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 月 26th, 2021

日籍解放軍老戰士91歲山邊悠喜子持續揭批侵華日軍暴行30餘年

8月12日,山邊悠喜子在位於日本東京的家中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

【本報綜合報導】「到處都是煙塵,整個天空都是黑色的,電線桿上都掛著屍體。幼小的我拚命喊著『爸爸,你快把那人從電線桿上放下來,帶回家我來看護他』……」
這是今年已91歲高齡的日籍解放軍老戰士山邊悠喜子講述的經歷。近80年前,她跟隨父親從東京來到中國本溪工作,本溪湖煤礦瓦斯大爆炸的慘烈景象讓山邊悠喜子至今難忘:1942年4月26日,侵華日軍控制下的滿洲國奉天省本溪湖煤礦發生瓦斯大爆炸,導致約1500名礦工喪命,是世界煤炭工業史上一次死亡人數最多、最慘重的瓦斯爆炸事故。死亡人員中,除31名日本人外,其餘均為中國勞工。直到多年後,山邊悠喜子才查明本溪湖瓦斯大爆炸的真相。

這是8月12日在山邊悠喜子位於日本東京的家中拍攝的貼在牆上的紙。

雖然當時不明白日本對中國的侵略,但1945年8月15日之後,山邊悠喜子切身體會到了戰敗的滋味,「全家人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來」。一家人靠父親所屬公司的中國人悄悄送菜,才勉強活下來。
後來東北民主聯軍(後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招募人員,山邊毫不猶豫報名參加。「中國百姓救了我,他們需要幫助,我要去。」
「那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時光。」山邊悠喜子拿出自己參加解放軍後的行軍路線圖,向記者講述自己的從軍經歷。從東北三省到北京,再到漢口、桂林、南寧……學過一些簡單醫護包紮知識的她隨著解放軍轉戰南北,先後參加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宜沙戰役、衡寶戰役、廣西戰役等大小戰役,積極救治傷員。
1953年,山邊悠喜子回到日本,靠打零工為生。1984年一退休,她就立刻聯繫當年在部隊時的指導員,去長春白求恩醫科大學當了一名日語教師。
1990年,中國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組團到吉林、長春、哈爾濱等地進行「東北淪陷14年史」的實地調研,長久以來關心這一問題的山邊報名參加。在這次調研中,山邊親眼目睹了侵華日軍所犯慘絕人寰罪行的鐵證,親耳聽到了受害者的證言。後來,山邊老人意識到,如果不讓更多日本人瞭解這些史實,就對不起她聽到的證言。於是,山邊開始全力以赴揭批侵華日軍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
她成立了「731部隊罪證展實行委員會」,後又與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日本ABC企畫委員會,致力於反對核武器、細菌戰和毒氣戰。他們在日本舉行數十次731部隊罪行展,向日本老百姓介紹731部隊為細菌戰進行人體實驗等罪行的證據,為開發和保護731部隊罪證遺址做了大量工作。
為了更清楚地調研歷史真相,山邊悠喜子賣了自己家的房子,自費去中國60餘次。還翻譯出版了《日本的中國侵略和毒氣武器》,參與整理並出版了《「七三一部隊」罪行鐵證》。
不僅關注731部隊,山邊悠喜子還致力於調查日軍遺留化武,積極幫助遭受毒氣彈傷害的中國民眾向日本政府索賠,多次在日本內閣遺棄化學武器處理辦公室就中國受害者賠償和道歉問題進行交涉……
2011年7月9日,山邊悠喜子和日本ABC企畫委員會成員一起到哈爾濱「日本731侵華日軍部隊遺址群」,在這裡立下了「謝罪與不戰和平之碑」。
這個只有小學學歷、父親口中的「傻孩子」,拼盡全力、四處奔波近40年,只為讓更多日本人瞭解真實的歷史。這位91歲的老人在住所牆上貼了這樣一張紙:「請不要對我採取任何延長壽命的措施;如果可能的話,請把我的骨灰歸入大地或河流。祈禱沒有戰爭,永久和平。」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