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0 月 20th, 2020

導論 戰力知多少? 柏松

獨派立委要退輔會主委馮世寬表態譴責「中國人」退將陳廷寵,馮世寬四兩撥千斤說沒有新聞性,言外之意不值一提。獨委說退將很少表達正面性談話(意思說退將大都反台獨,不認為台軍打得過解放軍),要馮世寬代表退將說些「正面」的話,馮世寬含糊以對,只說:「我幾乎都這麼做」。
馮世寬果然是百分百老狐狸,對獨派立委的提問大打太極拳,而且回答話中有話。他沒有正面回應陳廷寵的台軍戰力問題,說是沒有新聞性。言外之意這是老生常談,此類言論在軍中早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他是退將代表,在獨派立委咄咄逼問下仍認為陳廷寵的言論不值大驚小怪,可見退將間對台灣軍力的評估,縱然不像陳廷寵危言聳聽的「零」,但相對不足應是共識,否則以馮世寬愛說大話又善逢迎的個性,他大可吹牛逼說台灣軍力百分百。
陳廷寵說他是中國人,又說台灣軍隊戰力0,犯了獨派大忌,也觸執政當局霉頭,因此成過街鼠,綠營人人喊打。但種族認同屬言論自由,他說台軍戰力0,過於誇張,但相對於解放軍之實力不及應是事實,否則綠營那些好戰無膽的武夫不會動輒以美軍必救來自我安慰。至於陳廷寵年領6000多萬民脂民膏,固然讓人眼紅,但法所規定豈奈他何?要說坐享民脂民膏,陳時中從衛福服部編列52.8億孝敬蘇貞昌的無科目私房錢,陳廷寵拿的簡直只能塞牙縫。
兩岸近來戰雲密布,軍力對比因此倍遭放大,徵兵問題更點出台灣兵力困境。陳廷寵的談話千夫所指,卻掩蓋不了兩岸一旦衝突台灣的隱憂及危機。更大的問題是,陳廷寵的觀念及看法,難道在軍中只是他一家之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