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24th, 2022

導論 逼虎傷人 洪谷

伊朗核之父法赫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遭恐攻狙殺案,伊朗國內反美情緒再度高漲,越來越高的聲浪要川普負責。伊朗當局原本定調在「錫安主義政權」必須為刺殺行動負責,且報復的行動也只鎖定以色列但,民意卻逐漸燒向美國,這對有意在上任後改善美伊關係的拜登,將帶來很大困擾。
歐巴馬政府為了限制伊朗核武發展訂立伊朗核協議「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2015年由伊朗與P5+1國家(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以及德國)共同簽署。此協議讓伊朗獲得國際對它制裁或限制的解除,包括金融、貿易和能源等領域。若發現伊朗違反規定則制裁重啟。但川普政府卻在2018年悍然退出,伊朗立刻揚言恢復提煉濃縮鈾,各國憂心之餘對川普也頗為不滿。
川普此舉簡直有若逼虎傷人,參與連署各國相當不諒解。川普在年初又發動無人機集殺伊朗二號領袖蘇萊曼尼(Qassam Soleimani),接著在11月12日還想攻擊伊朗核電廠,種種刺激伊朗行徑,不久前法赫里薩德刺殺事件,川普縱使真的置身事外,伊朗方面也很難相信。
目前的情況是伊朗政府想讓事件單純化,但擁核強硬派不干休,強烈的民意也因伊朗一再受到川普的欺壓而憤怒沸騰。以色列目前尚無反應,可能等待美國的意向而定。美國政權正面臨過渡的尷尬期,拜登說過「一次只能有一位總統」。現在仍是川普當家,美伊情勢的張弛仍掌握在川普手裡。縱使他未必會再惹事生非,但這次伊朗普遍認定是他撐腰下的刺殺伊朗核武之父事件,已經留下讓拜登難以收拾的爛攤子。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