅較快實現了「彎道超車」,更為輝煌的「萬億工業時代」也不再遙遠。

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技大樓

寧德市市委書記郭錫文說,通過推動全鏈條延伸、全閉環發展、全域化佈局,寧德四大主導產業的「朋友圈」越來越廣、越聯越緊,已經形成高效循環、高度融合的生態係統。
在沿海霞浦,時代一汽動力電池項目建設正酣,9月底有望試生產;在山區柘榮,不銹鋼新材料產業拓展區初具規模,已確定入駐企業30多家……產業「聚」變中,閩東全域佈局、山海聯動的新發展格局正在形成。
有了體量,更要質量。佔一個山區縣納稅貢獻四成的石板材行業全部關停、佔全省76%的地條鋼產量全部出清……近年來,寧德實施了一係列「壯士斷腕」「騰籠換鳥」的舉措,彰顯了後發地區高質量發展超越的定力與決心。
今年8月5日,寧德時代與梅賽德斯-奔馳簽約,成為後者在電池技術領域的頭部供應商。一個月前,總投資33億元的寧德時代21C創新實驗室奠基。身為行業「獨角獸」,寧德時代更加注重科研創新和搶佔高端市場。
青拓集團是全球最大的不銹鋼和鎳生產企業。今年5月,青拓成功批量生產出筆尖鋼。公司董事長姜海洪說,從做鍋碗瓢盆到生產筆尖,這是一家企業製造實力質的飛躍,也是一個地區發展水平的更新換代。
厚積薄發,奮力超越。寧德正把發展目光投向更遠的未來:依托現有產業基礎,積極謀劃儲能電池、太陽能發電、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打造更具影響力的產業新地標。

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拍攝的寧德鋰電新能源車裏灣基地開工現場。

從「底氣不足」到幹勁十足
86歲的姚淑先至今還保持著每天進實驗室的習慣,逢人總愛說:「我吃了一輩子銀耳,身體好得很,還幹得動。」
姚淑先是土生土長的寧德古田人,從青年時委身破廟窮10年之功研製出銀耳高產栽培技術,到古稀之年賣掉房產、股票二次科研創業,姚淑先始終有一個信念:認定了的事情就要堅持下去,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出頭。
正是因為眾多像姚淑先這樣的「土專家」「田秀才」不懈奮鬥、無私奉獻,古田食用菌產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一路發展至今,形成了百億規模、20多萬人從業的大產業。古田縣也從當年一窮二白的落後山區縣,實現了農民人均收入連續11年位列全市縣市區首位的「逆襲」。
弱鳥先飛,首先要有飛的志向;滴水穿石,貴在久久為功的堅持。閩東振興之路,不管是擺脫貧困的探索實踐,還是跨越發展的奮勇爭先,都離不開人的因素、奮鬥的力量。
「人窮志不能窮,扶貧要先扶志。」30多年跟蹤赤溪發展的寧德市退休幹部王紹據說,赤溪扶貧經歷了給錢給物「輸血」到整村搬遷「換血」再到自謀發展「造血」的過程,拔掉「窮根」的關鍵,就是貧困群眾樹立起了信心和鬥志,不再「等、靠、要」,不再「見人矮三分」。

福建寧德福安市的青拓集團下屬子公司福建鼎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人在吊裝半成品

隨著白茶產業的勃興,福鼎市太姥山鎮方家山村的村民李照鐵一年賣茶收入超過200萬元,從一個娶妻難的貧困戶變成了致富帶頭人。他說,現在越來越多老鄉返鄉做茶,他們天天喝茶、推銷茶、講茶文化,不僅生活富了,精神也充實了。
去年9月,寧德上汽基地正式投產,從一片荒灘上崛起了一座福建最大、全國領先的現代化汽車城。而從進場到竣工14個月的建設時間,比一般週期縮短了半年以上,創造了讓投資方讚嘆不已的「寧德速度」。這背後,是建設者們「大幹晴天,搶幹陰天,巧幹雨天,幹好每一天」的辛勤付出。
一位寧德的幹部說,以前到省裏開會,都是坐後排,發言離不開講困難、要扶持,現在不僅位置前移了,更多時候是講經驗、講方法,從「底氣不足」到幹勁十足,大家的精氣神完全不一樣了。

福建寧德福鼎市磻溪鎮桑園水庫附近的景色

「絲路海運」帶動福建沿海港口生產加快復甦

【本報綜合報導】記者12日從福建省交通運輸廳獲悉,今年1月至7月,福建沿海港口貨物吞吐量完成3.43億噸,同比增長1.5%,增幅較1月至6月提高了1.8個百分點。
其中,7月份福建省沿海港口貨物吞吐量完成了5843.36萬噸,同比增長11.2%。外貿貨物吞吐量完成1.36億噸,雖同比下降了1.1%,但降幅較1至6月份收窄了0.3個百分點。
湄洲灣港羅嶼作業區在7月份單月卸船量、吞吐量均破歷史紀錄。其中吞吐量為148.66萬噸,與去年同期對比增加76.05%。
福州港、廈門港亦在「絲路海運」的帶動下港口生產加快復甦。世界知名航商地中海航運公司日前在廈門港新增掛靠一條「海絲」航線,貫通東南亞、東北亞。
另一條「絲路海運」命名航線(Seagull)也進行了路徑昇級,將廈門港作為中國最後一個掛靠港,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廈門口岸的出口貨物運抵丹戎帕拉帕斯、新加坡等港口。
廈門港依託「絲路海運」建設,不斷加強與世界大型航商戰略合作,以適應新變化、滿足新需求。數據顯示,今年6月和7月,廈門港單月集裝箱吞吐量均突破100萬標箱。
法國達飛輪船公司7月在福州港江陰港區開闢了一條「海絲」新航線,共投入了4艘運力約為4000標箱的集裝箱船舶,可提供印尼直航服務。
據福州港相關負責人介紹,港江陰港區目前已開闢外貿干支線25條,其中9條為「一帶一路」航線,途經印度尼西亞、菲律賓、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印度、新加坡、越南等9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