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9 月 25th, 2021

持续陪伴家属走过心灵的黑暗-颜博文(慈济慈善基金会执行长)

「我只有这个女儿啊!」一位单亲妈妈,面对唯一的女儿在「0402台铁408次太鲁阁号事故」中罹难,伤心欲绝。志工陪着她,我也在,但是当听到这位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我瞬间转头,以免我情绪失控,因为我也只有一个女儿,那样的痛,怎么能承受!
回想起太鲁阁号火车事故发生的当下,我正在会议中,从手机看到新闻报导只有几个人受伤,感觉这场事故并不严重,当下没有马上结束会议;之后看到报导死伤人数愈来愈多,发觉事态严重,才提早结束会议。
一回到办公室,所有主管与同仁已经成立「救灾协调总指挥中心」,正在聚集热切讨论如何调度与安排;当下我才知道,已经有主管与同仁联系志工,往事故现场集结。第一时间,大家不只是等待动员,都是自发性地行动。
我们很快地在仁水、崇德、新城,以及殡仪馆等几个地点都设置服务点,协调志工进驻,就近提供搜救人员物资,也第一时间关怀伤者和家属。事故现场,慈济有足够人力陪伴家属、协调物资,包括热食便当、各种饮料等,提供给家属、警察、搜救人员,以及所有参与援助工作的人员使用。


那几天天气很热,却没有影响志工自发地投入,很多志工在参与援助的当下,其实自己本身也是控制不住,甚至有些人中暑或昏倒,经过治疗恢复后,又起来继续投入关怀;也有志工看到因火车撞击而导致大体不全、血肉模糊的景象,心里受到很大的冲击,不舍而频频流泪,但在擦干眼泪之后,仍是继续陪伴伤者和家属,给予关怀和无差别的爱;也有些人是面对这么多伤亡,心中非常悲伤,哭过以后,眼泪擦干,又继续投入关怀的行动。
四月五日一早,我再次到仁水事故现场,等待着要送最后一位罹难者最后的一程。下午过一点,花莲县长徐榛蔚邀请慈济进入管制区,在隧道口列队助念,等待大体移出。但搜救进度仍是落后,站在不平的路面、海风吹着沙尘,大家没有午餐、没有喝水,现场还逸散著浓浓的气味,我们静静地站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到三点十二分,大体在所有人合十唱诵〈大爱无边〉佛号声中,缓缓移出。
媒体朋友非常自律,摄影镜头全数转向,全程不拍摄以表达对往生者的哀悼之意。大体上车后,车子响了一声长鸣,象征搜救任务结束,现场所有人恭敬地向大体鞠躬、敬礼,这一分对往生者虔诚的恭敬致意,令我深受感动。
我在殡仪馆关怀家属时,也看到一位犯罪被害人保护协会的人,她是慈济辅导的毕业生,陪着许多家属认尸,反复看着罹难者的照片与大体,也数度忍不住跑出帐棚,需要纾泄一下她的情绪,那样的画面和感受,即使是专业人士,对于身心灵来说也是很大的冲击。
我想,对于灾后的心灵工程,就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我们协助进行心理咨商辅导;身体上需要的话,不管是受难者或救难者,现场也有中医师进驻,提供拔罐和针灸治疗,让他们可以舒缓压力。


即使现场搜救已经告一段落,后续的身心治疗和抚平伤痛还有一段漫长的路,慈济会陪着大家走过。伤者、亡者与家属,我们都陪伴与记录,包括台东、高雄、台中、桃园等地,我们联络各个县市的慈济志工与社工,接续访视与关怀。
人生无常,遇到重大灾害事故,如果有信仰的支持,我想是比较能够提升心理的稳定性。证严上人今年一直跟我们提醒「大哉教育」,发生重大灾难,我们有没有得到省思?有没有得到教育的机会?我们平常应该做些什么事情,以能够避免这样的灾难发生?
惊世灾难,要有警世的觉悟。灾难事件终会结束,但家属的心理创伤需要长期关怀与陪伴,慈济从每一次的灾难中学习敬天爱地,也会持续陪伴家属走过心灵的黑暗,看见明天的光亮。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