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 月 26th, 2021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為法忘軀悟真道

有位求道者隱居在雪山中探求真理,但心中仍有無法釐清的矛盾,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斷地尋找開啟心靈智慧的方法。
有一天,天帝在天宮忽然看到一道毫光從雪山直沖而上,覺得非常奇怪,就問天神:「這道毫光是怎麼來的?」天神回答:「據我了解,雪山有一位真修行者,這可能是他的德行之光。」
天帝聽了,說:「自古以來娑婆世界雖然有很多修行人,就像天上的明月照在水面,水動月影就散了,沒多久就動搖了初心,難道雪山的這位修行者比較特別?」
天神答道:「自古以來,雖然眾生發菩提心的時間短暫、道心容易退轉,可是這位修行者生生世世都在菩提道上再接再厲,不曾退轉過。」
天帝說:「既然有持之以恆的修道者,我可要去試試他的道心。」天帝化身到雪山來,果然看到這位修行者把大樹下的石頭當成久居的修行道場。
天將黎明時,這位修行者坐在石頭上,誦念著古代聖人留傳下來的經文,正為無法突破的心靈矛盾感到苦惱之際,突然聽到非常柔和清淨的聲音,很清楚的偈文:「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他聽了之後,覺得好像有道光明注入心中,長久以來的苦惱頓時消失,有如久旱逢甘霖般的歡喜。他發現自己要追求的法就在這裡,可惜這只是一半的偈文,他想再聽下半段偈文,卻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他急忙四處找尋聲音來源,發現在深澗中有陣黑煙向上浮動,隨後出現一位醜陋的餓鬼──青面獠牙、眼大如銅鈴,脖子非常細小,卻又肚大如鼓。
這位修行人看到餓鬼,因為內心有股定力,一點也不害怕。他想:既然四周都找不到人,那麼剛才的聲音一定是從他口中發出來的;他既然知道上半段的偈文,過去一定曾接受過聖賢之教。所以他很虔誠地說:「大士!剛才的妙理半偈,是不是從你口中誦出來的?如果是,請你再把下半段偈文教授給我好嗎?」
餓鬼說:「要我教你當然沒問題,但是我已經很久沒吃東西、肚子很餓,哪有力氣傳授你下半段偈文呢?」
修行者回答:「你是肉體飢餓,需要食肉來維持生命;而我是精神上的飢餓,需要妙法延續慧命。我願意以自己的身體和你交換下半段偈文。」
因此餓鬼就接著說下段偈文:「生滅滅已,寂滅為樂。」修行者聽了非常歡喜,體悟到世間一切不管有形無形,皆是生滅無常;了悟無常真理,則能探因溯源而得自在永恆之樂。
修行就是要修得去掉生滅的煩惱,一旦煩惱之因滅除,即是解脫快樂的境界。這位修行者終於開悟得道,了悟世間萬物都在生滅中,因此他不再執著身體,就以血為墨,在樹上、石頭上、地上寫著:「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接著他就爬到樹上準備跳下來以身餵鬼;當他跳下之時,餓鬼又回復天帝之身把他接住,然後五體投地跪在修行者面前,讚歎說:「你能為佛法而捐捨身命,真是一位大修行者!」這是佛陀過去生修持佛法的一段公案。
我們可以知道佛陀的教法並不是只用聽的,而是要身體力行,發揮功能效用,才是真正的學佛

【證嚴法師開示】建立生命的價值

普天之下這麼多人,但是有多少人發心當菩薩?其實,要當菩薩並不難,只是有些人因緣不夠,沒機會參與。佛經中有一句話:「富貴學道難。」富有的人想要追求真理比較難,因為沒有適當的環境,甚至是過著紙醉金迷、追求享受的生活,心中除了名利,還是名利財富的貪求。
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義呢?有人說:「某某人很有錢,他的生活多采多姿。」但是,我覺得這種人生很無聊,吃飽了又等著吃,所用的都是高級品,還要再追求更好的;睡飽了無聊還要再睡,人生只為了美食、貪睡、享受,這種人生有什麼光彩呢?
如果能真正投入社會,探討人間的苦痛,了解人生的疾苦,就知道人生像一座舞臺,有的人在舞臺上站得很穩,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知道要演什麼樣的劇本,這樣的人肯定是一個很穩健的人生。因為他能掌握自己的方向,不會迷失,知道守好人際之間的本分。
譬如有一位從軍中退休的文居士,以前他和許多老榮民一樣,曾經風光過、享受過;但是退休後,便認為「一退萬事休」,每天就是看報紙、跟人聊天或是尋找如何使自己更長壽的方法。生活範圍變得十分狹窄,甚至認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是理所當然的,凡事都要人家侍候,久而久之與老伴之間就累積了很多的不滿,這種人生即使再健康再長壽,也不過白白空過而已。
不過,他走入慈濟之後,生活就不一樣了,開始懂得用心,懂得善用人生使用權,會體貼太太,幫忙太太做家事,彼此培養「老來伴」的感情,我想這樣的家庭生活比年輕的時候更愜意、更和諧。
另外有一位婆婆起初對媳婦熱心參與慈濟感到很不滿,認為:「自己的事都照顧不完了,還要照顧別人。為何要吃自己的飯,做別人的事?」這種計較的人生觀,心量就會很狹窄;心量一狹窄,就不會歡喜,一個家庭婆媳之間計較多,彼此難免會有代溝。
還好,媳婦一方面帶妯娌一同做志工,另一方面很有耐心地讓婆婆慢慢了解。現在婆婆也會站出來說:「感恩,感恩媳婦把我第二、第三個媳婦都帶出來做慈濟。」現在他們全家都是慈濟人,天天都有慈濟話題可談心,工作也配合得很好,的確是「家和萬事興」。
一家人能有共同的話題,朝著共同的志業去投入,這個家庭一定會很幸福。古人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如果每個家庭都很幸福,社會自然就能祥和。我常說慈濟是個大家庭,慈濟的道路很長,需要浩蕩長的隊伍不斷地來接力,大家要齊心合力,才能達到我們的目標──社會祥和、天下無災難。

 

身相隔千里,心以善相會

◎作者:靜涵

千里緣分一線牽,人間的因緣不可思議。有些人緣深業重,有些則緣淺情長。世界上有超過七十七億人口,擦肩而過、素未謀面的人多之又多,能夠共處同事、有緣互動的人,都要好好珍惜。
愛無國界,只要心意相通,無須任何言語也能傳達心意,哪怕是短短的一面之緣,也能撒播善種。
二○一六年底,自己有好因緣前往約旦義診、承擔行政工作。義診團前往難民營外的帳棚區膚慰離鄉背井的中東難民,也前往首都安曼東面阿紮來卡難民營(Azraq refugee camp)的第三營區,為敘利亞難民舉行兩天義診活動。
阿拉伯語是中東地區的主要語言,英語幾乎無可用之地。在義診及發放的現場,當我想詢問婦女有幾位小孩時,嘗試以右手比出不同的高度;想知道家住哪裡時,把頭傾斜地枕在合掌的雙手上,以肢體語言與受助者互動,是常見的景象。
臺灣再普通不過的凡士林,到了當地成為難民婦女的美容聖品,滋潤她們風霜的肌膚。義診現場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以送愛的機會,我拿著小小一罐凡士林,走到婦女及小孩面前詢問:「Vaseline?」右手跟著比出擦藥動作,大家似乎「聽」懂了,紛紛伸出手來,非常喜歡這樣的服務。
穆斯林婦女及小孩的服裝,總是衣袖遮蓋部分手掌背,每次我都要先將他們的衣袖拉高,才可以順利抹上凡士林。一次又一次、一位接一位,沒多久,一個身影上前補位,迅速代我拉起對方的衣袖。這位穿藍衣的小女孩自此與我成為好夥伴,還主動牽著我的手走到鄉親面前,以阿拉伯文詢問是否需要凡士林服務。
為了讓小女孩更能體會付出的快樂,我拿著凡士林,示意由她來為大家服務,並帶動受惠的婦女們以一句「shukraan」(阿拉伯語感謝之意)來彼此感恩及鼓勵。
乖巧伶俐的她,帶著靦腆的笑容與我對望,愛的帶動、善的循環,跨越了國界、種族及語言。義診結束臨別依依,小女孩數次靜靜出現在我身邊,我給了她一個深深擁抱,送上無限祝福。
此行一別,毋須承諾,只要善念不斷,就會在彼此的心靈相會。

讓阿桃師姑告訴你六度萬行

圖文:淩宛琪(阿板)

在臺中有好因緣遇到阿桃師姑,師姑跟證嚴上人分享一段經歷。
有天阿桃師姑搭上捷運,有位男眾看到阿桃師姑就開口說:「我看妳是做善事的人啦!但是你們要修六度萬行!」阿桃師姑心想:「這時候要有道德勇氣,該說的還是要說。」所以就開始描述自己「六度萬行」的體會。
我們花時間、花金錢來做好事,這不就是「布施」嗎?平時口說好話,身行好事,這不就是「持戒」嗎?做環保常常忘記喝水、吃飯、上廁所,這不就是「禪定」?
九二一大地震,上人帶著我們,走到最前,做到最後,我們有半途而廢嗎?這不就是「精進」嘛!剛剛你罵我的時候,我頭低低的聽你說,這不就是「忍辱」?還有「萬行」,就像我們去尼泊爾賑災,這個不知道幾萬里去了。
說完男眾目瞪口呆,無法反駁,但接著又說:「哎呀!你們沒有念佛啦!」
猜猜阿桃師姑怎麼回答?賣個關子下期分享!
想分享的是,阿桃師姑描述六度萬行的時候,讓板內心很深刻,佛法這麼的生活,那我們自己的「六度萬行」又是什麼呢?什麼事情讓我們做的願意花錢費時間,忘記吃飯、喝水甘願做,不願意半途而廢,甚至被罵了還是會頭低低,繼續努力呢?
阿桃師姑其實漏講了「智慧」,但板想能夠說出這番體悟,已經是超有「智慧」的啦!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