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5 月 20th, 2022

导论 逼虎伤人 洪谷

伊朗核之父法赫里萨德(Mohsen Fakhrizadeh)遭恐攻狙杀案,伊朗国内反美情绪再度高涨,越来越高的声浪要川普负责。伊朗当局原本定调在「锡安主义政权」必须为刺杀行动负责,且报复的行动也只锁定以色列但,民意却逐渐烧向美国,这对有意在上任后改善美伊关系的拜登,将带来很大困扰。
欧巴马政府为了限制伊朗核武发展订立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2015年由伊朗与P5+1国家(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共同签署。此协议让伊朗获得国际对它制裁或限制的解除,包括金融、贸易和能源等领域。若发现伊朗违反规定则制裁重启。但川普政府却在2018年悍然退出,伊朗立刻扬言恢复提炼浓缩铀,各国忧心之余对川普也颇为不满。
川普此举简直有若逼虎伤人,参与连署各国相当不谅解。川普在年初又发动无人机集杀伊朗二号领袖苏莱曼尼(Qassam Soleimani),接着在11月12日还想攻击伊朗核电厂,种种刺激伊朗行径,不久前法赫里萨德刺杀事件,川普纵使真的置身事外,伊朗方面也很难相信。
目前的情况是伊朗政府想让事件单纯化,但拥核强硬派不干休,强烈的民意也因伊朗一再受到川普的欺压而愤怒沸腾。以色列目前尚无反应,可能等待美国的意向而定。美国政权正面临过渡的尴尬期,拜登说过「一次只能有一位总统」。现在仍是川普当家,美伊情势的张弛仍掌握在川普手里。纵使他未必会再惹事生非,但这次伊朗普遍认定是他撑腰下的刺杀伊朗核武之父事件,已经留下让拜登难以收拾的烂摊子。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