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0 月 20th, 2020

【專刊】能醒、能走,施無畏/林碧玉(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

非常敬佩林院長又要出書了,非常歡喜能有機會優先拜讀,好棒的文章,篇篇精彩不忍釋手,這是一本引領大家認識大腦,閱讀大腦地圖,進而閱讀醫、病間,心靈密碼的絕妙好書!
回顧當年在上人殷殷期盼鼓勵下,花蓮慈院努力耕耘提升專業,爭取評鑑為醫學中心時,一位醫界專家非常誠懇的忠告筆者,按政府規劃每一百萬人口才需要一所醫學中心,而花蓮人口僅有三十萬人,若要成為醫學中心,各次專科及各項設備勢必要齊備,依照統計罹病比例原則,人口少病例不多,怎養得起心臟外科醫師?


再者高端設備使用率不高勢必閒置,其成本效益?可以永續嗎?建議宜審慎評估維持為區域醫院即可。
筆者微笑回應,上人辛苦籌建醫院,進而要設置醫學院,目的唯一不二,就是為搶救東部地區民眾生命,守護東部地區民眾健康,更為免於病患長途跋涉求醫,家屬人地生疏陪伴不易。緊接著進一步說明,我們經常為治療一個病人,購買必要設備,明知所費不貲,不是不會分析成本,而是「不忘建院初心」努力以赴。
在東部要成為一所醫學中心,是非常艱鉅的一項挑戰,既要獲得外部專家及政府認可,必要全院上下一心,為了鼓舞同仁追隨證嚴上人宏願,不要以身處偏鄉而志小,應效法當年位於美國偏鄉的梅約醫院,成為全球醫界學習典範。


自二零零一年以來,慈院同仁更是緊緊追隨證嚴上人慈善國際化的腳步,用力打造花蓮慈院成為一所國際性的醫學中心,發願「梅約能慈濟亦能」;如今在西班牙國家研究委員會網路計量研究中心(CSIC)所公布的「全球醫院網路排行」,慈濟醫療排名亞洲第一,全球十三,而獨特志工相伴的醫療人文照顧,連梅約醫院執行長十年前來參訪,都讚嘆的說:「慈濟醫療照顧比梅約更梅約」。
記得從一九九零年代,筆者經常奔走台北三總與花蓮間,努力邀請在神經外科界,屢創新猷的林欣榮主任,前來花蓮服務,在證嚴上人的祝福下,二零零一年林院長懷抱著推動幹細胞、基因、免疫治療,研發新藥的理想,來到花蓮慈院就職。

在上人極力支持下,添購各式最新神經醫學設備,尤其是創醫學中心之先驅,設立核醫製藥中心及CGMP實驗室,一時引領台灣醫界新視野,並率先推開展低劑量電腦斷層肺部腫瘤檢查,推進早日發現肺癌早日治療的預防醫學概念,以及獨創眉間鑰匙孔微創開腦瘤、腦血管繞道手術,更創全球以G-CSF藥物促進幹細胞增生,治療陳舊腦中風,一切創新都是以病人為中心。(請參酌院長另一本翻山越嶺一書)。
近年林欣榮院長更是帶動同仁,鼓勵同仁們除了所有醫學中心醫療「能」的專業,慈院一定要「能」,因此,在少子化氛圍中,花蓮慈院努力求來兩位小兒心臟專科醫師,只是為搶救罹患心臟疾病的小朋友生命,尤其是不忍父母帶著幼小新生兒,北上求醫的辛苦。

林欣榮教授腦醫學救命筆記。

為豎立品質標竿,林院長更鏗鏘有力的提出:要讓不能醒的病患「能醒」,不能走的「能走」,目標雖清晰,挑戰卻很大,但全院上下士氣高昂戮力以赴,每每看到由子女或夫或妻,陪同幾近昏迷的病患從各地跋涉而來就醫,更甚者從海外專機飛來,心中五味雜陳,既疼惜病患,又感到榮耀與感恩,尤其是感恩林院長帶領訂定遠大目標的膽識與勇氣。
為何說這本書絕妙?
例如一位退休校長出國旅遊,返國前夕在天亮前與生命搏鬥幾近昏迷,卻不忍叫醒太太,天亮了,太太發現情況不妙緊急送醫,後經當地醫院診斷出腦部疑有巨大腫瘤,太太選擇緊急返國,憑著對慈院林院長的信任,沒有選擇在台北停腳,直奔花蓮慈濟醫院求診。再經詳細檢查診斷並非腦瘤,而是更棘手找不出原因,造成細菌感染而在腦袋裡長出的一大泡膿瘍,位置剛好在大腦「頂葉」,敏感、掌管運動與感覺功能的「頂葉」,那怕膿瘍取出,能醒?能走?是高難度的挑戰。
醫療團隊一方面安慰憂慮至極的校長太太,再方面立刻開刀放置引流管排出膿液,緊接著中西醫合療團隊,訂定讓校長醒過來、站起來、跨步走的復健計畫,並花盡腦筋針對校長病程,一路調整治療步伐,唯一不變的是,林院長每天巡房對病人的第一句話:「一加一等於多少」?而校長總是近似不知所問,微笑而不答。
院長沒有不耐煩的同樣話語,周而復始進行著。


直到有一天,校長突然出聲,帶點不解與不服氣地說:「院長,一加一當然是二!你怎麼問我這種傻問題?」,林院長聽到這話打心裡開懷,太好了,校長的知覺回來了,也隨即對校長宣布「您可以回家了」。
全篇故事字裡行間透露著校長夫妻鶼鰈情深,團隊治療運籌帷幄,拆除破壞「頂葉」的引信,讓我們見識「頂葉」的作用,妙手妙法妙人醫,善哉!。
另一位是來自北部一位很有自信、理性的婦女,二十多年前因為照顧病榻的婆婆認識,時任三軍總醫院外科部主任的林院長。多年前因胸前擠出一如白芝麻粒的乳汁,在乳房外科排除病因後,把她轉到神經外科並從X光片子中認為可能是腦下垂體瘤,但再約她做進一步檢查時,驚魂漸定的她突然浮出一念「她要找林院長」。
醫生這工作,久別重逢卻不能保證是為好事而來,林院長立即幫她做了核磁共振檢查確診是腦下垂體腫瘤,幸因腫瘤不大,不用立即開刀,用藥控制定期追蹤就好,當下卸下病人心中大石。直到七、八年後,腫瘤長大壓迫到視神經,才在花蓮慈院做切除手術。林院長除了臨床經驗豐富,佐以高科技檢查驗證,穩住病患憂心是「信心」,妙哉!
憶起當年花蓮慈院啟業約半年,神經外科醫師提出購買三百多萬儀器,要治療一位罹腦下垂體腫瘤病患,醫師說這種病患在花蓮不多,頂多一年開一台刀,要轉院或購儀器?當然,照顧病患唯一不二,豈可不買?
書中還有一章是敘述來自台中人醫會紀醫師電話,請林院長幫忙治療一位腦瘤病患。次日,憂心耿耿的太太帶著先生,長途跋涉前來醫院,院長看著眉間半鎖的太太,傾聽她述說這些日子的煎熬與驚慌,包括先生的苦痛,以及完全分不清時間差,將一個半小時當成十分鐘……等種種不尋常行為,一直到頭痛昏厥送到醫院才知腦部長腫瘤。


院長一方面檢查著沈默不語的先生,另方面安住太太的心,再方面感恩記醫師的信任推介,心中已了然有數,自忖將面對複雜難症,經仔細推敲與檢查,最後診斷竟是惡性星狀細胞瘤。打嗝、癲癇均因它長於「額葉」造成的亂調,大醫王曉瞭難症,夫妻情深交疊,朋友間相互信任的轉介,團隊合心除惡疾,親情、友情、醫病情在文中迴盪!「世間人情豈淡薄」,卸下壓迫的腫瘤,「額葉」豈能再作亂?扣人心弦。
品嚐《能醒、能走》一書,字字珠璣,字字流洩著大醫王的悲懷,意會院長帶領及培養團隊,追隨上人濟世的宏願,「慈悲十力無畏起,眾生善業因緣生」,一切妙因緣皆因善念而匯聚,真了不起!
令人驚艷的是為落實中西醫合療,降低病患苦痛,提升病患治癒率,花蓮慈院自去年起,開始中醫師駐守急診,協助緊急醫療緩解病苦,更在今年四月成立中西醫合療病房,增添令人驚奇溫暖病患的篇章。
值得讚嘆的還有林院長推動近二十年的細胞治療願望,政策終於開放了,很快的已有七項治療,獲得衛生福利部核准臨床使用,是臺灣治療品項最多最廣的醫院,可以幫助更多的病人,增添「能醒、能走」治療,更有效利器。
感恩林院長不嫌棄,邀約為之序,慚愧詞不達意,希望不減損「能醒、能行」妙意,深信大家細細品味,必會共同走入其妙手妙人醫,施無畏之菩薩境界。
「醫者救命,師者救心,兩者兼具」,美哉!「能醒、能走」宏願必成!敬佩之!筆者作為菩薩學行者,當學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