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 月 24th, 2022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波斯匿王減胖記

佛在世時,於舍衛國為弟子說法,那時舍衛國國王波斯匿皈依在佛的座下,為佛的在家弟子,他曾經有這樣一段趣聞。
波斯匿王的身體不知怎麼一直發胖,胖得連坐、臥都很不便。直到看醫生、吃藥都無效時,他才想到佛陀。他想:「佛乃是大醫王,我應該請求佛教我療法。」於是他就去見佛。
波斯匿王身體肥胖得需要旁人扶持才能步下鑾駕走動,國王就請問佛:「佛陀啊!不知我是什麼業,身體一直發胖,行動笨拙不得自在,我要怎樣才能恢復過去輕安的生活?」
佛告訴他:「人之所以發胖,有五種原因。第一是數食,整天進食不斷,吃了很多餐;再來是喜眠,睡眠多時,好閒懶動;第三是驕傲,態度驕慢,只會指使別人,卻不肯自己動身用力;第四是無愁,心無所思,從不肯用心思考、探索人生的真理;第五是無事,凡事不肯躬自親身去勞作……。就是這五種原因,以致得『發胖症』。」
國王聽了,慚愧的說:「我就是這樣的人。」身為國王,他的廚師整天都在為他的餐飲忙碌,而他就從早吃到晚,甚至娛樂時,眼看宮女舞蹈、耳聽歌樂,還是不停的吃。沒事就是睡覺,而且他驕傲無度,習慣大聲罵人。他雖已皈依佛法,卻從沒想過生死大事,所以他無愁於一切事物,無事則整天享受。
於是,他在佛前發願改過──現在開始要用心關懷自己的生死大事及國民國事,要培養溫柔的態度,以寬心待人;也要節制睡眠時間、控制飲食。他發願後,回去便交代廚師每餐送飯來時,要提醒他運動、節食、多珍重,就這樣開始每天自我提醒,每餐酌減飯量。他的飯量一直減少,進餐次數漸減;睡眠時間也縮短,並盡量以佛的教法,在心中思考生死大事;且養成運動的習慣;時時關心周遭的事物,凡事皆親自去察看、瞭解。
如此,他的體重一天天減少,身體也就一天天的結實。到能行動自如時,他就到佛前,在遠遠的地方便下轎,以輕安的步伐走向前禮拜,叩謝佛陀所授予的妙法。
這雖是佛在世時的故事,不過現在的社會也有很多人發福,罹患肥胖症者不少,這都是因為數食、喜眠、驕傲、無愁、無事所致,若要行動自如,一定要身心輕安,如此才是無礙、健康、幸福的人生;能時時奉行佛法,心中有妙法,自可身心輕安。

【證嚴法師開示】真煩惱 假煩惱

曾有位青年問我:「師父,您做慈濟,規模那麼大,蓋醫院時曾遇到煩惱的事嗎?」我說:「你問的是真煩惱,還是假煩惱?」他說:「煩惱還有真、假?」我說:「當然有!若為了做事,有時候也要現出我在煩惱,這樣才能喚起人人那分力量。若是真正的煩惱,還不曾有過。」「哦,這怎麼說?」我說:「做事前,要先有分覺悟:有事就有煩惱。做事要先下一個決心:不怕煩惱;若不怕煩惱,就不算是煩惱了。」
他說:「慈濟有這麼多人,您曾發過脾氣嗎?」我跟他說:「和煩惱一樣,假脾氣我曾發過。因為我若不發假脾氣,讓人知道我生氣,他們怎能這樣敏捷、認真、警惕自己去做事呢?我若不現出發脾氣的相,等於說話沒有輕重,所以我曾發假脾氣,至於真的脾氣怎麼發,我就不知道了。」
學佛,要學習分別輕重,面對凡夫眾生,要如何發脾氣?如何煩惱?有時候我若快發脾氣時,就想:「我面對的都是凡夫,假若面對的是佛、聖人,恭敬都來不及了,怎麼會發脾氣?」大家都是凡夫,何必發脾氣?這樣氣就消了,脾氣發不起來,更何況去恨他?人生不必恨,多一念恨,就多一粒壞種子;倒不如起憐憫心、慈悲心來寬容他。
所以,消除多瞋要起慈悲觀,若有慈悲的觀念,脾氣就不會發作。若發脾氣,內外都是煩惱──對內自己煩惱,對外困擾他人。看到外面的境界不順心,發脾氣很辛苦,別人看到我們發脾氣,也增加苦惱,所以多瞋的眾生是「自障障他」,障礙自己也障礙他人,困擾自己也困擾他人,因此要多多培養慈悲觀,心若能充滿慈悲,就能消除多瞋,不會發脾氣了。

 

心靈寶庫藏正法

◎作者:靜涵

修行地圖,起步勤行
修行貴在知道自己的心、願意面對習氣與不足,且因應自我根機找出適合的步調,精進薰習,鋪出正確的人生道路,描繪出獨一無二的修行地圖。
有心修行,就要找到明確的目標,如果心念偏差,有地圖也不一定找得到路;若心中沒有方向,迷失在娑婆人間,那就是苦上加苦了。
在〈高僧傳〉中,智者大師帶著地圖下山托缽,卻在途中迷路,幸而遇到熟悉山路的樵夫指點,原來法師將地圖拿反了,才會找不到路。有了樵夫的提點,法師體悟「佛門經典如地圖」,指引迷茫的人解脫六道娑婆輪迴之苦;再加上明師的教導、善知識的鼓勵,才不會在經文法海中空踏步。
此生既已找到修行地圖,就要認定方向,起步而行;心中有既定的目標,在開道、鋪路的過程中,就不怕任何困難,且能在善知識的陪伴下,接引更多人同行菩薩道,讓路更寬廣、更清楚。
紅塵滾滾,娑婆是苦,善惡拔河,人群是最好的修行道場,要從人事物的磨練中找回自身的佛性;透徹因緣、具足佛緣、修行不倦,心靈的真誠對話,是面對自己最好的方法。
上人開示,一輩子不是行善就是造惡,再不然就是空過時日。空過時日,等於在人間有所負債。修行路上難行能行,心累時暫時歇息,還要趕緊找到再啟動的動力,踏步起行,菩薩道上道心不退、步履不偏離。
心念無善惡之別而浮動,事相無對錯之分而執著,習氣由信解佛法而去除,凡夫志行菩薩道而成佛。期許在每天生命的白紙上,寫下利益人間的美事、慧命成長的足跡,回報上人對弟子們的殷殷教誨與苦心。

以「動」旋轉,以「靜」定軸
佛陀的十大弟子中,大迦葉尊者認為僧團要健全,唯有從嚴肅的生活中培養個人德行,因而堅持修苦行;而以聲聞顯跡人間,四處教化的富樓那尊者,捨己誓度剛強眾生,堅守佛心盡守本願,兩位尊者都是佛弟子學習的典範。
大迦葉尊者與富樓那尊者都是「修身」的典範,為了鞏固僧團,嚴守戒律無畏苦;為了佛法永續,無畏眾生剛強。上人開示:「法,就在我們的身上。」 想要了解法的真義,要由「修身」及「修心」開始,將法展現在個人行儀中,讓無體無形的佛法被人人看見。
尊者教我們,做人要方中有圓、剛中帶柔,處事圓融;生活要有規有矩、老實修行,歸於淡泊。就像一個個不起眼的窗戶,無論是鋁窗、木窗、紗窗,方正穩固的框架,就如持戒守律的行儀與風範。
人生就像陀螺不斷旋轉,時快時慢、時穩時亂;「動中」的旋轉與循環,需要「靜定」的軸心與定力。在堪忍的五濁惡世,面對不同的人事物相,要將外來的塵境,視為穩定軸心的試煉,法的泉源才能由內向外,轉化外境,愛的力量才能恆持不斷,綿延恆長。
「行經」這條路,要去用心觀察與體會,明確自己修行的一念初發心。無論是什麼根機,只要得聞佛法,就是過去種下好緣,今生得成善果;無論是什麼習氣,只要甘願去除,就是發心持戒修心,種下來生善因。

一趟回家的旅程

圖文:淩宛琪(阿板)

某一天早課時,看著經文,內心突然有股聲音說:「要好好專注當下,不用去想著結束,因為順著時間的腳步,開始了,很快也會迎來結束。」
想起參與營隊的經驗,開營時會感覺:「啊!快要結束了!」營隊期間,課程排得滿滿,很充實,所以時間也過得很快。
人生好像也是這樣,一旦開始(出生),每走一步,都在迎來結束(死亡)。想著想著,感覺生命若是綿延不絕的,那麼此生也是一個化城吧!
歌手陳綺貞的《流浪者之歌》,有一個故事:「一個在希望與絕望之間流浪的旅人,背著很多回憶。他已非常疲憊,但因一路一直走,也不知道該在哪裡停下來。
有天他看到一棵很美麗的大樹,覺得就是這裡了,不如我就在樹下休息好了,然後在樹下解開他的行囊。好不容易可以休息,抬頭看到樹葉開始凋零,突然間有個領悟,一棵能讓人得到片刻休息的這棵大樹,也有它自己無法抵擋的命運,所以旅人同時擁有了希望與絕望,也覺得要鼓起勇氣完成自己的使命。離開後想要感謝這棵樹,但沒什麼東西可以給他,只能用眼淚去灌溉,謝謝它這段時間曾經給他的人生體悟。」
板想著走在旅途上,我們不是流浪,而是為了要回家。那樹,就是路上遇見的每一個人,給予希望、給予磨練,卻都是要我們,繼續向前。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