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1 月 28th, 2020

【新福建】福建「生態+」釋放藍色「錢」景

東山縣澳角村一隅,風光秀美。

【本報綜合報導】近年來,福建省東山縣將「生態+」理念融入海洋產業轉型升級當中,持續做優做強藍色經濟,打造生態經濟新亮點,走出一條獨具特色的綠色發展之路。
東山縣前樓鎮下西坑村依山臨海,是個以養殖捕撈業為主的小漁村。2019年10月,下西坑村開啟一場「藍色革命」。東山縣將這裡作為海洋生態綜合治理試點,推動海上生態養殖、港區及航道清理工作。新型環保材料逐漸替代傳統海上養殖設施,漁民們換了耕海方式,海更清了,水也更淨了。

東山縣下西坑村海域,漁民在升級改造後的塑膠漁排上勞作。海域生態綜合治理之後,漁民走上了生態養殖之路。

日落時分,規整的漁場、嶄新的漁排、多彩的網箱,在夕陽餘暉中展現別樣風情。遊客紛至沓來,發現「商機」的漁民,經營起海上特色餐廳,閒時開船接送遊客兜風看海,從此吃上了「旅遊飯」。
下西坑村海域生態治理仍在繼續,試點工作已讓一批漁民嘗到甜頭,讓更多人看到盼頭。一幅生態增效、漁旅融合的海上田園畫卷,已徐徐展開。

這是傍晚拍攝到的下西坑村景色。當地正在進行海上生態養殖升級改造,逐步展現漁旅結合、海清水淨的海上田園風光。
傍晚,夕陽映照海面。經過海域生態綜合治理,東山縣下西坑村的海上田園景色醉人。

下西坑村海域的蛻變,是東山縣海洋產業轉型升級的縮影。近年來,東山縣堅決守護好海岸、海灣、海島、海灘、海水「五海」資源,下大力氣推進海洋生態綜合治理,在福建省率先劃定海洋生態保護紅線,明確劃定出「可養區、限養區、禁養區」,同時狠抓無序養殖治理。3年來,當地已累計清退或遷移無人島周邊漁排超3.5萬格、筏式吊養約4000畝。今天的東山島,已是全國重要的出口海捕水產品質量安全示範區、全國農產品行業國家外貿轉型升級基地,還進入了「國家海洋牧場示範區」創建名單。
多年「生態+」的實踐,為東山島藍色經濟發展蓄積能量,新興產業更在此間迸發出強勁活力。
東山縣積極扶持遠洋漁業發展,當地已建成下水遠洋漁船20艘,形成漳州市最大的遠洋捕撈船隊,2019年遠洋漁業產量3.4萬噸。在海之星(福建)集團有限公司「魷魚加工車間」,來自印度洋的一條條魷魚,在各個流水線上被處理成魷魚花、魷魚串、魚丸等產品。這裡已建成完整的魷魚產業鏈條,年內日生產量最高可達300多噸。這家遠洋漁業企業正在拓展研發精加工產品,讓魷魚「身價」更高。

在東山縣「海之星」魷魚加工生產線上,工人正在做魷魚串。來自印度洋的魷魚,在這裡被加工做成各種產品。
在東山縣澳角村水產電商一條街,漁民正在包裝海鮮,準備發貨。

一條魷魚的「生意經」背後,折射出東山島漁業發展不俗的家底與實力。當地擁有水產加工企業189家,其中規模企業66家,年水產品加工能力超過50萬噸。
東山縣的澳角村則以另外一種方式,吸引眾多「吃貨」的目光。獨特的海洋環境和生態稟賦加持,從這裡上岸的海鮮歷來備受青睞。多年以前,敢闖敢拚的澳角村漁民嘗鮮「吃螃蟹」——在網絡上賣起了水產。電商產業自此蓬勃發展,勢頭生猛。如今,澳角村已形成「水產電商一條街」。就在2019年,這裡沿街大大小小的電商、網店創造的銷售額累計達4億元。

在東山縣澳角村水產電商一條街,一名女生在直播中推介東山島海鮮乾貨。在這裡,直播帶貨已成為重要網銷方式。

東山縣鼓勵扶持電商產業發展壯大。除澳角村水產電商一條街之外,當地還打造了上捷電商產業園、西海岸電商產業園等新興產業基地。目前,東山縣有125家電商企業、近千家網店微商。2020年上半年,全縣電商交易額達11.08億元,同比增長33.98%。
今天的澳角村街面,水產進發貨時段的車流,堪比城市上下班高峰期。傳統電商業態依舊唱主角,但此間不乏新動向、新亮點。不少電商已搭建了直播間,做起了直播帶貨。多少年來,緊跟行業「風口」的澳角村漁民沒有掉隊,紛紛嘗試著把手機當作「新漁具」,讓直播成為「新漁活」。

在松岩村,漫山茶樹鬱鬱青青。

泉州傳統村落 千年古道走出香茗傳奇

【本報綜合報導】初到安溪西坪松岩村,正是秋茶飄香的時節。
沿著綿延起伏的山路盤旋而上,成片茶樹如綠屏般映入眼簾,千年古村落松岩被群山環抱其中,空靈靜謐。雲霧飄渺間,一簇簇沾滿露珠的茶樹矗立菡萏山的梯田上,清新的空氣夾帶沁人的芬芳撲鼻而來,一幅茶鄉水墨畫渾然天成。
閩南人愛茶,喜喝功夫茶,尤愛安溪鐵觀音。作為鐵觀音發源地,松岩蘊含著源遠流長的茶文化,棵棵茶樹在這片土地上孕育出上佳茶葉,片片茶葉在沉浮間飄香千年。

觀音、流水……這就是鐵觀音的發源地。

千年茶鄉的茶源傳說

在松岩,最值一品的是鐵觀音,最值一走的便是山上的茶源古道。在泥濘的黃土與佈滿青苔的石階上穿插行走,遠處隱約傳來雞鳴狗吠之聲,與近處的潺潺流水合奏出一曲茶鄉獨有的山歌,吟誦著數百年茶源古道的悠悠傳說。
「鐵色皴皮帶老霜,含英咀美入詩腸。」安溪人對茶的鑽研與開發已有千年歷史,鐵觀音讓安溪香茗文化名揚四海,魏蔭發現鐵觀音之說世代相傳。自茶源古道蜿蜒而下,行至路盡,清亮的水流聲入耳,幾塊山石間,一座臥坐石像進入視線,老者揚眉奮髯,笑臉盈盈,這便是魏蔭發現鐵觀音之地。
據傳清雍正元年,家住松岩的魏蔭偶然於夢中得觀音提醒,依據聖龜指引,在打石坑一深潭旁的石崖上發現一株茶樹。魏蔭將其移至自家天井的鐵鼎中種植繁育,並分送給鄉親們種植。此茶香氣清高,回韻無限,因茶樹是「觀音所賜」,茶葉外形如鐵,又是種於鐵鼎之中,因而得名「鐵觀音」。至今,松岩的茶農仍有「每天三杯清茶敬觀音」的習俗。

臥坐石像上的老者揚眉奮髯,笑臉盈盈。

比起帶著點神奇色彩的傳說,適合茶樹生長的自然環境才是松岩得天獨厚的優勢。這個坐落於菡萏山北麓的村落,海拔高達1265米,高山流水,雲霧繚繞,土層深厚,濕度適宜,提供了茶樹茁壯生長的一方天地。「松岩雨水多、濕度高,給茶樹創造了很好的生長條件。」魏月德是魏蔭鐵觀音第九代傳人,在他看來,初秋的雨水對茶樹而言猶如甘霖。據悉,為減少自然環境對茶園的不利影響,松岩村嚴格規劃、整治侵佔溪流河道的建築,疏浚水體,並將防洪設施建設與農田水利建設結合,進一步完善村莊排水設施建設。
勤勞樸實的村民十分珍惜松岩村天賜的自然條件,自唐代起,無數茶農擇一隅安居,在一片沃土中開墾出生機,用雙腳走出茶鄉遠揚的名聲。毛蟹、大葉烏龍、小葉烏龍……沿著茶源古道徐徐向前,50餘種品種各異的茶樹舒展芬芳,5000餘畝茶園成為松岩村的重要經濟來源。歲月更迭,帶來的是不斷研發的茶葉品種,雲霧翻騰,世代村民守候的仍是這一座千年茶村。
在鬱鬱青青的漫山茶樹中,藏著一座小廟,名為代天府,供奉著當地信仰的五位「王爺」,小小的宮廟內珍藏著一塊清代名臣李光地親筆的「山高月明」牌匾,傳說是李光地品茗之時所寫的。守廟的村民說,村中茶農要外出經營茶業時,往往會來廟中點上幾炷香,以求萬事順遂,生意興旺。

魏月德正在茶園中採茶。

傳統村落的生態新途

歷經千年歲月更迭,松岩的古厝、古廟、古樹都已沉澱在歷史的長河中,融合成這座山村獨特而深厚的文化,只有一株株飄香的茶樹仍在吐露新芽,這是大自然最深情的饋贈,也是這座古村落振興的「法寶」。
作為鐵觀音發源地,松岩的烏龍茶制茶技藝和茶葉無性繁殖技術十分成熟且高超,雖然村莊人口不多,但在安溪茶產業的地位卻不容小覷。一批批松岩村人,自小以茶為伴,堅守著鐵觀音傳統的採摘與製作技藝,每逢採摘時節,折取樹上的三葉一芽,經曬青、涼青、搖青、炒青、烘焙等工藝,最終製成一份「七泡有餘香」的鐵觀音。每年村中都會舉辦一場茶王賽,茶農將自家好茶帶來比拚,在決出高下的同時,也推動茶葉品質不斷上升。
近年來,隨著年輕一代漸漸走出村莊,以嶄新形式傳承茶文化,這座古老茶村也在思考著生態發展的新路途。在保留傳統製作技藝的同時,松岩採用專業合作社模式發展茶業,彌補了因常住人口較少導致的人力不足的問題。

魏蔭是鐵觀音母樹的發現者。

依據松岩村的規劃,這座古村落將以茶文化和歷史文化資源為基礎,利用深厚的人文底蘊和良好的自然資源,發展鄉村生態旅遊,致力打造成為一座以「茶樹種植特色農業與茶文化休閒體驗游」為主的生態新村。
依托完善的茶產業鏈,松岩的鄉村生態旅遊初見成效。位於松岩觀音山下的茶禪寺,生動展示茶與禪融合的魅力,是茶文化旅遊的一個代表性建築。茶禪寺由魏月德倡建,環境肅穆寧靜,群山環繞,雙溪匯聚,寺內建有觀音殿、茶聖殿、茶書館、茶人堂等主體建築。其中,茶聖殿內供奉著神農氏、陸羽、蔡襄、蘇良、魏蔭等「茶祖」,豐富悠久的茶文化在此凝結,並隨著一批批香客傳播出去。

代天府背靠大山,前有流水。
在茶樹中,路過魏氏的一座祖祠。

圍繞鐵觀音發源地的傳統建築觀光、農耕文化體驗、民俗表演中心、非遺博物館、僑鄉文化館等多種文化旅遊項目,資源規劃部門已組織開展村莊規劃編製工作,通過規劃實施,將為這座村莊帶來勃勃生機,讓這幅擁有千年歷史文化底蘊的茶鄉畫卷綻放新的光芒。
在時代變遷與規劃開發中,松岩的村落底色如同金澄澄的茶湯,值得世人輕啜細品,苦澀過後,必然醇厚回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