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 月 23rd, 2021

導論 輸不起的川粉 楚何

美國總統川普的支持者因為不肯接受敗選的事實而瘋狂闖進國會,混亂中造成四人死亡、數十人受傷。川普為求翻盤不惜煽動群眾暴力,把民主當成武器、當成是造反的理由,總統當選人拜登就批評闖入國會的行動就像是煽動叛亂,這一次騷亂再次應驗了美式民主的脆弱與無知。
這樣的動亂被美國政界直指就是川普扇動的,川普不願接受敗選事實,一再訴諸法院訴訟、還不斷煽動支持者這是作票,為整個選舉亂局推波助瀾。這場由選舉導致的暴亂、由暴亂引發的悲劇,讓全世界瞠目結舌。一向標榜民主、人權的美國卻成了暴亂、衝突、禁足的國度。
川普主導了這一齣社會分化的民主鬧劇,鼓動美國民粹和極端的種族以及階層對立。川普為了逆轉戰局,濫權威脅選務人員、濫訴選舉舞弊,又不惜透過煽動群眾、達成暴力,已到了為追逐權力不擇手段的地步,將民主擴大解釋成可以為所欲為。如今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世界最嚴重的國家,這和川普政府的態度有直接的關係,放縱自由任由人們將病菌四處散播,以致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自1814年英軍佔領華府後,美國國會山莊首次被外界攻破。雖然這起事件並非完全出於川普煽動所致,卻是美國內部撕裂和社會矛盾的大爆發,是美式民主失靈後釀成的苦果。也給全世界的「崇美」以及「跪美」者上了一課,指這些論調艷羨美式民主自由,吹捧美國人權現狀,誇大美國制度的修復能力,但事實上,美國正一步一步走上族群分裂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