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2nd, 2021

【泉州專刊】印證泉州城史上國際大都會地位

市舶司遺址

泉州城考古三個重要項目成果發佈
泉州城考古學術研討會近日在泉州舉行。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福建省文物局相關領導到會指導;泉州市委副書記、宣傳部長張永寧,泉州市副市長周真平參加。來自文博系統、考古領域和國內知名高校的50餘名權威專家學者參加研討會。
泉州城考古三個重要項目的領隊分別以「泉州城的相地選址和重要建築朝向與泉州南外宗正司、市舶司遺址的考古發掘」「安溪青陽下草埔冶鐵遺址」「2020年德化尾林、內阪窯考古發掘收穫」為主題,進行考古發掘成果匯報。專家們從各自專業角度,以考古成果闡釋古城文化價值,引導人們更好地認知古城、保護古城,傳承延續歷史文脈,也有力助推泉州申遺工作。(蔡紫旻 陳智勇/文 泉州市海上絲綢之路申遺中心/供圖)

泉州市舶司遺址存在大型官方建築基址遺存
相關遺存與宋元時期泉州市舶司/務遺址有關聯

位於泉州古城的市舶司遺址、南外宗正司遺址考古發掘工作引人關注。今年11月,《泉州南外宗正司遺址2019年度考古發掘報告》正式發佈, 南外宗正司遺址出土的「官」字磚、獸面紋瓦當、19瓣蓮花紋瓦當等遺物,側面佐證了該組建築或與南宋時期較大型高等級建築遺存有關。在泉州城考古學術研討會上,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院汪勃以「泉州城的相地選址和重要建築朝向與泉州南外宗正司、市舶司遺址的考古發掘」為主題,分享了市舶司遺址考古與泉州城相地選址等的最新研究成果。
據文獻記載:「市舶提舉司,在府治南水仙門內舊市舶務址。」 作為市舶司遺址、南外宗正司遺址考古工作的領隊,汪勃分享了考古工作目前取得的一些階段性成果。
為了探尋宋元市舶司/務遺址所在,2019年,考古工作者開始在馬阪巷、洪厝山一帶進行考古勘探調查。隨後,先後布設探溝、探方,開始了考古發掘工作。結果表明,揭露出來了宋元時期大型官式建築基址,出土了較多相關遺物,基本明確了遺址的性質。
汪勃介紹,該遺址所發現的方磚,在市區府文廟、舊人民醫院等地都有發現,這些地方的方磚偏黃色,平鋪磚的鋪法有不錯縫、錯縫兩種,時代均為宋元時期,且基本是官方所建。考古發現該建築遺存與地盤正針乾亥縫線方向相關,表明該建築遺存應是通過測繪規劃而修建的級別較高的建築,地面鋪磚、台基包邊砌石等遺跡也說明其與大型官式建築相關。而「(監)造市舶亭蒲(壽)(庚)」文字磚的發現,則從文字層面佐證與市舶亭、清芬亭相關。同時,該區域背靠八卦溝,又與舶司庫巷、馬阪巷、水門巷等地名相關,因此推測,該區域內揭露出來的鋪地磚、石條等建築相關遺存,與宋元時期泉州市舶司遺址相關。

安溪青陽冶鐵遺址

安溪青陽下草埔冶鐵遺址:
中國首個考古發掘的塊煉鐵冶煉遺址

泉州城考古學術研討會上,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副院長、教授沈睿文分享了安溪青陽下草埔冶鐵遺址的階段性考古成果。安溪青陽冶鐵遺址是國內首個科學考古發掘的塊煉鐵冶煉遺址,碳14年代測定和陶瓷類型學研究表明,其生產集中於宋元時期。通過金相分析發現,這裡有著較為完整的生產體系,可生產塊煉鐵、生鐵和鋼,同時出現了獨特的板結層的冶煉處理技術,就地掩埋處理冶煉垃圾。當時這裡生產的鐵產品成為海上絲綢之路貿易的重要商品。

出土遺物判斷遺址等級較高

2019年以來,在國家文物局統籌下,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開展安溪青陽下草埔冶鐵遺址的考古發掘。領隊沈睿文教授與現場的專家學者一起,分享交流了該遺址考古過程中的一些新發現。
目前,已經發現下草埔、墩仔礦尾等8處冶鐵遺址。青陽下草埔冶鐵遺址就現階段發掘情況來看,發現系列重要遺跡,包括石堆、池塘、護坡、爐、房址、地面、小丘及眾多板結層。
遺址出土的遺物,按照材質可分為錢幣、金屬器、陶瓷瓶、冶煉遺物、石塊五大類。
金屬器大致分為鐵製品和銅製品兩類,鐵釘是下草埔遺址目前僅見的經鍛打鐵製品之一,這也證明了該遺址有可能有鍛造活動的存在。
出土陶瓷器包括建築構件、陶器和瓷器。從遺址出土的瓦當、建盞、景德鎮窯青瓷、德化窯白瓷等判斷,該遺址的等級較高。

冶鐵製品成為海絲貿易重要商品

根據已經發掘出的遺跡和遺物判斷,下草埔遺址使用石塊壘砌小高爐進行冶煉,爐容量遠大於地爐冶煉。冶煉遺物包括爐渣、礦石、燒土、爐襯四大類。根據相關分析結果,考古工作人員把下草埔遺址所見爐渣分成三種,包括塊煉鐵(熟鐵)、生鐵和鋼。
沈睿文介紹,因為技術適應性等問題,塊煉鐵和生鐵的冶煉技術,在當時的中原與邊疆地區分別呈現不同發展態勢。中原地區以生鐵體系為主,邊疆地區多見塊煉鐵技術,兩種技術體系長期並行發展。中國古代傳統鋼鐵冶煉技術以生鐵及生鐵製鋼技術為核心。下草埔冶鐵遺址是我國首個考古發掘的塊煉鐵冶煉遺址。
考古研究顯示,安溪冶鐵製品除了一部分縣內自銷,其餘的除銷往鄰近地區,大部分開始「興販入海」「遠泛蕃國」,通過泉州,源源不斷運往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成為海上絲綢之路貿易的重要商品之一。這些產品都可見於南海一號沉船。
以下草埔遺址為代表的安溪宋元冶鐵遺址,普遍存在板結層的獨特現象。考古研究認為,這是有規劃的行為,具有典型的地方性特點。每當冶鐵垃圾堆積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便會在上端以「板結層」方式進行處理。一方面壓實、固定冶煉垃圾,成為就地處理冶煉垃圾的簡易有效方法。另一方面也作為隨後冶煉的一個操作平台。因此,遺址呈現出自下而上、依靠山坡修築冶煉的獨特冶煉方式。

德化窯遺址

德化窯址 一窯跨千年見證海絲燦爛歷史

「在我國首次在一個窯址中揭露四座橫跨宋、元、明、清四個朝代,同時出現龍窯、分室龍窯、橫室階級窯等窯型,在一個窯址就能夠感受近千年陶瓷燒製的發展史,十分難得。」泉州城考古學術研討會上正式發佈了德化窯址考古發掘成果,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羊澤林研究員作發掘成果匯報。

歷時三個月發掘數千件瓷器

2020年3月至6月,經國家文物局批准,福建省博物院、德化縣陶瓷博物館、德化縣文管辦、廈門大學攜手對德化縣尾林窯址、內阪窯進行考古發掘,發掘面積為442平方米,共揭露5座窯爐遺跡(其中尾林窯4座、內阪窯1座),解剖2處作坊遺跡,出土宋至清代青白瓷、白瓷、青花瓷標本數千件。
羊澤林說,通過尾林窯發掘收穫滿滿,首次在一個窯址中揭露四座橫跨宋、元、明、清四個朝代,並有疊壓打破關係的龍窯、分室龍窯、橫室階級窯;第一次較為完整地揭示德化窯從宋元時期的龍窯至明清時期的橫室階級窯的發展演變過程,填補了德化窯古代窯業技術史的缺環。通過對窯爐遺跡及出土標本的研究,有望為德化窯產品的分期斷代以及從青白瓷到白瓷、白瓷到青花瓷的生產發展過程提供考古學的依據。
此次作坊區發掘首次填補了德化古代窯業在瓷土加工、制瓷工序上的缺環,為完整展示德化古代制瓷工藝技術提供了重要的實物材料。
此次發掘還採集200多件不同時代、不同釉色、不同窯址標本的胎釉成分數據,結合歷年標本的測試成果,初步建立德化古窯址標本數據庫,為以後開展德化窯的綜合研究奠定了基礎。

建議建設窯址公園見證海絲歷史

羊澤林說,此次發掘是為了配合泉州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工作,不僅解決了德化窯的一些學術問題,也為申遺工作提供一些佐證。
據瞭解,德化窯「白瓷」著稱的外銷瓷窯址,在我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佔有重要地位。自1976年碗坪崙(宋)、屈斗宮窯(元)開展考古發掘工作以來,先後對甲杯山窯址(元明)、祖龍宮窯址(元明)、杏腳窯址(清代)實施搶救性考古發掘,揭露一批不同歷史時期的窯爐遺跡,出土一大批青瓷、白瓷、青花瓷標本。
羊澤林說,此次尾林窯發掘進一步見證海絲燦爛歷史,此前在水下考古出土陶瓷器,和尾林窯發掘的十分相似,甚至是一樣,說明了許多古外銷瓷是從泉州港出發的,再運向世界各地。為此,他建議發掘工作結束後,應盡快編製窯址本體保護方案,開展窯址保護、展示工作。結合申遺工作以及考古遺址公園規劃的編制與建設,制訂今後切實可行的考古工作計劃並實施。

專家視角看史上泉州

在泉州城考古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專家除了主旨發言外,還以「城、墓、陶瓷、摩崖石刻」「泉州城規劃、遺產保護、泉州港、海洋貿易」「宋宗正司與宋元市舶司等」和「泉州地區墓葬、建築、碑刻、瓷器相關研究」等分議題進行發言研討。記者採訪了部分專家,通過他們獨特的視角看泉州歷史上的國際大都會地位。

宋元泉州也擁有很高政治地位

中國考古學會絲綢之路考古專業委員會主任安家瑤

這次研討會是泉州城考古成績的一次總發佈,對泉州申遺、古城保護利用等將起到很好推動作用。作為南宋、元代重要的官方機構遺存,南外宗正司、市舶司是當時中央政府的派駐治理機構,分別對宗室人員和海外貿易交通進行管理。南外宗正司、市舶司遺址考古發掘中,出土了瓷器、墨書等物件,佐證了歷史上南外宗正司、市舶司的存在,這是對宋元泉州官方遺跡的重要補充,說明在那個時代,泉州不光是商業中心,也擁有很高的政治地位。

世界各地文化在這裡交匯交融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前副主席、中國文物學會世界遺產委員會主任委員郭旃

宋元時期,泉州港為東方第一大港,成為我國最開放的港口城市之一,許多海外貿易商品從這裡運往世界各地,世界各地的商品也運到這裡,並向全國各地發散,同時世界各地的文化在這裡交匯交融,形成絢麗多彩的多元文化,通過此次研討會,有助於進一步印證泉州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重要的一環,不僅是貿易交流的重要節點,還是一座多樣文明交流融合發展的城市。

考古成果體現「泉為大邦」歷史記載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山西大學副校長杭侃

宋元泉州在歷史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這種重要性體現在學者們的文獻以及考古發現當中。目前泉州城考古成果,無論從其重要性還是出土實物的水平上,都能體現「泉為大邦」的歷史記載。城市要有足夠的腹地提供補給供應,德化窯遺址、安溪青陽冶鐵遺址所在地,就是泉州城的腹地。隨著時間推移,考古出土的陶瓷器、銘文、瓦當等越來越多,證明泉州在當時是溝通聯繫南北的節點,期待未來泉州城考古湧現出更多學術成果。

泉州曾為全國外銷陶瓷交集匯聚中心

中國古陶瓷學會副會長栗建安

泉州古城地下出土物類型眾多,以陶瓷器、建築構件為主。陶瓷器以宋元、明清時期為多,其中宋元時期的陶瓷器產地遍及周邊各主要外銷陶瓷生產地,證明宋元時期泉州已經成為全國外銷陶瓷交集匯聚的一個中心城市。同時,這些宋元陶瓷器種類及器形與目前寧波、上海青龍鎮、江蘇黃泗浦等港口城市的出土物存在較多共通之處,進一步證明了宋元時期泉州城與國內各主要港口城市之間存在著長期且頻繁的商貿往來。

中西方文化交流是最大特色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教授魏堅

在歷史上,泉州就是一座國際文化交流頻繁的城市,有很多古跡來自不同文明和宗教。從大量的建築遺存、多元的宗教石刻等可以推斷,宋元時期的泉州,在東西方交流、海上絲綢之路貿易方面有著重要地位,甚至在當時的中國是獨一無二的。中西方文化交流、海上絲綢之路交流,也是泉州歷史文化的最大特色,這也反映了在當時格局下,中國對世界文化的貢獻,特別是多元宗教文化的兼容並蓄理念。

文物史跡與文獻資料互相印證

南京大學歷史系博士生導師、教授黃建秋

加強泉州港口的調查和考古發掘,可以借助國內外成功經驗,通過考古發掘,多找到一些文物史跡和實物,與文獻資料互相印證,進行橫向對比研究,證明泉州在宋元時期是國際化大都市。例如,在對泉州南外宗正司遺址進行發掘時,共收集了6678件陶瓷器標本,其中225件陶瓷器底部等部位有墨書,字跡清晰可辨的陶瓷標本129件,從內容看,主要有機構名、人名、紀年等三大類,對探尋宋元趙氏皇族在泉州地區的管理和運營、生活方式,以及研究宋元泉州陶瓷器海外貿易方式提供佐證資料。

古泉州城支撐港口繁榮發展

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世界遺產部主任陳思妙

古泉州城為港口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實支撐,泉州港的不斷壯大又深刻影響了泉州城市風貌和功能佈局。泉州作為世界性的海上絲綢之路城市,其興起得益於海外貿易,在宋元時期發展成為世界聞名的「刺桐城」。正因海陸交匯,古泉州城市建設除了依據中國傳統的「因山就勢」「因地制宜」,還考慮了港灣選擇、港城設施佈局等。面向大海的地理環境,海外貿易的不斷壯大,本土與外來的眾多宗教信仰也融合在城市建設中,形成多元的城市物質文化風貌。

加強泉州府文廟的保護利用

泉州府文廟文物保護管理處主任何振良研究員

泉州府文廟作為泉州老城區的標誌性古建築,是泉州城市歷史中主要的文化名片,具有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見證了千百年來泉州文人學子尊崇儒學、人才輩出之事實,於2001年6月公佈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保護好這份難得的歷史遺產,對於今天和未來的泉州人民發揚尊師重教的優良傳統具有不可估量的意義,今後要加強對泉州府文廟的保護與利用,充分展示其社會文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