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0 月 18th, 2021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守財奴轉世的「乞兒」

 

佛陀在世時,曾在迦毗羅衛國說法,城裡有一位長者雖然有錢卻視財如命,只要看到出家人就趕緊把門關起來,不願布施供養;如果有乞丐乞食,也是閉門拒絕,活像個守財奴。
當長者漸漸年邁,有一天他對兒子說:「我辛苦守持的家產,現在交給你,你要和我一樣守好家產,不要輕易布施。」不久他就往生了。
當時城外正巧有一位孕婦即將臨盆,當她開始產前陣痛時,先生無奈地對她說:「我辛勤工作又乞食,一直無法維持你我的生活,現在又要多一口人,我怎麼養得起這個家呢?我不想看到這個孩子出生,我要離開了。」婦人後來產下一個男孩,但眼睛一直閉著,過了一段時日還是沒有睜開,這時她才確定孩子眼盲了。
她每天帶孩子出去乞食,無論多麼窮困、辛苦,也要養活這個孩子。當孩子七歲時,她因為病得很重,只好讓孩子獨自出門乞食。平常媽媽帶著孩子,還有人施捨,現在媽媽病了,反而沒有人同情這孩子,而且人見人厭,甚至被一些孩子扔石頭,有些大人還用竹子鞭打他。
等媽媽的病好一點時,兒子就攙扶著媽媽出門乞食。他們走到城裡一間大房子前,想向他們乞討。沒想到守門人在外面看到這對乞丐母子走近時,即猛力推他們說:「不要過來,我們的規矩是乞丐不能走近門前!」
乞丐媽媽一直求他們:「我已經幾天沒吃飯了,孩子還這麼小,求求你給我一碗飯。」孩子也說:「求求你!求求你!哪怕只是半碗稀飯都可以。」這時候主人出來罵道:「你們怎麼可以來我家門口,趕快走開!」但母子倆仍然纏著不走,主人就叫人打他們,孩子被打得頭破血流,母親也被推倒在地。
這時有位修行者從旁經過,勸阻他們說:「不能打了,不能打了!世間哪有這麼不孝的人?父親辛苦賺錢讓兒子享受,兒子竟然還出手打父親,真是忤逆不道啊!」
有錢人覺得很奇怪,他說:「我什麼時候打父親了?他已經死了好多年。」修行者說:「因果不昧,這乞兒前世就是你父親。他在世時守財如命,不仁不義,所以投生在貧窮苦難的家庭。他賺了那麼多錢讓你享用,你竟然連一碗飯都不願施捨,這難道不是忤逆不道嗎?」
這個有錢人怎會相信,他說:「你怎會知道這些事?」修行者忽然示現菩薩相,他抬頭一看,不由地驚呼:「是文殊菩薩!」然後馬上跪下求懺悔。
做人最重要的是精進不懈,好好珍惜因緣,行善造福;若不好好把握善緣,因緣一旦失去了,惡緣就隨之現前。總之,我們要惜緣、惜福、造福,不論孝順父母或行善布施,都是在惜福惜緣、及時精進中成就的。

【證嚴法師開示】佛法生活化

學佛,不要鑽牛角尖。有時候,鑽研在理論中,因為轉不出來,心思就亂掉了。所以,要認清楚真學佛者,就是要立定為人做事的志願,因為成就別人所以成就自己,因為救助別人所以也救了自己;意即,透過奉獻自己去拯救眾生,才能長養慈悲,才能增加智慧。
佛法必定要生活化,所謂生活化,就是要務實;務實之義,就是要把握當下時空背景,不要脫離「現在」之此時此地。如有些流傳至今的宗教儀式,或許佛世時代也沒有那套形式,是當初祖師大德們透過思考,應機應緣所制下的方便。然則,時代畢竟不同了,現在是科學時代,不似往昔民智未開的古老年代,佛法須如水應方就圓,要觀機逗教提出切合時代的方便之法。
總之,人生要務實,千萬莫虛幻,一旦流於幻化的思想,就很麻煩了。宗教觀念偏差者,如宗教政治化,或宗教幻化。前者是宗教被政治利用,假借宗教之名行鬥爭之實,使人與人之間總在對立與戰爭之中;後者是對宗教存有不正確或不切實際的幻想,如若以為「殺人是美德,犧牲是光榮」,就會走向自殺攻擊的行為,實在非常危險。
對於宗教信仰採取的態度,也有兩種極端的現象。一種是迷信之人,被認為是愚夫愚婦;一種是只埋首於研究理論,對宗教並不相信。如何能提升迷信者的信仰品質,又如何能使知識分子接受宗教的智慧?唯一的方法只有真正腳踏實地去做,推動人間佛法,使佛法生活化,才能普遍接引各種根機的眾生。
修行不必定要出家,但脫離人群則無行可修。慈濟始終在提倡人間佛教,教人要各盡本分、恪守人倫,否則若家庭不幸福、社會不祥和,想要提倡佛教也很困難;若能打破我執,有大我精神,就能自在出入紅塵,隨緣盡力做人間事。

毅力恆持苦成甘
◎作者:靜涵

〈霜降〉
斗指巳為霜降,氣嘯,露凝結為霜而下降,故名霜降也。
「霜降」是秋季最後一個節氣。陳文達修《臺灣縣志》記載:「九月,北風凜冽,積日累月,名曰九降風。」臺灣屬於海島型氣候,霜降時節北部會颳起「九降風」,「氣肅而凝,露結為霜」,此時天氣逐漸寒冷,偶爾夜露會凝結成霜。
秋季結束,進入冬季,水露先白而後寒,氣候逐漸轉冷。自己是很怕冷的人,喜歡秋天的詩意,秋風送爽,心曠神怡;但每當進入冬季,冷風颼颼,讓人失去活力。
修行生活需要信心、勇氣,更需要恆持的毅力。遇到心情起伏、難以適應時,更需要自我省思:法水是否有漏?佛法無處不在,用心感受,思其甚深,才能夠力行有悟。
喜歡享受,人生無憂,會忘記苦的源頭。在叢林修行,哪有分什麼春夏秋冬、冷暖晴雨?靜思精舍常住二眾「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百丈清規,日復一日,年年如一。

學佛始於「信」,善根始於「勤」
學佛始於「信」,勇猛精進,道心深長;善根始於「勤」,耕耘心田,毅力不退。學佛修行除了恆持,最重要的還要依教奉行,每天複習反省,才能具足威儀及禮儀。
有一次協助補位洗私碗,從第一關水中拿起碗盤時,發現碗盤因泡在混濁的水裡太久,變得有點油膩了。趕緊向身旁的師姊建議:「下次我們要快點洗,不要讓它泡在髒髒的水裡,才容易洗得乾淨。」有感於那盆髒髒的水就像是五濁惡世,看到碗盤泡在其中,很想盡快把它們「救」起來洗乾淨。
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自己一丁點兒都不敢生起鬆懈的心,生怕成為習慣,一發不可收拾。當原諒了自己的懈怠,很多事情都變成理所當然;當鬆懈的心持續,少了修行應有的毅力,就會變得無法收拾。
一度曾因身心病痛起懈怠,沒有上殿做早課,感恩修行的自律仍在心,提醒自己快快調整腳步,回歸修行人的生活與作息。鬆懈的心情一定會出現,故要記住上人殷切叮嚀的「殷勤精進,慎勿放逸」,時時刻刻「多用心」!
修行是「公修公得,婆修婆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要時刻提醒自己常保初發心,把握因緣,多做多分享,讓其他人也嘗得法水的清潤甘甜,因為成就他人,也是在利益自己。
想起上人曾開示,佛陀的堂弟摩訶男,他出家之後,每天都在喊:「樂哉!樂哉!真快樂。」有一位比丘就向佛陀說:「佛陀,摩訶男每天還貪著在過去皇宮的快樂。」佛陀問:「摩訶男,你是不是心還貪著在皇宮享樂的快樂呢?」摩訶男回答:「佛陀,名位如浮雲,我一點都沒有貪著,世俗一切名、利、是、非,也全放下了,所以我非常非常的快樂,任何時候都輕安自在;我已經脫離了這種心靈的三界──無色界的煩惱、色界的執著,欲界的欲念都已經完全清淨,所以時時歡喜,輕安自在,快樂啊!」
修行、菩薩道、方便法、自度度人;身處有為法、體會無為法,體會背後的真理。自己雖不至於像佛陀堂弟摩訶男,每天對著曠野大喊「快樂!」,不過,可以每天保持正向的心念,何嘗不是一種讓人愉快的心境呢!

成熟
 圖文:淩宛琪(阿板)

忘了哪一天,在哪本書看到的,只記得一段很深刻的描述:「栗子還沒成熟之前,若強硬的要打破他,那麼只會讓自己的手被刺傷;但等到成熟的時候,他會自然而然地裂開,就能輕易地取出裡面的果實,並且好好享用。」要畫「栗子」的念頭就這樣,一直盤旋在腦海中。
感覺修行是這樣,在生活中面對很多事情也是如此,要做好準備,等待「成熟」那一刻。不過想著想著,就會想到在成熟之前,也要有種子(因)呢!
曾看到一段文章:「遇到佛法的原因不是因為這些善心,而是跟佛陀的因緣。如果你跟佛陀只有一個因緣,時間到了,就一定會遇到佛法。所以由於一大事因緣, 佛陀在這世界出現了;就算非常善良的人,如果沒有佛法的因緣, 有可能永遠無法遇到佛法。相反的,就算只是不經意的聽到一句偈,透過這樣小小的因緣,也會種下未來遇到佛法的種子,而一定會遇到佛法。」──頂峰無無禪師
或許很多事情都是為了讓自己更加成熟,才能有分享的因緣。有很多的相遇都讓人感恩,也期許自己要好好種下,未來跟來生相遇的種子。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