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5 月 18th, 2021

【福鼎专刊】绿雪芽 一株伟大植物的传奇

白茶园里采茶忙(王婷婷 摄)

白荣敏

(一)

她来自太姥山巅的一阵风,或是飞鸟嘴上的一粒籽,亦或是女神指尖的一滴露。女神抬手一指,她便停在了那里,朝迎东海晨雾,暮浴太姥晚霞,于是生根,发芽,在榛莽草莱之中脱颖而出,亭亭玉立于峭壁之上。
这峭壁本也寂然无名,磊磊叠叠,峥嵘张扬而为峰,内敛收拢而成洞。有一石横出如瓦,为修行中的女神遮风挡雨,曰「一片瓦」。有几片斜立攒头,中空为洞,女神在此炼丹,有丹井冽水清波,可通东海;旁又有洞,大洞小洞洞洞相连而达山巅,曰「通天洞」。上可通天,下能达海,这峭壁吸日月精华受造化垂爱,俨然神峰情石,孕育了这株伟大植物。

太姥山龙潭湖(王婷婷 摄)

太姥为女神修行的道场,为神山,为仙山。诸多神仙修行为了快活和永生,而女神度己是为了度人,她把造福众生作为修行的目的,关切的目光注视山下众生,高道授予的九转丹砂之法只能确保她一人飞升,而众生如何祛病强体,如何摆脱贫困!传说把一位女神与一株茶的关系建立于一位仙翁的指点,一个梦。但做梦的机理告诉我们,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她为山下麻疹病孩而忧心如焚,一定经历各种煎迫和忧伤,经过无尽的试验和探寻,筚路蓝缕,苦心孤诣,终于有一天,如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茶)而解之。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故没有无缘无故的神灵,女神是太姥山地区的神农氏、茶之始祖,她种蓝染布,植茶疗疾,都旨在普度众生。
神使她所居住的山洋溢着神性光辉,太姥女神造就了太姥神山,也造就了神山上的茶。一位伟大人物与一株伟大植物的关系就这样被锁定于祛病消灾这样一个人类生存的重大课题,这也是一个永不过时的话题。

太姥奇峰(李步登 摄)

(二)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她日夜履行女神赋予的使命,虽作为一株神山上的茶,却甘于无声无闻,默默奉献,她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和太姥山上的其他茶树一起,只有一个大众化的称呼——「太姥茶」。
她一直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这个人从京城而来,他在朝廷中遭遇了一场变故。那时的朝廷,皇帝醉心于玩乐,市井无赖登上权力的高峰,黠官狡吏扬趾于朝堂之上,他卷入一场「党争」,而后被迫离开朝廷,外放偏远的福建福宁州。明王朝走在末路上,但年轻官员尚有良知和抱负,如何自我疗伤?在这个远离是非的海陬一隅,空气清新,民风淳朴,更有天赐名山一座在州城的近旁。
草木无邪,山水有寄。
那一天,他来到了女神修行之所,拜谒了太姥墓,发出了「谁向中原悲往事,五陵松柏几堪看」的心声。就在他仰天长叹之际,一回头,瞥见了崖壁上的那株茶树。
她已在那儿等了他千百年。

太姥娘娘(林海云 摄)

等待他电闪雷鸣的千年一瞥,等待他一瞥后流连不忍离去的目光,她分明感觉到了他目光中的投契、欣赏和爱抚。
只那么一瞥,她崖壁之上、岩缝之中的遒劲身姿马上击中了他心灵的柔软部位,他感觉这株茶树分明就是自己影子的投射,分明就是他自己。
他想留下来日日陪伴着她,但毕竟身在官场,又不得不时时离去。
他对着她说:「我爱此山难屡至,犹如雪上印飞鸿。」他决定在这儿新建一个馆阁,就叫「鸿雪馆」,他又为茶树近旁的山洞命名,并在洞前的石壁上题刻——「鸿雪洞」,连同他当下的身名——福宁治兵使者熊明遇。
「潦倒年华勤拜石,纵横意气漫衔杯。」太姥山安顿了他不安的灵魂,太姥茶安抚了他焦灼的心绪,消解了他心中的块垒。
他一杯接一杯,怎么也喝不够。
太姥茶成为他心中女神的化身,他给她起了一个世间最美丽的名字——绿雪芽。

绿雪芽原株(林海云 摄)

(三)

「太姥声高绿雪芽。」
自此以后,文人墨客们把她写进了诗里,文里,茶书里。「绿雪芽」的美名还随着游人茶客的足迹走遍大江南北。
但峭壁之上、岩缝之中的她却是孤寂的。
孤寂源自于自身的清高,她与太姥的清风雾岚为伍,与游客们艳羡的目光为伴,接受着造化的恩馈,太姥的恩泽,和山下众生的推崇,但这些都并非她的本意。
与女神的日夜厮守,她明白,一株伟大植物的使命不仅仅只是药用,也不仅仅只活跃在文人墨客的笔墨里、唇齿间;她应该离开女神,走下高崖,走出人们目光的殿堂,走到更广阔的山地田野,走进千家万户,走进众生的日常。
她要做一株平凡的平民茶。高处的伟大是一种伟大,但低处的伟大才是真正的伟大!
她又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这个人就住在山下,他的生活出现了一场变故,因为母亲眼疾,四处求医而致家贫。那个时代,总是容易发生许多变故,不是天灾,就是人祸,如果再有病灾,便雪上加霜。
贫病交加之际,他想到了一个人,不,一位神。
这一天,他终于姗姗而来,他向女神祈求,母亲的眼疾如何才能医治,一家如何才能度过难关,人又如何才能活得强大,不轻易被小小的挫折打倒,而和他一样的乡民们又如何才能过上幸福小康的生活?
又是一个梦!一个伟大的神示!
女神在梦里告诉他——「种绿雪芽可自给!」
当年,女神的一个梦解救山下病孩;这一次,孝子的一个梦自救然后再救更多的人。这位名叫陈焕的小伙子不仅孝顺,而且聪明,他完全领会女神的心意,第二天便把绿雪芽「移植」下山(实为扦插),自家试验栽种成功后向乡亲们推广种植。
「至民国元年,全县产量达十万斤矣!」
漫山遍野的绿雪芽,茶树叶片在太阳的光辉下闪著耀眼的光芒,细看,那些细如银丝的毫毛,正是女神绵密的心思呢。
一株茶,贫苦无助的人心向神明皈依,获得了解救自身的密码。自助者神助,神其实就是他们自己——太姥山区的众生们。

绿雪芽白茶庄园(王婷婷 摄)

(四)

时光在走。
茶的发展,悄然改变着太姥山地区传统的产业结构和经济行为,改变着人们的社会认知和生活方式。绿雪芽实现了走进千家万户的理想,但她想走得更远,太姥山地区之外,一定有一个更加辽阔的世界,她与这个辽阔的世界应当建立什么样的良好关系!而首先是,她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一种茶,才能与这个辽阔的世界建立可持续的良好关系!
绿雪芽走到了当代。他又在等待一个人,一个新时代的茶人。
他生在茶乡,为茶的使命而生,茶成为他的全部生活时,他也已经确定了终身为茶的志愿。
茶有根,认识她的人需要一份寻根的情怀,一双慧眼。那一年,林有希以一笔巨资把已被别人抢注的「绿雪芽」商标揽回福鼎时,绿雪芽也完成了对自身的托付。
缘分的确定就在于要选对那个「对的人」。
那一年,他明确了自己要终身做好绿雪芽的使命。
向女神学习,与一株茶不离不弃。
他的企业确定了以「涵养大地,关爱生命」的发展理念,在太姥山建绿雪芽白茶庄园,设书院以传播太姥茶文化,无比珍惜并精心呵护「绿雪芽」。
他一定意识到,拥有的同时,就是责任的开始。一定意识到,绿雪芽的托付其实就是女神的托付,其实就是太姥山地区众生的托付,也是这个时代的托付。
因为,茶的身后是山,山的身后是神,神的身后是众生,以及众生的幸福。
作为品牌的绿雪芽,其实就是当今时代福鼎白茶振兴行动中的一个代表,一个文化的符号,一个产业的缩影,一批茶人心血的浇铸。
作为茶树的绿雪芽,当年女神用她救众生于病痛时,已在她的身上打下了一个胎记,这个胎记已深深嵌入福鼎白茶的血脉里。
以绿雪芽为代表的福鼎白茶,就是以这个胎记,与这个辽阔的世界建立关系。这个关系里,需要也已经有更多的人为此付出努力,并从中获得回馈与恩泽。
这个胎记有时会随着茶香的氤氲幻化成两个字——大爱。
绿,是自然和健康;雪,是纯净与和谐;芽,是进取与希望。这夺人心魄的茶之魂,在太姥山地区,在神州大地上,乃至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将继续演奏著一曲曲大爱之歌,一部不朽的传奇。
一株伟大植物的不朽传奇!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