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善變的心念

佛陀時代,有位貧窮的年輕人,他為了要改善家計,於是到城裡來找尋機會。他一到城裡就覺得充滿希望,不由地唱起歌來;他的歌聲十分嘹亮悅耳,此時國王正好在皇城上巡視著,聽到他美妙的歌聲,於是就派人請他進宮。
國王問他:「你可以再為我唱一首歌嗎?」年輕 人即為國王獻唱一首歌,國王聽得很歡喜,就問道:「你要去哪裡?」他回答:「為了生活,我想去賺取一分錢!」國王說:「那太辛苦了,我可以給你兩分錢!」年輕人心裡雖然高興,但又忍不住想著:若能有兩分錢,我可以再去賺一分,那麼合起來就有三分了。於是他就以此為由,請求離去。國王說:「這也是很辛苦,乾脆我給你一筆錢好了!」
年輕人拿到這些錢,心中雖然歡喜,卻無法滿足,後來國王便慷慨地說:「錢不夠,那給你一個村莊好了!」年輕人覺得國王心量寬大,非常感恩地說:「國王,您賞賜得這麼多,我一定會知恩圖報,感謝國王的愛護!」
國王看到他那麼誠懇,非常歡喜,於是又說:「這樣好了,我給你半國之地,我們可以共同處理國政。」年輕人聽了確實受寵若驚,非常感激,從此對國王的感激與恭敬,真是無法以語言來形容。
某一天國王理政之後非常疲倦,就在年輕人的住處睡著了。此時,年輕人心中卻突然起了一個惡念:如果我能獨掌國政不知多好!看國王現在睡得這麼熟,只要我一下手,他便一命休矣,那國家就可以由我一人專政了!當他正準備下手之時,忽然又回心一想:如此恩將仇報,那我還算是個人嗎?他因此感到非常慚愧懺悔:為什麼自己會起這種殺人的惡念呢?是為了錢財還是地位?想想真是太可怕了!
就像國王對這位年輕人那麼好,他還是會「惡向膽邊生」,若不是及時生起一念善,後果實在是不堪設想!所以造惡、造福皆起於一念心,心念若有絲毫的偏差,行動就會錯誤,一旦心中充滿無盡的煩惱,就像翻動了一湖水,水波易止,然而欲念卻像狂猿野馬般難以遏止。所以常說「心要照顧好」,心境若能夠時時保持得「靜寂清澄」,那就是最美好的境界!

【證嚴法師開示】清淨的智慧(上)

有人說「慈濟」是一股清流,能夠淨化人間;其實這也是慈濟人衷心的期許。為何「慈濟」會成為一股清流呢?我們先從「慈」、「濟」二字談起。
「慈」,從佛教的觀點來說,指的是「無緣大慈」,同時也是智慧、良知的意思;而慈悲的「悲」字,則為「同體大悲」,也可稱做「毅力」或「良能」。
無緣大慈──人人都說有愛的人生才算幸福,不過也因而產生許多問題,因愛慾而生貪,因貪愛轉造惡業;一般人的愛,只愛和我有關、和我最親的人,只想讓這些人快樂。
慈也是愛,卻是一種清淨無染的愛。在佛教領域中,愛的範圍相當大,即使非親非故,我依然愛他們,依然想使他們快樂。這種不帶任何色彩、毫無私我的大愛,需要智慧才能使其廣被;讓被愛的人感到快樂,愛人的人也不起煩惱,這就是「慈」。
目前的社會,正需要這股慈愛的清流,它宛如一泓清水,而人們不能沒有水而存活。無論多麼高的山頂,依然有水源在其上,山多高,水就有多高;地窪多低,水就有多低。也就是說,無論老少、知識高低,都具有這分慈愛本性,蘊含這股清淨的智慧,佛教的精神正是要啟發這股清流。
佛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人心、佛、眾生雖是三個詞,卻是同一種本質──清淨的智慧。這分清淨的智慧可以發揮極大的功能──社會的發展、國家的進步、世界的文明,都是人們運用智慧創造出來的。但人們卻常常讓慾念蒙蔽了智慧,污染了清淨的本性。
這分清淨的本性,凡夫稱為「人心」,佛家則稱為「佛性」,二者差別只在於人心常忘了發揮那分清淨的智慧。今天,我們的社會充斥著世智辯聰,所以造成了明顯的善、惡;若能發揮那分清淨智慧的功能,我們的社會就會是一片淨土。所以說,智慧和聰明、佛性和人心都是相同的──只是智慧是清淨的,聰明卻帶有污染;佛性是清明的,人心卻帶著慾念,差別就在清淨與污染。
大家常感嘆「人心不古」,其實並非現代人沒有良知,而是良知被社會物慾污染、蒙蔽。「慈濟」的責任,就在努力藉由佛法精神,掃除種種污染,讓良知顯露,這也是佛陀教育的功能:由智慧著手,啟發良知,將那分「無我」的大愛延伸出去。

藉事鍊心,苦樂都是平常

◎作者:靜涵

〈秋分〉
斗指己為秋分,南北兩半球晝夜均分,又適當秋之半,故名也。
「秋分」節氣大約落在中秋前後,是秋天過半的意思。農諺說:「秋分天氣白雲來,處處欣歌好稻栽。」可以看出農民最愛的是秋高氣爽、白雲飄飄的日子,因為這樣的天氣可以預期二期稻作將盈滿豐收。
秋分節氣,晝夜均分,白天與黑夜平等。平等之心,有如修行者身心輕安,天下共同一家,何有你我之分?
說到平等,想起天秤。在物理學上,天秤是一種利用作用在物體上的重力,以平衡原理測定物體質量的儀器。而西方文化中,天秤代表正義,有「法律前人人平等」之意,讓我想起佇立在香港終審法院大樓上,那一尊右手持天秤、左手持劍、蒙著眼的「正義女神」特彌斯(Themis)雕像,讓人心生敬畏。
每個人的背景不同,立場及思考模式也不一樣,一味追求形式上的平等、執意執著是非對錯的界線,難免會引起紛爭。就像在未學佛前,自己看事情的角度只有黑白,總要釐清對錯,忘記應取中道的圓融。
少了同理心,無法以理解對方的出發點來思考;少了慈悲心,無法體會人傷我痛的感覺,不僅在人我間憑添煩惱,也會讓自己的生命欠缺色彩。

人生有無數的直線與橫線,每一個交錯點的相遇,都是因緣。線線交錯,緣緣相會,交織出娑婆紅塵的洪爐歷練。用心當下,將無形的善念串連起來,就可以讓修行、工作、生命變得更有價值、更輕安。
佛陀不斷叮嚀,眾生平等,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但我們往往會不經意地將人事物分別出「輕重緩急,優先次序」,產生「大事小事、重要不重要」的分別心,有時也會因彼此的準則不同,產生不必要的雜念及索求;要做到對人、對事沒有喜惡得失的平常心,多麼不容易。
因應時間及現實情況,人們在事相上有?「輕重緩急」之分,對於他人則有「優先次序」之別。有共知、沒有共識,永遠不會有交集;而默契的建立,需要彼此把握因緣溝通、共同力行。
遇到境界、無法與原則妥協時,我會學習暫時放下執著,「觀因緣,思無常」,試著與自我心靈進行一問一答,讓自己帶著感恩、平等的心,去面對天地萬物的一切。
如上人開示,人因為有一個「我」,所以執著計較,煩惱不斷;被「我」捆綁的人生,如在身上套鎖般失去自由,實在很苦。在幻象人生中執「有」,當「我」不在了,一切皆「空」。
人生無常、人間是苦,與人見解不同、引起爭端,這都是心念的偏差。唯有抱持平等心看待天地萬物,才能不執空也不執有,以平常心在人群中付出,除習氣、增智慧,長養大慈悲心。
孔子說:「三人行,必我師焉。」獨善其身,無法看到自己;走入人群,無論面對善與惡皆是一種學習。最苦難的眾生就是自己,因為看不到累積已久的習氣,有時更是未知謂知,知而不行。
聞法需要常常反省,調整執「我」的心態,在人群中藉事鍊心;雖然不容易,只要甘願、用心,就可從別人的行為中看清自己。
人人都是一部妙法,要走入人群轉惡為善,積善養德,利人自利。
沒有分別,何來是非?沒有比較,何來煩惱?秋分節氣,晝夜均分,平等與否,皆由心靈的善惡一念來決定。

生命一直都是一個神秘  圖文:淩宛琪(阿板)

曾在忙完周年慶後,其實身體是有點疲憊的,然後我抽到了一張奧修禪卡──「旅行」。

我想起《牧羊人的奇幻旅程》,男孩聆聽自己的夢,從自己的家鄉離開,好不容易到了金字塔,才發現原來他追尋的寶藏,就在自己出發的地方。

挖開寶藏,男孩問了自己的夢,明明寶藏就在這,為什麼要讓我去到金字塔那裡?

夢說:你不覺得金字塔很美嗎?

一個大型活動過後,看見的是眾多人歸來的笑臉,他們或許從這找到能量,找到初心,這麼多人的歸來,是件很美好的事情。活動結束了,好像回到原點,不過那些畫面,都一一留在我心底。

「年輕時,我相信生命會有條理地展開,符合我的希望與預期。但現在我明白,生命之道就像一條河流,一直在改變,總是在前進,隨著神的引力流向偉大的生命海洋。我從旅程中得知,生命之道創造出戰士,每一條道路都通往寧靜,一切抉擇都通往智慧。生命一直都是,也永遠都是,一個神秘。」─《蘇格拉底的旅程》

那麼生命的最後才是目的地嗎?或許也不會是,或許是要在充滿聚與離的世間,享受每個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