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 月 26th, 2021

【泉州專刊】再現刺桐城輝煌 值得泉州人驕傲

《重返刺桐城》(視頻截圖)

三集紀錄片《重返刺桐城》引發強烈關注——

耗時4年精心打磨,備受關注的三集紀錄片《重返刺桐城》近日正式亮相央視紀錄片頻道。連續三晚的講述,《重返刺桐城》以雅各·德安科納撰寫的《光明之城》為引線,用一個個人物故事,一次次場景還原,一處處遺跡史料,用古今穿插、交互呈現的敘事方式全面梳理了從古刺桐城到今日泉州城的歷史進程,展現了泉州作為「海上絲綢之路」起點城市的獨特魅力,贏得了國內眾多媒體和廣大市民網友的廣泛關注和好評。 □郭雅瑩 楊瑩 陳勁楠

 數十家媒體爭相轉發 「刺桐城」再成網絡熱點

隨著《重返刺桐城》在央視連播,輿論關注熱度持續攀升。連日來,泉州晚報社社旗下泉州網、泉州通、泉州晚報及東南早報微信公眾號、視頻號、抖音官方賬號等製作的《重返刺桐城》相關圖文及短視頻一經推出,閱讀量及轉發量很快破萬,並得到了人民網、新華網、中國新聞網、中國日報網、騰訊、新浪、搜狐、網易、澎湃新聞、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等數十家國內重要網絡媒體和傳播平台的廣泛轉發。
不僅如此,重慶華龍網、廣州大洋網、深圳新聞網、武漢長江網以及成都、南昌、昆明、西安、濟南、石家莊、蘭州、煙台、佛山、廈門等30多個國內主要城市的新聞門戶網站也同步轉發報導。值得一提的是,「重返刺桐城」詞條被百度百科收錄後,僅19日當天的搜索相關結果就高達212000個,泉州又一次成為網絡熱點。

「追劇」熱情高漲 直言「長知識了」

自17日晚10點在央視紀錄片頻道首播後,精良的製作、精彩的故事讓不少網友對《重返刺桐城》的全集抱有強烈期待,大家紛紛開啟了「追劇」模式。「這兩天,我們家都是準時守在電視機前面,就等著看。」作為一名歷史教師,網友「珊玲」告訴記者,平常她就十分注重對孩子文史知識的培養,紀錄片就是一種非常好的載體。「不過我也是長知識了,給學生講了那麼多年的占城稻,看了片子才知道是從我們泉州港引進的。」
「當前世界環境複雜多變,是百年未有的大變局。泉州作為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從宋元時代便與多國通商貿易、人員往來,創造了多元文化共生共存共發展的文明典範。」以史鑒今,網友「湖景人」在看完《重返刺桐城》後感慨留言,「央視再現當年刺桐港作為東方第一大港的輝煌,太令人驚歎!值得所有泉州人為此驕傲。」

 

揭秘《康定情歌》創作之謎
《泉州灣上一朵溜溜雲》出版

張玉春報告文學集《泉州灣上一朵溜溜雲》近日正式出版,該書同名報告文學作品,曾揭開了《康定情歌》這首著名民歌的創作之謎以及采編者吳文季的人生軌跡,備受矚目。
「跑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雲喲,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喲……」一首《康定情歌》紅遍大江南北,幾十年傳唱不衰,被聯合國推薦為世界10首最具影響力的民歌之一,曾伴隨宇宙飛船從美國佛羅里達半島卡納維拉升空,將美妙浪漫的樂曲播向茫茫銀河系深邃之處……然而,對於它的采編者及創作過程,人們卻幾無問津而知之甚少。直到2004年,70歲的張玉春在《人民文學》發表報告文學《泉州灣上一朵溜溜雲》,才揭開了數十年謎團,原來這首唱進無數人心坎的情歌的采編者是惠安人吳文季,他是新中國最早的男高音歌唱家之一。吳文季雖已故,但音樂家傳奇般的人生,令眾多音樂愛好者感慨唏噓。其墳前墓碑上鐫刻著這樣的文字:「他一生坎坷,卻始終為光明歌唱。」
據瞭解,張玉春教授畢業於廈門大學中文系,長期執教於惠安縣荷山中學和泉州教育學院,早年他與吳文季曾結下一段藝術情緣。1959年,為迎接新中國成立10週年大慶,兩人共同創作了舞劇《阿蘭》,由張玉春作詞,吳文季作曲,兩人首度合作即成功塑造了最早的惠安女舞台形象。
中國作家協會原書記處書記、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張勝友說,為了真實、生動、形象地記錄吳文季的心路歷程,張玉春不顧年邁體弱,跋涉在惠安城鄉之間,瞭解吳文季過去生活的點點滴滴和創作的細枝末節,紮實的采風和飽滿的創作激情,讓這篇報告文學感動過無數讀者。
「在充滿激情的書寫中動人地表現人物的獨特追求,可以說是張玉春報告文學創作的一個鮮明特徵。」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泉州市作家協會原主席戴冠青說,《泉州灣上一朵溜溜雲》這篇報告文學敘寫的是一位已故去將近半個世紀、幾乎被人們遺忘了的音樂藝術家吳文季的坎坷命運,並透過這一坎坷命運折射出這位人民音樂家對藝術的執著追求以及為弘揚民間音樂而不懈努力的獻身精神。
據悉,這部報告文學集還包括《雲路、棧橋、高標》《鐵打的頭兒流水的兵》《點石成金的人們》等篇章。(陳智勇)

泉郡富美宮再現「送王船」

送王船申遺成功,泉州深厚文化再次綻放

12月17日晚,大陸與馬來西亞聯合申報的「送王船」,經委員會評審通過,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這個世界級的非遺,無疑令泉州人感到自豪,也讓泉郡富美宮的悠久「送王船「文化再次映入人們的視野。

台灣歷史上多次迎接富美宮王爺船

台灣記載十多處發現海中漂來王船的記錄,有記錄來源的,全部來自泉郡富美宮。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日本明治三十六年)8月11日,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苗栗縣後龍鎮,漁民們突然發現海面上漂來一艘無人大綵船,開始順著南風航向台灣淡水。接著風向突轉,綵船跟著逆向而行,漁民連忙下水將綵船拖上岸。地方保正上報日本「警察官吏派出所」後,日本人大為震驚。因為當時日本佔據台灣不久,總督兒玉源太郎委託日本學者成立「臨時台灣舊習慣調查會」,正專門調查台灣的歷史文化和社會背景。此時漂來的無人大綵船,究竟從何而來?為何滿載物品又空無一人?
日本「臨時台灣舊習慣調查會」對這艘大綵船作了細緻的調查,發現船頭上寫有「福建泉州府晉江縣聚洋鋪富美境新任大總巡池、金、刑、雷、狄、韓、章七王府綵船安字第二十八號,牌名金慶順號「,船體完好。船上除了七位王爺外,還有天上聖母、郭聖母、郭太子、千里眼、順風耳五個神位。此外,船上還有雞、羊、旗幟、米櫃等物,日本人詳細記錄下來,並發現這艘王船陰曆六月初三從泉州出航,因「順風相送、海路平穩」,航行17天就漂抵台灣。得知王船抵達台灣,信眾紛紛前往參謁,日以數百計,迎回神尊奉祀。

富美宮被譽為閩台「王爺總館」

泉郡富美宮被譽為閩南和台灣的「王爺總館」

泉郡富美宮董事長陳淑賢介紹,送王船習俗最早可追溯到古代的儺祭文化。作為我國首批歷史文化名城,泉州保存許多古代儺祭的遺風,如「火鼎公火鼎婆」「嗦囉嗹」「拍胸舞」等,「送王船」也是其中之一。泉郡富美宮主祀蕭太傅,陪祀文武尊王和二十四位司王爺,並附祀100多位神明,是名副其實的「蕭王府行宮」,歷來被譽為閩南和台灣的「王爺總館」。
蕭太傅,名望之,山東蘭陵人。系西漢元帝時太子太傅,是位儒家倡導的忠臣。後隨蕭氏移民入閩,遂由祖先崇拜衍變為神明崇拜。明清時期,閩南與台灣地區盛行王爺崇拜,蕭太傅為王爺系統中主要神明。
泉郡富美宮的「送王船」之所以在閩南、我國台灣、東南亞國家影響深遠,陳淑賢分析,泉郡富美宮地處宋元時期的「東方第一大港」的富美古渡口,商業經濟十分發達,因此,泉郡富美宮才能在早年製造木質王船。「王爺信俗和送王船」通過儺祭儀式、商業活動和人口遷移,傳入台灣和「外洋各海口」。據刊刻於1763年的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記載,「以紙為大舟,送五方瘟神……近竟以木舟具真器,用以浮於海者」,可見250多年前,泉州就有木質王船。
隨著泉州人墾殖台灣和鄭成功收復台灣,以及清初施琅統一台灣,泉州與台灣以及泉州與南洋各港口經濟文化交流密切,蕭太傅信仰民俗隨海上商業活動,從泉州傳入「南北台灣、外洋各海口」,於是蕭太傅成為泉州地區和「南北台灣、外洋各海口」的商業保護神明。如今,分靈台灣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蕭太傅宮廟有2000多座,多年來組團到泉郡富美宮謁祖數千次,形成一個獨特的文化景觀。( 王了 文/圖)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