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4 月 13th, 2021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女人與狼狗

佛經裡有個小故事──
有位女人,家庭很幸福,不但生活富裕,先生也很疼愛她。
有一天,她認識了一位年輕人,這年輕人的甜言蜜語使她心動了,兩人發生不正常的感情。後來年輕人對她說:「這樣偷偷摸摸的很不自由,我們乾脆離開家鄉,到新天地建立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家。」女人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就趁先生外出時,拿了家裡所有最值錢的財物,趕到港口與年輕人會合。
年輕人說:「妳先把東西給我,等我運到對岸再回來載妳,要不然被抓到,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女人也認為有理,就天真的把所有財寶交給他,自己留在原地等待。沒想到,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年輕人就這樣一去不回。她又餓又冷,可是不敢回去,實在萬般無奈。
突然,她看到一隻狼狗銜著一隻鳥從她面前跑過去,看得出那隻鳥還在奮力的掙扎著。狼狗跑到水邊,看到水中有一條魚,就把鳥放下,想要去咬魚,結果鳥飛走了,連魚也游走了。
女人看了,忍不住笑說:「這隻狼狗真傻,已有一隻這麼好的鳥,居然放棄而去咬魚,結果鳥和魚都得不到,真是傻啊!」
沒想到狼狗回頭說:「我的傻,只不過是讓我挨一頓餓;妳的傻,卻誤了妳一生!」此時,這愚癡的女人才如夢初醒,懊悔地說:「是啊,我居然為了那種人,放棄愛我的先生及穩定的家庭,毀了自己一生的幸福,這都是貪欲害的啊!」
凡夫總是縱心所欲,雖有短暫的快樂,終究會害了自己。日常生活中難免會遇到一些境界而心動,這時就要趕緊提起正念,化解貪欲,才不會因為一時的迷失而招來無盡的煩惱與折磨。

 

【證嚴法師開示】菩薩十地,難行能行

聽聞佛法,內心起了歡喜,發心立願「甘願做,歡喜受」,這就是「菩薩十地」中的第一地「歡喜地」,也是發大乘心、當菩薩的第一步,亦叫作「初地」。
凡夫無明,反反覆覆,煩惱覆蔽於心,發心容易恆心難,心有垢穢,就容易受境界動搖,使菩薩道停滯不前。「離垢地」就是要常常自我警惕,甘願付出做好事,更要遠離煩惱與人我是非,才能堅持菩薩道。
去除無明、道心堅定,心地沒有黑暗,智慧之光自然啟發,此即「發光地」;這分智慧光明,不僅自照,還要能照人,號召大眾同發菩提心、同行菩薩道,成就無量無數好事,這就是「焰慧地」。
「難勝地」意指菩薩道上善惡拔河,要堅持克服困難、難行能行,不讓現實境界影響永恆的目標;當困難被超越後,所面對的就是平坦的道路,此即「現前地」;對準方向、不受周圍風光引誘而懈怠,加緊腳步往前行,則為「遠行地」。
能得殊勝因緣,發心力行菩薩道,要道心堅定、不為煩惱所動,此為「不動地」;方向正確、道路平坦,更要精進福慧雙修——「福」來自善,為善要殷勤,要把愛化為建設性的力量,入群度眾而得智「慧」,此為「善慧地」。
登十地的菩薩雖然周圍境界無礙,卻還是帶著少許的無明,如雲霧般遮住己心;第十「法雲地」就是以智慧之「法」,撥「雲」見日,遍注甘露,滋潤人心,使煩惱盡除。
菩薩道看似遙遠,只要有心起而力行,總有到達的一天。期待人人步步踏實、精進不鬆懈,以清淨智慧、無私大愛,喚醒慈悲、善良本性,才能登上十地圓滿的境界。

為心靈加一點白、除一點黑
◎作者:靜涵

〈春分〉
斗指壬為春分,約行周天,南北兩半球晝夜均分,又當春之半,故名春分。

春分的「分」,是過了一半的意思。《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篇》:「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
歐陽修詩文:「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說明此時正是農家最忙時節,也是春暖花開佳期。
臺灣的春分時節,是國蘭盛開的季節;國蘭也稱「報歲蘭」,每年春節開花,到了春分正是花期最盛時,風雅人士競相以賞蘭為樂。
我喜歡用手機拍下生活的點點滴滴,晨曦、白雲、一草一物……無不記錄了自己清修路上的足跡。有一天,在精舍看見天上白雲、烏雲各占一方,有如春分時節,晝夜平分;雲層相互拉扯,有如人心善惡拔河,是對是錯,誰是誰非,都只在彼此的一念心。
在菩薩道上修行,有坎坷、有順境,心靈的瞬息萬變,無不都是修心的過程與修身的提醒……

不曉得是自己的邏輯性不強,還是凡事「憑感覺」思考,有時候發覺自己與別人的想法總是不太一樣,所以在人多的場合,通常會選擇沉默,聆聽就好。
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會因各自的背景、個性或所處的立場而有所不同;對與錯,有時沒有標準答案。
就如聞法,因應每一個人的根機不同,所吸收及理解的也不盡相同。上人在晨語開示期許大家,要將佛法印刻在心版;只要能將法運用在生活中、入群無礙,那就是妙法!
在我的感覺中,聞法如同畫畫,第一次聽聞,輕輕勾畫出簡單線條;重複聆聽,輪廓更加清晰;再重複細聽、繼續吸收,就可以描畫出一幅幅海山一線、星夜晨曦的心靈美景。
從小我就喜歡拿著色筆畫東畫西,很享受畫畫的時候,心專注筆尖,看著顏料與紙面接觸,可以忘記所有不開心。
雖然沒有上過正式的美術課程,小學被老師挑選為學校走廊的壁報上色;中學三年級參加了全校海報設計比賽,打敗高年級的學長學姊,獲得冠軍。
有一次美術課要完成顏色漸變的功課,我將紅橙黃綠青藍紫的彩虹七色,用水彩畫在不同的方格內,成為一直線,然後在直線的上下方格內,加上一點一點黑、或一點一點白,畫出一格格從淺到深的漸變顏色。那次在外婆的陪伴引導下,我用心完成了滿意的作品,還拿得高分,至今難忘。
七彩的原色就像人的本性——無法照顧好自己的心,無明習氣愈積愈多,深垢無從清洗,就會為心靈添加一點一點黑;如果能夠啟發人心美善,每天增添一點白,就能慢慢回歸心靈清淨無染的真如本色。
黑白隔一線,善惡一念間;期待自己每天為心靈多加一點白、去除一點黑,轉惡為善。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我們在臺灣真的很幸福,風調雨順、四季如春,真的是一個福地。但是在臺灣之外,還有很多落後、窮困的國家,真的很需要去幫助。有人說:「把臺灣照顧好就好,為什麼還要去救濟其他的國家?」
人總是要尊重生命,愛是不應該有國界,不應該分種族的。何況,佛陀的教育是要我們「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無緣大慈」就是跟我們無緣無故的人,也要給他快樂、平安。跟我們無親無戚,不認識的人,他們的痛苦,我們也當成自己的痛苦。
佛陀教導我們「人傷我痛,人苦我悲」。「人傷我痛」就是「同體大悲」;「人苦我悲」就是「無緣大慈」。傷在別人的身上,疼在我的心裡;苦在別人的生活,悲憫在我的心裡。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