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4 月 14th, 2021

【福鼎专刊】灯会 世俗的喜庆

沙埕铁枝闹元宵 廖诗雄 摄

贯之/文

年节刚过,元宵节又至,灯会也随之开始。大年三十这一天,大家都要张挂红灯笼,事前把门窗收拾干净,除旧迎新,好让灯笼挂出喜庆。灯笼圆鼓鼓的,红通通的,周身写有「招财进宝」「福禄寿喜」「吉祥如意」字样,表达民众对新年的美好祈愿。
红灯笼是古代皇宫灯彩演化而来的,宫灯起源于朝廷元宵节张灯习俗,为与民同乐,灯彩也开始流入民间。相传,唐宋时期,灯彩达到了高峰,辛弃疾的词句「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描写灯火璀璨的热闹场景,不知迷倒了多少世间痴情人。
在《三山志》中曾记载,唐代开始有「灯球」习俗,灯球又称燃灯,是官方的民俗活动,放假三日与民同乐。燃灯首先在寺院古刹中张挂,诸如灯球、莲花灯、百花灯。府衙和大户人家,更是张灯结彩,百花齐上,还点燃蜡烛,灯火通明,高楼之间相互映照,可谓争靡斗艳。这还不算,最为壮观的是街上的灯会,人们将所做的纸偶人放在肩头或手上提行,还有民众组成的一支舞狮在不断地戏耍,一条长长的「飞龙」也舞动起来,甚至民间耍杂竞技等活动也上了阵,吸引士民观赏。那时观灯为一时之风俗,往往是街上挤满了人,游人直到通宵还没散去。

店下寺前鱼灯( 冯文喜 摄)

街上有踩街,热闹非凡。府第则在谯门设立「彩山」,即搭架棚台,召集俳优、歌姬,唱起大戏。有志书记载,南宋时期恢复灯彩之俗,然后观灯之风又兴盛起来。古代官方元宵往往讲排场,招集地方官员和一方名士、属僚和乡绅同来观看,在院内立无数的灯炬,招集群姬、杂戏演出,一时士井人员争相观望,并引以为乐。「街头如昼火山红,酒面生鳞锦障风。佳客醉醒春色里,新妆歌舞月明中。」灯会繁华,人们竞相出动游玩,尽现灯会的民俗风华。
早些年,福鼎本地以张挂竹编灯笼为喜庆,民间手工作坊制作以供需求。竹灯笼以细篾作骨架,制成圆桶形,上下留圆洞口,下洞口较小,上洞口较大。外糊具有防水功能的蜡纸,玲珑通明,可见到细篾格子。另外制有一圆饼状小木板,中间钉上铁钉以插烛。张灯时,将红烛点燃放在圆板上,再将灯笼套上,待张挂时提起即可。竹灯笼外写有「喜」「春」「财」或「五子登科」字样,不同节庆或喜庆则使用不同的红灯笼。

游太平灯 (廖诗雄 摄)

现在市场上的花灯各式各样,几乎是从工厂加工引进,制作简易,形式统一,缺少手工制作那种精细,但仍不乏实用与工艺融合之精美。张灯有着修饰门面、营造节日氛围的效果,材料采用电灯昭明,以红、黄颜色为主,具有喜庆色彩。灯形有圆鼓、桶状。灯头配有勾耳,可直接张挂。红庆、民用的灯装饰效果好,在烟花映衬之下,将传统的年味酿造得浓厚而沉醉。
除夕之夜,街上的红庆灯、路灯一直亮着,人们早早地回到家里,吃上年夜饭。家里的灯也是一直亮的,不能熄灭,有「初一至初五每夜寝室燃灯彻晚,名曰岁灯」之俗,是古代岁时习俗之一。古代初一有「贺岁」礼仪,包括沐手备香烛祭祀祖先,然后拜谢长辈,再出访亲友。这几天家里不要扫除,也不要去水井打水,全家大都要吃素食三天或一周时间。初一至初五为放节假时间,做买卖的人也不能贸易。待到初四日,则要备牲礼盒供品祭祀神灵,称为「接神」。这几天里,各设酒肴,亲友递相邀欢,称为「春酒」。
元宵,即正月十五,是一年中的第一个月中,称为「上元」,福鼎有「张灯」风俗。尤其是各大庙宇上演一场灯会,可谓盛况空前。到时张灯结彩,街衢耍杂百戏,燃放花炮。民间艺人早早开始张罗鱼灯、龙灯、马灯,沿街打起来,挨家挨户过去庆贺,并伴以锣鼓之声,喧嚣达旦。元宵灯会从古到今演绎出不知多少故事和盛况,上为帝王将相所热衷,下为黎民百姓所翘望。元宵之夜,往往是悬灯门首,放花炮,各种彩灯游遍街衢,称之为「庆赏元宵」。

跑马灯 (许梦颖 摄)

各大庙宇悬灯习俗由来已久,且传播范围广,意义深,影响大,在沿海乡镇、渔村十分盛行,届时,彩头悬灯、击鼓、开宴,以助神祀,称为「闹灯酒」,自十三夜到二十夜止,历时一周时间。其间有儿童扮成马灯打起「马灯舞」助兴,也有「滚龙舞」「线狮」助兴。并上演社戏庆贺,马灯、龙灯、线狮舞沿街而打,每到一家必进门户,以示庆贺吉祥安康。
其中前岐的马灯舞,又称「竹马」,用竹篾编制成道具「战马」,模拟古战场而操练起舞,具有极观赏效果。马灯表演其「马到成功」的寓意,博得人们的欢迎。在福鼎境内,店下屿前鱼灯、秦屿鱼灯、翁江鱼灯,堪称「三大鱼灯」。那时,「鱼灯打到哪里,那里就有平安」,凡滨海渔村,在春节期间,都会迎来一场打鱼灯,村里头人来迎接,点上香案,燃放喜炮。鱼灯打起来,那阵势舞动了整个村庄,人声一片沸腾,大家都沉浸在朴素、纯真、自然的世俗里。
舞龙灯是元宵灯会的主打,按古代是正月自十二日起,至十七日止,其中因正月十五即「正日」最为热闹。城关各社还醵金设醮,谓之「祈福」,然后摆起桌宴欢饮,为一时之乡风。雍正年间,在县宁泰社建有龙神庙,凡有祈求晴雨之时,都要致祭,志书上有《祭龙神礼》一篇记载礼仪习俗,「上元张灯,庙宇尤甚,」祭龙神时,是要舞龙灯的,以祈求平安吉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福鼎本地龙灯习俗固然与滨海风尚有关系,且缘由也久,主要用于节俗庆典,它的动感演绎具有观赏价值和喜庆色彩,因此,也能博得民众喜爱,且长久不衰。

龙灯

另外,沙埕元宵踩街活动中,还将当地的「板凳龙」参与巡境。双华二月二会亲节的当晚,村民提红灯笼出门,宛如一条「金龙」游行在村中街巷,称为「游太平灯」。秦屿在节庆时沿袭祖上「提灯」习俗,称之为「回族提灯」。福鼎连灯习俗始于清康熙年间,从每年的正月十一到十五,连灯就开始了巡游活动。连灯由几十个成年汉子手持撑杆排成长队,好似一条长龙,十分壮观。
花灯在民间已成为吉祥幸福的指代,是元宵期间的重要民间艺术,以打花灯、跑马灯、鱼灯、各式花灯(宫灯)展等活动为主,伴随有社戏、祭神、灯谜、民间故事、民间艺术,紧密地依伴着各种节日习俗而出现,成为年间春节的一部分。以竹、纸、布等材料制成的鱼灯、龙灯、马灯汇集了民间艺术家的扎制和彩绘技巧。灯会延续了生生不息的民间艺术,是传统习俗的蓦然回首、追寻技艺的一幅幅动人色彩。
街市人头攒动,比肩接踵,洋溢着浓浓的年味。门户早早地张挂红灯笼,春联贴起来,鱼龙舞起来,舞著浓浓深深的年味,直到永远、永远、永远。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