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12 月 6th, 2021

【静思法脉专刊】【证严法师说故事】恶业不离「欲」字

在佛经里有一段故事,过去有一位菩萨,这位觉有情者对道理很清楚、很明白,在人群中为人群付出。这位外表看起来是凡夫,以劳力为生,专门在搬运很重的东西,很多劳苦的工作,他都很欢喜去承担,去付出。
有一天,经过一上午的劳作之后,大家都在树下休息吃午餐。奇怪的是,这一天树上的鸟叫声和平时不同,显得很嘈杂,周围的人被鸟叫声吵得很不高兴,唯独这位仁兄却是展颜一笑。一同工作的伙伴里有人就问:「奇怪!我们都被这些鸟叫声吵得心里很烦,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冷静,一笑置之,你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人就说:「这群鸟在说,远方有一只白鹤,牠嘴里啣著一颗价值连城的白珠。这群鸟一直吵著希望我去抓那只鸟,杀牠的命,取牠的白珠。这么一来,我就可以得到这一颗白珠,而这群鸟就可以吃牠的肉了。」大家就问:「那你又为何笑呢?」他回答说:「因为我已经了解佛法了,佛法的道理是劝人为善。人在这五浊恶世中累积了很多的恶业,而这些恶业都不离一个『欲』字。非我应得的东西,强而取之就是不义,杀之不仁,所以我对这件事没兴趣。」
「我过去的人生已经受尽了很多的苦难,难得这辈子能听到佛法,读到佛经,所以我不能再迷途了。我过去生曾经不义而取,所以今生应该不断地付出。这种守义、守忠、守信,守护这一念善心,这就是我这辈子用心受持的戒律。」大家听了他的这一席话,心里都由衷感到佩服!
原来人生在不经意中容易起心动念,起了不仁之心,犯了不义的动作,而他就是明白这分道理,才会那么甘愿的做,且时时都是怀抱着欢喜心。因此让大家也都了解了,原来学佛有这样的好处。
人世间实在苦难偏多!佛陀来人间说法度众生,即使他已入涅槃,不在人间了,幸有佛法仍流传在人间,我们才有这个因缘,随时有经典可看,随时有法可听。我们过去虽然也曾造了恶,由不得自己而来人间受报,受尽了各种的苦磨,却也有这样好的因缘,能改变我们的命运,也有苦尽甘来,贵人现前的机会。

证严法师开示】清静的智慧(下)

「悲」,可谓毅力、良能。智慧的发挥,要靠毅力不断持续,若是只具智慧,缺乏勇气毅力,仍无法真正成事。
同体大悲──意指普天下的人,虽和我非亲非故,但是人伤我痛、人苦我悲,这分「同体大悲」的胸怀,需要无比的毅力来支撑,若是缺少了毅力,就无法发挥同体大悲的功能。
有一次,我们有一位住在板桥的委员,父亲往生了,几位委员们便相约一起前往助唸。当她们经过板桥某个路口时,见到了一起车祸──一辆水泥搅拌车撞上一辆摩托车。
骑摩托车的是个妇人,后座载着她八、九岁的女儿。孩子的头壳当场被辗碎、脑浆溢流满地;而那位母亲的下半身则被卡在车轮下。车祸现场围聚一群人,我们的委员赶紧趋前,只见倒在车轮下的母亲声声哀号:「我的子呀!我的子!」委员们以为她在叫着:「我会疼呀!我会疼!」(注:台语的「子」和「疼」的发音接近)
听清楚了她原来是在叫唤她的稚子,我们的一位委员连忙以身体挡住孩子的尸体,另外几位委员合力将那位母亲抬到路旁,一再劝慰她:「儿女若和我们无缘,我们是留不住他们的。人生就是舞台,母子缘尽时,好比在舞台上演完戏份、说完台词,鞠躬下台后,彼此就不再有剧中母子角色的关系了。妳不要太伤心,先疗伤要紧。现在就开始专注唸佛,请佛菩萨帮助,妳不要害怕。」
那位妇人听了这些劝慰的话后,情绪稳定许多;此时周遭围聚了许多人,议论纷纷的,委员们除了迅速挡开人群,护着这位妇女外,并请大家:「快叫救护车!」「快帮忙唸佛。」直到救护车来,委员们陪她一起到医院,等医生做完急救处理,确定生命无险,又安慰她一番,才回头赶往板桥的委员家助唸。这就是毅力啊!
大家都说女人的胆子比较小,但是我们的委员看见车祸,在别人都不敢靠近,甚至连处理现场的警察都说:「有哪位能将她移到旁边?」的情况下,她们都能毫不犹豫的发挥那分助人的功能。虽然她们和那位妇人并不认识,但并不影响她们见义勇为的行动,这就是毅力,也可称为良能。人,与生俱有良知,面对景象即能马上发挥良能,此即谓之「慈悲」。

迷觉一念善恶唯心转

◎作者:静一

月圆,您急着和谁团聚?
望月,您思念谁已远行?
情深,爱别离累劫成伤。
寄情,菩萨道后会有期。

佳节前夕,下班时分,几乎所有同仁都已离开,赶着和家人团聚。空空的办公室,一片寂静。隐约,却仿佛听到微微的啜泣声。

是我幻听了吗?
思绪继续沉入工作里,又再次听到悲伤的啜泣。
循声而去,原来是一位同仁,正悲伤著国外病危的手足。因为疫情关系,近一年无法相见,却突然得知病重,命危,已在旦夕。想起妈妈还不知情,回家,该怎么向老人家说明。

马上感受到那心中的震撼、冲击、无助与艰难。
生命…怎么会如此突然?
再见…怎么会遥遥无期?

天下子女不解父母心,
长情大爱永恒缅怀中,
诸子无知著尘弊垢识,
迷觉一念善恶唯心转。
(上人手札)

原本计画上周日,教师节前夕,利用时间到安养院看看我的空手道老师,两天前,却收到老师往生的讯息。

回到台北,原本要往安养院的路程,改往殡仪馆,在拜饭区寻找老师的身影。缩起肩膀,穿越两侧牌位前行,拥挤的空间,有一种「热闹」的错觉,穿过多位逝者注视的「目光」,在夹道最后,看到老师微笑的脸。

哇,老师,您坐第一排耶。走道尽头,是一座庄严的地藏王菩萨像,慈悲看顾著刚舍生投报的菩萨们,而老师的临时牌位,就位在靠近地藏王菩萨右手边的第一位。

原本空空的心,因为看到地藏王菩萨,又重新燃起动力。有些心里话,一直还不知该如何跟老师说,就借着与老师、地藏王菩萨「同处一室」的因缘,说说心里话吧。

扎实的94年,老师完成他文武双全,育才无数的一生。每次回去看老师,老师问的总是…练武了没?读书了没?还不时会抽出几张影印好的笔记说,那是他最近研究的内容,要我带回去好好阅读。

只是,自然法则,势不可逆。随着年龄增长,老师的意识渐渐模糊了,留下还在世间闯荡的我们,怀着过去的教导、记忆的片段,勇闯天涯。

想跟老师说,后来我遇见了一位瘦弱却充满力量的法师,如何以一颗弘愿的心,传法人间。在佛法的修行与武术的修练之间,又是如何常常相互契合,即使我们的身日渐老化,心却领悟得更深、更远。仿佛找到一个再次远行的出口,让习武者在勤练色身之外,又找到一条学无止尽的永恒修行。

很多话,此生已然错过。
很多愿,却越走越坚定。

爱别离,或许并非结局,
而是学习路上,
不停变化出招的「考古题」。

不停刺激着我们的心与脑反复思考…
爱,会不会其实一直都在…
不曾远离?

愿我们都能拿到迷与觉的学分,
将情拉长,让爱扩大,
真实之路,静澄之心。

此刻的播种,还有往前走   图文:凌宛琪(阿板)

最近虽然忙着很多事情,但又有一种安逸感?!这是一个不太妙的感觉……惊觉到的时候,思绪开始专注,助缘也恰好来到。
板姊曾分享这段:
佛言:「诸沙门行道,当如牛负,行深泥中,疲极,不敢左右顾,趣欲离泥,以自苏息。沙门视情欲,甚于彼泥,直心念道可免众苦。」─《四十二章经》
看完这段,内心觉得很有画面。忽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记录在自己的记事本:「农历五月初四,芒种,忙种,生活总有一份欢喜,在此刻收获,人生也总要有一点盼头,要在这一刻种下。我们常常为暂时的收获自满,却忘了幸福往往从一颗种子开始。」
安逸感让我觉得不妙的,是往往就开始松懈,最怕忘了该做的功课,忘了要再去付出,忘了要感恩,怕忘了这「难得」的平常。
《如常》电影里的师伯也说:很多人以为这是苦(做环保、做志工),不过这是乐,真正的苦是无明烦恼啊!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