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0 月 18th, 2021

【福鼎專刊】英名留太姥,芳澤沛秦江——薩鎮冰與福鼎

薩鎮冰

白榮敏/文

太姥山國興寺上首往迎仙峰方向有一條花崗岩石條砌建的嶺道,長約1.5公里,名叫「薩公嶺」,為中國近代著名海軍將領薩鎮冰先生募捐經費倡修。
薩鎮冰(1859-1952年),字鼎銘,侯官(今福建福州)人。早年就讀福建船政學堂,清光緒三年(1877年)留學英國格林尼治皇家海軍學院。回國後,曾任晚清時期北洋水師統領、海軍統制(總司令)等,其間創建了煙台海軍學校,參加甲午中日戰爭,其後歷任吳淞商船學校校長、陸海軍大元帥、北洋政府閩粵巡閱使、海軍總長、代國務總理等職。1922年,被委任為會辦福建軍務、福建省長。1926年底卸職居住福州,從事社會救濟工作。1927年,被聘為國民政府海軍部高等顧問。1933年,被「閩變」後建立的「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委任為高等顧問和延建省省長。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後,到南洋宣傳抗日,籌募經費、物資。1949年拒絕去台灣,當選為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華僑事務委員會委員,翌年當選為福建省人民政府委員。輯有《裡門吟草》《古稀吟集》《客中吟草》等詩作,編修《雁門薩氏家譜》。
薩鎮冰既是中國近代史中一位在國共兩黨都享有名望的人物,也是中國海軍史上一位卓越的人才。同時,他一生扶貧濟困,廣造福祉,被人民大眾稱為「活菩薩」。1926年底退閒於福州之後,愛國愛鄉之情益濃,時以惜陰助人自勉,為社會慈善事業竭心盡力,贊助和支持福州救火會、社會救濟事業協會等社會慈善救濟事業。1929年之後多年間,受南京政府委託,前往福建各地施賑。根據薩本仁《薩鎮冰傳》一書和周綬《薩鎮冰與秦嶼人民》一文的記載,薩鎮冰1929年春偕同海軍陸戰隊旅長林秉周來福鼎賑災,公餘邀秦嶼名士周夢虞、鄒逸、卓堅等人遊覽太姥山。登山時感嶺道崎嶇,險阻難登,又見摩霄庵梵宇破舊不堪,毅然以繕葺名山禪院與修路為己任。旋即命摩霄庵住持僧步德負責其事,遺憾的是摩霄庵堂宇修畢,而嶺道僅於國興寺以上修了一段。雖然如此,對名山遊覽通途已大有改善,世人稱之為「薩公嶺」。1
薩鎮冰擅長書法,花甲之後也很喜歡賦詩,在施賑途中也應求寫有許多聯對、匾額、詩章等,來太姥山期間也不例外,據相關文獻,有《由霞浦往游太姥山》五律兩首:
趕程常起早,逢榻便酣眠。
地迥驚秋易,樓高得曙先。
青黃萬頃稻,濃淡幾村煙。
太姥山初見,鯉峰遙插天。

寧為覓仙翁,奔波太姥東。
二三遊俠客,一個孝廉公。
避雨持齋久,聯吟寄興同。
五更聞念佛,萬慮亦俱空。
《秦嶼往硤門》七律一首:
清晨結伴向山村,越澗攀崖到硤門。
廬舍燹余皆草創,賑金散畢近黃昏。
登太姥山後留有詩歌三首,均為七絕。第一首是《由太姥洋至太姥山》:
堯時茲山仙母宅,乾坤今後說堯時。
九江有客平洪水,為姥深山牧鹿糜。

太姥山薩公嶺(繆起旺 攝)

正是春季多雨時節,他來福鼎時還遇到連日下雨,但他還是決心要登太姥山,也許他們登山時又遇雨,但春雨綿綿依然沒有減除他「探幽」的興致和決心,其《太姥山阻雨》云:
未到重陽效避災,摩霄峰側逐群來。
連朝竟遇瀟瀟雨,不及探幽不肯回。
對太姥山景致的描寫之詩,目前發現只有《石鼓》一首,並不是「石鼓」相比其他景點有多震撼,顯然他是另有胸臆,我們讀詩便知:
造化功宏遺石鼓,海陬不見大旗張。
憑誰一擊如雷起,倘或能醒舉世狂。

摩崖石刻 (白榮敏 攝)

多年前,為了紀念薩公在太姥山建嶺修路的善舉,太姥山風景區管理部門在該嶺的起頭段路旁摩崖石刻「薩公嶺」,以及薩公的 「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返」(陶淵明句)書法作品。而摩霄庵雖經多次修建,薩公當年捐建的糅合西式風格的殿宇門樓依然巍然屹立。
還有一事值得一提,薩鎮冰還在山下太姥山鎮(時稱秦嶼)建有一條海堤和一座樓房,當地人民為了感恩薩公,分別命其名曰「薩公堤」和「薩公樓」。據記載,1931年夏秦嶼遭受特大颱風襲擊,海潮暴漲,後岐一帶民房被巨浪捲走,周圍五里內田園、廬舍均遭淹沒,災情十分嚴重。薩公聞訊後即前來賑災並同地方人士研究商定「圍堤杜患」規劃,1932年春再來秦嶼,隨帶美國協和建築部工程師等人實地勘察設計,全面規劃。於同年秋初破土動工,建築後岐堤段,至1933年工程告竣。秦嶼人民於1937年至1938年續建嶺後堤段。薩公堤總長146米,其中後岐堤段104米,嶺後段42米,呈「八」字狀,內可供船隻避風停泊,外可停靠船隻,供作碼頭使用。
1934年5月,秦嶼遭大火災,約有一半民房化為灰燼。薩公為安置受災無房的貧民,在街尾「朱子祠」舊址上,建築磚混結構的二層四合院樓房一座。院中有水井,每四戶有公用廚房一間,共居住三十六戶農家,號稱「薩公樓」。
秦嶼人民為感薩公之恩德,以全秦嶼十五境民眾名義,由鄉賢周夢虞先生撰文,於積石山北麓建立「薩上將建築碉樓海堤紀念碑」一座作為紀念,碑文題刻:「英名留太姥,芳澤沛秦江。」可惜該碑毀於「文化大革命」。
薩公很重視築路造橋,認為這有利於通行,可促進經濟、文化的繁榮發展。他除了自己一生建了不少道路和橋樑,還鼓勵有識之士參與此舉。上世紀20年代,白琳翁潭蕭仰山先生捐巨資幫助修建桐江防汛圍堤(桐城百姓為感蕭先生功德故把桐江堤下段稱為蕭家壩),時任福建省長的薩公蒞臨福鼎視察,觀看了桐江圍堤工程,表揚了縣政府和百姓,特別是得悉蕭仰山先生捐資事跡後,返榕親自題詞「樂善好施」並制匾贈送蕭仰山先生。
薩公字「鼎銘」,福鼎人民應當銘記之!

摩霄庵(白榮敏 攝)

參考文獻:
1.福建省炎黃文化研究會編:《閩台文化大辭典》「薩鎮冰」條,北京:商務印書館,2018年,第169頁、1300頁。
2.薩本仁:《薩鎮冰傳——一生跨越四個歷史時期的近代愛國海軍宿將》,福州:海潮出版社,1994年,第130-131頁。
3.薩伯森、薩兆寅《薩鼎銘先生年譜》,載薩伯森:《薩伯森文史叢談》,福州:海風出版社,2007年,第76頁、93-94頁。
4. 周綬:《薩鎮冰與秦嶼人民》,載福鼎縣政協文史委編:《福鼎文史資料》第九輯,1990年,第122-125頁。
5.周瑞光、白榮敏編:《太姥詩文集》,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119-121頁

關於薩鎮冰募捐修建薩公嶺的時間,現有史料記載不一,《福鼎文史資料》第一輯(1982年)中陳行夏《薩鎮冰與秦嶼》一文記為1929年春,薩本仁《薩鎮冰傳》採信了這個時間,《福鼎文史資料》第九輯(1990年)周綬的《薩鎮冰與秦嶼人民》一文亦記為1929年春;而薩伯森、薩兆寅《薩鼎銘先生年譜》則記為1932年:「駐福鼎秦嶼救災,築堤,民稱『薩公堤』;又募款於太姥山築石路,民稱『薩公嶺』;均勒石紀之。」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