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0 月 25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惡業不離「欲」字

在佛經裡有一段故事,過去有一位菩薩,這位覺有情者對道理很清楚、很明白,在人群中為人群付出。這位外表看起來是凡夫,以勞力為生,專門在搬運很重的東西,很多勞苦的工作,他都很歡喜去承擔,去付出。
有一天,經過一上午的勞作之後,大家都在樹下休息吃午餐。奇怪的是,這一天樹上的鳥叫聲和平時不同,顯得很嘈雜,周圍的人被鳥叫聲吵得很不高興,唯獨這位仁兄卻是展顏一笑。一同工作的伙伴裡有人就問:「奇怪!我們都被這些鳥叫聲吵得心裡很煩,為什麼你還能這麼冷靜,一笑置之,你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人就說:「這群鳥在說,遠方有一隻白鶴,牠嘴裡啣著一顆價值連城的白珠。這群鳥一直吵著希望我去抓那隻鳥,殺牠的命,取牠的白珠。這麼一來,我就可以得到這一顆白珠,而這群鳥就可以吃牠的肉了。」大家就問:「那你又為何笑呢?」他回答說:「因為我已經瞭解佛法了,佛法的道理是勸人為善。人在這五濁惡世中累積了很多的惡業,而這些惡業都不離一個『欲』字。非我應得的東西,強而取之就是不義,殺之不仁,所以我對這件事沒興趣。」
「我過去的人生已經受盡了很多的苦難,難得這輩子能聽到佛法,讀到佛經,所以我不能再迷途了。我過去生曾經不義而取,所以今生應該不斷地付出。這種守義、守忠、守信,守護這一念善心,這就是我這輩子用心受持的戒律。」大家聽了他的這一席話,心裡都由衷感到佩服!
原來人生在不經意中容易起心動念,起了不仁之心,犯了不義的動作,而他就是明白這分道理,才會那麼甘願的做,且時時都是懷抱著歡喜心。因此讓大家也都瞭解了,原來學佛有這樣的好處。
人世間實在苦難偏多!佛陀來人間說法度眾生,即使他已入涅槃,不在人間了,幸有佛法仍流傳在人間,我們才有這個因緣,隨時有經典可看,隨時有法可聽。我們過去雖然也曾造了惡,由不得自己而來人間受報,受盡了各種的苦磨,卻也有這樣好的因緣,能改變我們的命運,也有苦盡甘來,貴人現前的機會。

證嚴法師開示】清靜的智慧(下)

「悲」,可謂毅力、良能。智慧的發揮,要靠毅力不斷持續,若是只具智慧,缺乏勇氣毅力,仍無法真正成事。
同體大悲──意指普天下的人,雖和我非親非故,但是人傷我痛、人苦我悲,這分「同體大悲」的胸懷,需要無比的毅力來支撐,若是缺少了毅力,就無法發揮同體大悲的功能。
有一次,我們有一位住在板橋的委員,父親往生了,幾位委員們便相約一起前往助唸。當她們經過板橋某個路口時,見到了一起車禍──一輛水泥攪拌車撞上一輛摩托車。
騎摩托車的是個婦人,後座載著她八、九歲的女兒。孩子的頭殼當場被輾碎、腦漿溢流滿地;而那位母親的下半身則被卡在車輪下。車禍現場圍聚一群人,我們的委員趕緊趨前,只見倒在車輪下的母親聲聲哀號:「我的子呀!我的子!」委員們以為她在叫著:「我會疼呀!我會疼!」(註:台語的「子」和「疼」的發音接近)
聽清楚了她原來是在叫喚她的稚子,我們的一位委員連忙以身體擋住孩子的屍體,另外幾位委員合力將那位母親抬到路旁,一再勸慰她:「兒女若和我們無緣,我們是留不住他們的。人生就是舞臺,母子緣盡時,好比在舞臺上演完戲份、說完臺詞,鞠躬下臺後,彼此就不再有劇中母子角色的關係了。妳不要太傷心,先療傷要緊。現在就開始專注唸佛,請佛菩薩幫助,妳不要害怕。」
那位婦人聽了這些勸慰的話後,情緒穩定許多;此時周遭圍聚了許多人,議論紛紛的,委員們除了迅速擋開人群,護著這位婦女外,並請大家:「快叫救護車!」「快幫忙唸佛。」直到救護車來,委員們陪她一起到醫院,等醫生做完急救處理,確定生命無險,又安慰她一番,才回頭趕往板橋的委員家助唸。這就是毅力啊!
大家都說女人的膽子比較小,但是我們的委員看見車禍,在別人都不敢靠近,甚至連處理現場的警察都說:「有哪位能將她移到旁邊?」的情況下,她們都能毫不猶豫的發揮那分助人的功能。雖然她們和那位婦人並不認識,但並不影響她們見義勇為的行動,這就是毅力,也可稱為良能。人,與生俱有良知,面對景象即能馬上發揮良能,此即謂之「慈悲」。

迷覺一念善惡唯心轉

◎作者:靜一

月圓,您急著和誰團聚?
望月,您思念誰已遠行?
情深,愛別離累劫成傷。
寄情,菩薩道後會有期。

佳節前夕,下班時分,幾乎所有同仁都已離開,趕著和家人團聚。空空的辦公室,一片寂靜。隱約,卻彷彿聽到微微的啜泣聲。

是我幻聽了嗎?
思緒繼續沉入工作裡,又再次聽到悲傷的啜泣。
循聲而去,原來是一位同仁,正悲傷著國外病危的手足。因為疫情關係,近一年無法相見,卻突然得知病重,命危,已在旦夕。想起媽媽還不知情,回家,該怎麼向老人家說明。

馬上感受到那心中的震撼、衝擊、無助與艱難。
生命…怎麼會如此突然?
再見…怎麼會遙遙無期?

天下子女不解父母心,
長情大愛永恆緬懷中,
諸子無知著塵弊垢識,
迷覺一念善惡唯心轉。
(上人手札)

原本計畫上周日,教師節前夕,利用時間到安養院看看我的空手道老師,兩天前,卻收到老師往生的訊息。

回到台北,原本要往安養院的路程,改往殯儀館,在拜飯區尋找老師的身影。縮起肩膀,穿越兩側牌位前行,擁擠的空間,有一種「熱鬧」的錯覺,穿過多位逝者注視的「目光」,在夾道最後,看到老師微笑的臉。

哇,老師,您坐第一排耶。走道盡頭,是一座莊嚴的地藏王菩薩像,慈悲看顧著剛捨生投報的菩薩們,而老師的臨時牌位,就位在靠近地藏王菩薩右手邊的第一位。

原本空空的心,因為看到地藏王菩薩,又重新燃起動力。有些心裡話,一直還不知該如何跟老師說,就藉著與老師、地藏王菩薩「同處一室」的因緣,說說心裡話吧。

扎實的94年,老師完成他文武雙全,育才無數的一生。每次回去看老師,老師問的總是…練武了沒?讀書了沒?還不時會抽出幾張影印好的筆記說,那是他最近研究的內容,要我帶回去好好閱讀。

只是,自然法則,勢不可逆。隨著年齡增長,老師的意識漸漸模糊了,留下還在世間闖蕩的我們,懷著過去的教導、記憶的片段,勇闖天涯。

想跟老師說,後來我遇見了一位瘦弱卻充滿力量的法師,如何以一顆弘願的心,傳法人間。在佛法的修行與武術的修練之間,又是如何常常相互契合,即使我們的身日漸老化,心卻領悟得更深、更遠。彷彿找到一個再次遠行的出口,讓習武者在勤練色身之外,又找到一條學無止盡的永恆修行。

很多話,此生已然錯過。
很多願,卻越走越堅定。

愛別離,或許並非結局,
而是學習路上,
不停變化出招的「考古題」。

不停刺激著我們的心與腦反覆思考…
愛,會不會其實一直都在…
不曾遠離?

願我們都能拿到迷與覺的學分,
將情拉長,讓愛擴大,
真實之路,靜澄之心。

此刻的播種,還有往前走   圖文:淩宛琪(阿板)

最近雖然忙著很多事情,但又有一種安逸感?!這是一個不太妙的感覺……驚覺到的時候,思緒開始專注,助緣也恰好來到。
板姊曾分享這段:
佛言:「諸沙門行道,當如牛負,行深泥中,疲極,不敢左右顧,趣欲離泥,以自蘇息。沙門視情欲,甚於彼泥,直心念道可免眾苦。」─《四十二章經》
看完這段,內心覺得很有畫面。忽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記錄在自己的記事本:「農曆五月初四,芒種,忙種,生活總有一份歡喜,在此刻收穫,人生也總要有一點盼頭,要在這一刻種下。我們常常為暫時的收穫自滿,卻忘了幸福往往從一顆種子開始。」
安逸感讓我覺得不妙的,是往往就開始鬆懈,最怕忘了該做的功課,忘了要再去付出,忘了要感恩,怕忘了這「難得」的平常。
《如常》電影裡的師伯也說:很多人以為這是苦(做環保、做志工),不過這是樂,真正的苦是無明煩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