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 月 26th, 2021

【新福建】福建三明 把青山綠水做成產業

參觀者在福建省三明市泰寧縣杉城鎮際溪村參觀以丹霞地貌結合田園風光打造的「耕讀李家」森林康養基地。

中國綠都、綠色寶庫、國家森林城市……這些美譽都屬於一個坐落在福建省西北部的生態之城——三明市。這裡森林覆蓋率達78.73%,市區空氣優良天數比例保持在98%以上,是中國最綠省份的最綠城市。但在過去,三明曾因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一度被列入「75個全國重點污染城市之一」。從「重點污染城市」到「中國最綠城市」,三明市經歷了怎樣的蛻變?

把鋼廠變成景區

「先有三鋼,後有三明」。坐落於福建三明的三鋼集團是當地重要的工業支撐。過去,三明市因發展鋼鐵工業而興,但傳統鋼鐵工業帶來的污染問題也一度成為縈繞在三明心頭的一抹痛,「每年吸進一塊磚」的玩笑話更是將矛頭直指三鋼。
三鋼安全生產和環境保護部部長郭光章介紹,近年來,三鋼進行產業結構調整,通過大量環保投資和工藝設備改造昇級,如今三鋼已告別昔日「傻大黑粗」的歷史,綠色環保正成為三鋼的新名片。
「十二五」以來,三鋼累計投入環保資金約13億元(人民幣,下同),新增實施環保昇級改造項目193項。郭光章說,即便是在2015年工廠出現虧損的情況下,三鋼仍投入約4000萬元用於污染治理。
走進三鋼廠區,過去三鋼老員工們形容的煙塵滾滾、刺鼻難聞的情形已成為歷史。如今的三鋼廠區已成為3A級工業旅遊景區,空氣優良率常年達99%以上,產鋼量、工業經濟效益也明顯提昇。

參觀者在福建省三明市三鋼集團觀光工廠內參觀。

把「生態」變為「業態」

「推窗見綠、出門進園」,廣袤的森林給三明帶來了綠色福利。三明市林業局副局長陳美高介紹,三明全市森林負氧離子含量是中國平均水平的3.4倍,達到了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的「清新」標準。據測算,三明森林資源資產價值達2823.16億元,森林生態系統每年為社會提供服務價值達2642.31億元。
如何將綠色數據轉化成真金白銀?三明的做法是推動「生態」變「業態」。
近年來,三明市提出了全域森林康養理念,發展文旅康養產業。位於三明市泰寧縣的「耕讀李家」森林康養基地通過開發文旅康養業態,引導民眾參與業態項目開發、農產品種植、景區管理等,使民眾不僅實現了家門口就業創業,人均增收也達5000多元。
「現在,將樂良好的生態優勢正加速轉化為產業發展優勢。」三明市將樂縣委書記劉潤宇介紹,2017年,將樂全縣地區生產總值達123.6億元,同比增長7.3%。在經濟較快增長的同時,該縣萬元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也有所下降。
憑藉「綠色寶庫」優勢,三明還在積極發展生態型林產工業和林下經濟。近年來,三明市還通過林業金融創新,推出了林業抵押貸款、「福林貸」「資源資產化」等金融舉措。截至去年6月底,三明市林業貸款總量已經超過121億元,佔全省57%、全國10%。

皮划艇愛好者穿行在福建省三明市將樂縣常口村旖旎的自然山水風光中。

把「山水畫」變為幸福村

三明市將樂縣常口村,是一個山水畫裡的小村莊。1997年4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來常口村調研。站在老村部門口遠眺對岸山水,他語重心長地叮囑,「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山區要畫好『山水畫』,做好山水田文章。」
彼時,常口村沒有幾幢新房子,沒一條寬敞水泥路,到了晚上沒有幾盞會亮的路燈;村集體年收入不足3萬元。現任常口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張林順當時就在現場,他心裡聽著火熱,但看著這樣的「三無村」也忍不住琢磨:「祖祖輩輩都看著的這片山水,為啥是『無價之寶』?」
為了守住這方山水,2000年村裡拒絕了拿著20萬元「巨資」來買山伐木的企業,開始一點點摸索:建起漂流、種植臍橙、發展旅遊、辦起研學基地……村周邊建成25畝森林景觀帶、10公里森林康養步道。如今,常口村的「生態飯」已經穩穩噹噹,2019年村民人均收入2.3萬元,村集體收入122萬元,分別比1997年增長10多倍和40多倍。
在三明,這樣的綠色發展故事還有許多。三明市「畫好山水畫」,將生態轉化成綠色產業,掙得真金白銀的故事,也還在繼續。

福建省三明市泰寧縣梅口鄉的茶園及群山

福建三明改革護綠色 林業富鄉農

【本報綜合報導】「沒想到問題能夠順利解決。」今年7月份,福建省三明永安市洪田鎮馬洪村村民賴興益拿著村裡給的回購天然林的13萬元(人民幣,下同)錢高興地說。
2005年賴興益出資取得135畝天然林經營權。2016年國家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採伐,他的山林在承包期內無法變現,且面臨承包到期後要交山地使用費問題,林子成了「矛盾林」。
今年三明市持續推進林改,通過生態公益林補償收益權質押貸款回購天然林。「回購的天然林改為了生態公益林,這既解決了生態保護和林農權益矛盾,今後還可通過生態林補償增加村集體收入,一舉多得。」馬洪村村支書藍光椿說。

福建省三明市明溪縣夏陽鄉旦上村生態景觀

三明市是全國林改策源地。「從1998年分林到戶開始,三明林改一直緊扣實現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和百姓收益三合一。」三明市林業局局長劉小彥說,從確定林業經營權、收益權和生態林管護責任,到完善承包制度政策、林業投融資體制等,如今林改已進入以綜合改革促林業效益和生態效益增值階段。
「今年我家認購了面值1200元的林票參與合作造林,到了新造林伐期,這些林票最少可分得7500元利潤。」三明泰寧縣杉城鎮長興村村民馮貴勤說,林票除了可分紅,還能交易或質押貸款,這一新的林改措施非常好。

福建三明永安市洪田鎮湍石村村民在查看毛竹長勢

近幾年,分林到戶的山林經營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發展變化逐漸出現一些弊端。分散粗放經營導致林業難融資、林權難流轉,同時影響山林質量和效益。針對這一情況,去年底三明推出林票制度改革,引導有造林營林專業技術的國有林場與村集體經濟組織及成員合作,按協定投資份額制發股權(股金)憑證,共同出資造林或經營現有山林,促進集約化經營。
今年1月份,泰寧縣兩個改革試點村參與合作造林1403畝,發放林票90餘萬元,村民全部入股。「林票制度有助於進一步放活林業經營權,吸引更多社會資本參與造林營林,提升山林生態和經濟效益。」泰寧縣林業局局長陳添興說。

福建三明永安市洪田鎮湍石村村民收穫冬筍返回

三明市森林覆蓋率高,覆蓋面積大。長期以來,不斷豐富林產品種、延伸產業鏈提高森林自身價值以及通過生態價值轉換實現森林價值再造,也是三明林改的重要內容。
洪田鎮洪田村有「中國林改小崗村」之稱,過去山林收入主要以賣木材為主,近年來,在政府引導下逐漸轉型發展起毛竹種植產業。隨著竹加工業日趨壯大,洪田村成為「靠山吃山」但不砍樹、不毀林的富裕村。
廠區內機器轟鳴,貨車排隊裝貨……洪田村邊上的福建省有竹科技有限公司產品供不應求、企業規模越做越大,4年前投資20萬元建廠,現總資產已達2000萬元。
「禁伐木材給公司竹製板材產品帶來巨大成長空間。」公司董事長尹毅劍說,公司每年可為竹種植戶帶來500多萬元收益,同時吸納近百人就業。

位於福建三明永安市洪田鎮的福建省有竹科技有限公司員工在生產竹板材產品

通過不斷推進竹產業發展,去年底,永安市擁有竹加工企業179家,竹產業總產值達到85.5億元。
近年來,通過培育高價值木材儲備基地,發展名貴藥材種植等林下經濟,拓展林產品加工業等,林業產業已成為三明富民產業之一。2019年三明林業產業總產值1146億元,農民人均年涉林純收入5000多元。
「隨著森林城鎮和森林鄉村建設,森林生態旅遊正在成為城鄉發展新動力。『綠水青山』進一步變為『金山銀山』。」劉小彥說,去年泰寧、將樂、大田等5個獲評中國森林旅遊美景推廣地的縣,實現森林旅遊產值51.5億元。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