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30th, 2020

【閩台走親】寧德古田

【古田縣概況】

古田縣,福建省寧德市下轄縣,位於閩東北部,境域面積2385.2平方公里。唐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建縣,素有「水電之鄉」、「華僑之鄉」、「食用菌之鄉」之稱。古田縣食用菌產量居世界第一,出口量為大陸之冠;水利資源人均佔有量居大陸之首,古田溪水電站為大陸第一個地下電站。合福高速鐵路、外福鐵路、京台高速公路、316國道公路縱橫境內,閩江航道有34千米。
古田縣境內耕地3.00萬公頃,林地22.53萬公頃,林木蓄積量337.9萬立方米,毛竹2016.6萬根,森林覆蓋率61.4%。經濟來源主要有旅遊、食用菌、石材、水電、製藥、鉬礦、油柰、馬蹄筍。
古田臨水宮是供奉「陸上女神」臨水夫人陳靖姑的祖廟,距今已有1200多年歷史,是分佈海內外各地臨水宮的祖殿。海內外公認的「順天聖母」陳靖姑的信徒數以萬計,主要分佈在閩浙、台灣和東南亞地區,近年來,到古田臨水宮的朝聖者和旅遊者絡繹不絕。
省級風景名勝區古田翠屏湖位於縣城東郊,距城區3公里。1958年,國家在此興建「一五」計劃重點工程、全國第一座地下水電站——古田溪水電站,築起長412米、高71米的大壩蓄水,淹沒了逾千年歷史的古田舊縣城,形成了水域面積達37.1平方公里、蓄水量為6.41億立方米的福建第一大人工淡水湖。因湖背靠翠屏山,遂名「翠屏湖」。

翠屏湖是福建省皮划艇和賽艇隊訓練基地2
翠屏湖是福建省皮划艇和賽艇隊訓練基地

 

敕賜臨水宮
敕賜臨水宮
陳靖姑雕像
陳靖姑雕像

【神明信仰】閩台「陸上女神」

在閩台民間信仰中,一向有「海上媽祖,陸上陳靖姑」的說法,這兩位相映成輝的女神成為閩台一大文化景觀。陳靖姑信俗文化與媽祖信俗文化一樣歷史悠久、影響廣泛。仲夏的一天,「閩台走親鄉鎮行」記者一行來到了祀典陳靖姑的祖廟——古田臨水宮,傾聽「陸上女神」的故事。
古田臨水宮坐落在古田縣大橋鎮,距縣城30公里。這是一座風格別緻的仿唐代宮殿建築,始建於唐貞元八年(公元792年),後經元明清歷代重修擴建,至今已有1200多年歷史,是分佈海內外各地臨水宮的祖廟。此宮依山而建,紅牆綠瓦,參差錯落,氣勢恢宏;與周圍層巒疊嶂遙相映照,雄偉壯觀。2008年被列入首批國家級涉台文物保護工程。同年,古田臨水宮陳靖姑信俗被國務院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傳說陳靖姑是唐末(一說五代)女巫,出生於福州下渡,14歲赴閭山學法於許真君,後嫁古田人劉杞,24歲那年福州大旱,她乃脫胎祈雨,在閩江上做法。長坑鬼和蛇妖乘機暗算她,閭山真人忙派出王楊兩位太保救護,他們從半空中扔下兩雙草鞋,變成四隻水鴨,叼住草蓆免於沉淪。陳靖姑祈得甘霖後去世,死後成神。民眾感其恩德,建殿崇祀。歷代帝王加封敕賜,五代閩王賜予三十六宮婆,樹碑紀念;南宋淳佑年間,理宗帝追賜為「慈靖夫人」,賜額「順懿」;清雍正年間,皇封「天仙聖母」;乾隆年間,皇封賜其為「太后」,咸豐年間皇封「順天聖母」。閩東人稱陳靖姑和金蘭姐妹林九娘、李三娘為「三奶夫人」(陳大奶、林九奶和李三奶),以陳靖姑為核心信仰的閭山教派,又稱三奶派、夫人教。

兩度巡遊台灣的陳靖姑金身
兩度巡遊台灣的陳靖姑金身
古田臨水宮正殿供奉著三奶夫人神像
古田臨水宮正殿供奉著三奶夫人神像

「陸上女神」陳靖姑與「海上女神」媽祖一樣,廣受台灣民眾崇拜。台灣島內主祀陳靖姑的宮廟有400多座,配祀陳靖姑的寺廟有3000多座,信眾達近千萬之多。台灣最早的臨水夫人廟出現在清乾隆年間的台南寧南坊。
1999年,台灣成立了順天聖母協會,這之後就開始與古田臨水宮一起籌劃臨水夫人金身巡遊台灣活動。古田臨水宮主持黃光輝道長告訴記者:「台灣順天聖母協會第三任理事長來這里許過願望,說一定要把我們的金身請到台灣去做客。2009年夢想成真,終於成行,大陸過去了437人。」
2009年10月23日至11月3日,前後十二天,古田臨水宮順天聖母陳靖姑金身巡遊台灣活動獲得巨大成功,取得轟動效應,在兩岸社會各界產生強烈反響。黃光輝說:「我們兩邊為這個活動籌備了一年多,做得很圓滿。到了台灣,台灣的一眾高層領導人都來迎接臨水夫人金身,每到一個廟,活動都做得很熱鬧!他們很虔誠啊,有的流眼淚、有的跪在那裡、有的往娘娘神座底下爬過去。我很感動!」
這次活動規模之大、範圍之廣、層次之高、影響之深,為古台文化交流史上前所未有,受到了台灣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和高度評價,提高了陳靖姑信俗的世界影響力。五年之後,2014年,臨水夫人金身二度從北至南巡遊台灣。「第二次是2014年,當時的新北市長朱立倫在碼頭一直等著迎接臨水夫人。儀式做得很熱鬧,腰鼓隊、武術隊等很多隊伍聚集在碼頭上。我們還敲起『和平之鍾』,他敲一下、我敲一下。我想這對於加深兩岸感情有很大的意義。」黃光輝回憶道。

古田臨水宮主持黃光輝道長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古田臨水宮主持黃光輝道長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自1999年台灣順天聖母協會成立後,協會成員宮廟每年都輪流負責組團到古田臨水宮進香謁祖。臨水夫人用她的慈愛和神奇,在海峽兩岸架起了一座溝通鄉情、鑄造和平的橋樑。「千年臨水」有神韻,韻在千年不衰的宮廟裡,韻在星星點點的香火裡,韻在兩岸代代相傳的信仰裡……

銀耳房
銀耳房

【今日古田】銀耳傳奇 從乾貨到鮮品的華麗變身

寧德市古田縣,「中國食用菌之都」,全縣70%勞力從事食用菌產供銷活動,70%農業總產值來源食用菌生產,70%農民現金收入來自食用菌產業。而在各種食用菌裡面,最出名的就是古田銀耳。古田縣是大陸袋栽銀耳的發源地和主產區,是中國馳名商標「古田銀耳」原產地域、 目前大陸最大的銀耳商品化生產基地。
2015年,古田銀耳產量33.5萬噸,佔大陸的九成以上,種植規模、產量、產值、出口量均居大陸首位,佔據了大陸市場的絕大多數份額,並遠銷日本、東南亞、歐洲、美洲、大洋洲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銀耳鮮品
銀耳鮮品

說到銀耳,大部分人腦海中浮現的就是超市裡乾貨區微黃色、皺巴巴的銀耳烘乾品,似乎它理所當然長那個樣子,那你知道它被烘乾前的模樣嗎?你也許會說,「是不是把它放在水裡浸泡之後伸展開的樣子?」我會告訴你:是,也不是,因為泡開的銀耳沒有鮮銀耳那麼飽滿Q彈、透嫩可人。
鄭仁江,古田縣江悅果蔬專業合作社經理,一位腦袋靈光的「銀耳三代」,父輩們種出的銀耳到他手裡價格翻了幾番,憑什麼呢?憑他送到客戶手裡的是鮮品,而不是乾貨。
「在網上看到成都那邊有人在賣新鮮銀耳,我們就組了一個團隊,專門針對新鮮銀耳做開發,做各種模擬試驗,比如盒子要怎麼設計才保證運輸過程中不會左右搖擺,產生質量問題。幾次嘗試之後發現,三個菌瓣配個冰袋剛好一盒,得到顧客比較好的認可。」鄭仁江說,「在盈利空間上,新鮮銀耳比烘乾銀耳確實大一些。原先一個菌瓣只能賺兩塊錢左右,現在可以在原產值上翻番,附加值多很多。」
鄭仁江告訴記者,銀耳鮮品生意做得成,多虧了高速公路開通:「新鮮的菇有個特點,對時間的要求很高,如果在運輸上耽誤了,就會產生品質問題。去年年底,途經古田的京台建閩高速開通之後,發出去的鮮菇質量都得到了認可。沒有高速的開通,新鮮銀耳就走不出古田。」
除了高速的開通,事業成功的另一個重要跳板是「幾位老師傅對銀耳產業的巨大貢獻」。鄭仁江口中的「老師傅」,是以姚錦土為代表的幾位傑出農民。正是他們對銀耳栽培一輩子孜孜不倦的探索、數次技術革新——從「原木自然引種法」到「段木打穴接種栽培」,再到「瓶栽銀耳」、「袋栽銀耳」、「棉籽殼栽培銀耳」,這一滋陰潤肺、養顏補腎的保健佳品才能大規模生產,走入尋常百姓家,而非專屬權貴人士的稀罕物。

江悅果蔬專業合作社經理鄭仁江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江悅果蔬專業合作社經理鄭仁江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古田縣食用菌協會會長劉世飛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古田縣食用菌協會會長劉世飛接受海峽之聲記者採訪

考慮到祖輩傳統栽種銀耳的方式有待發展,鄭仁江於2012年結束了打工生活,回鄉創業。投資了三十幾萬,第二年就賺回來了。2013年之後,他每年都擴張廠房、擴大投資,一直到2015年上半年,想到在銷售上下功夫。「看到新鮮銀耳只能賣3、4天,就想把村民的新鮮資源全部整合起來,不間斷地供給客戶。」 鄭仁江說,「現在有223戶農民幫著我種銀耳,通過我的渠道,使他們的產品增加了很多附加值。比如,一個菌瓣以前賣4塊多,我給他們的收購價是5塊,純利潤起點在5毛以上。一個菇房5000個菌瓣,也就是說,一個菇房的純利潤可以提升2500元。」
現如今,新鮮銀耳的客戶主要集中在江浙,有的人買來食用,有的人買來欣賞。他說,大多數人目前對銀耳鮮品還不熟悉,他正在加大力度做推廣,相信在未來,新鮮銀耳的市場是很大的!記者問他,現在鮮品的銷售量占總量的多少?他回答說,十分之一,但未來一定會越來越高:「我現在在淘寶上做零售,在阿里巴巴上做批發,也有到北上廣開實體店。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觸及面還不夠。目前的想法是,讓更多電商、微商成為分銷商,把我們的產品往更廣闊的市場推廣。」

裡村
裡村

【古田與台灣】「社區營造」創建美好新農村

潺潺的小溪、爛漫的山花、古樸的廊橋、綠油油的梯田……六月底,「閩台走親鄉鎮行」記者一行走進古田縣鳳都鎮際面村,看到一幅美麗的新農村畫卷徐徐鋪展,這一切都歸功於一個新穎的理念——社區營造。
2015年10月,在古田縣旅遊局牽頭引導下,縣裡幾個村落與台灣朝陽科技大學簽訂《社區營造旅遊點規劃咨詢與培訓計劃委託合約》,按照合約要求,台灣朝陽科技大學派駐四名專業導師入駐村裡,以人、文、地、產、景五個維度為抓手,指導村落進行全方位營造。
「社區營造涵蓋的內容很多,最重要的是引導民眾參與社區事務,變以往『要村民做』為村民『我要做』。」導師之一的陳鯤生表示,社區營造具體指的是居住在同一地理範圍內的居民,持續以集體的行動來處理其共同面對社區的生活議題,並在解決問題的同時創造共同的生活福祉,以此促進居民彼此之間以及居民與社區環境之間建立緊密的社會聯繫的過程。

裡村
裡村

雖然是一項「為大家好」的事業,可因為村民們沒看到可觀撥款,只看到幾個導師進進出出,頗感失望,起步很是艱難。因此,開展農村的社區營造工作,第一步就是要給村民表達意見的機會,讓村民說出想法,讓村民發現「好處」。陳鯤生和他的團隊牢牢把握這一關鍵,從激發村民自發自覺入手,開展了系統的社區營造課程,深入每家每戶,與村民們談感受、說發展,給村民們出「致富」主意,在村裡培訓鄉村旅遊人才。
這半年多來,陳鯤生和他的團隊一直駐紮在這幾個村子,日以繼夜開展工作。「要輔導一個地方,我如果不比村民更認識這個地方,是沒有辦法帶教他們的。縣委書記謝再春請我們來的時候,跟我講了一句話,他希望美麗鄉村能夠被激活,變成真正的美麗鄉村。我保證實現我的允諾。」 陳鯤生說,第一步是不斷地溝通,「所謂不斷溝通,是沒日沒夜地聊天,白天像我們這樣聊天,晚上通通集中授課。」
陳鯤生告訴村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村的環境改善,清除河道垃圾。他沒想到,做通思想工作後,村裡的人通通出動了,連續干了四天,不僅清理了垃圾,連帶著溪面也拓寬了,避免了汛期大水氾濫。

閩台社區營造育成中心講師陳秀柑、陳鯤生
閩台社區營造育成中心講師陳秀柑、陳鯤生

緊接著,他帶著村民一起「做夢」,從食、買、玩、賞、習五方面繪製鄉村的旅遊規劃:「我和他們說,機會就在這裡。遊客來的時候要吃東西,我們成立烘焙組,創造具有獨特性的點心;創收還要考慮有什麼東西可以賣給遊客,我們可以提供竹藝和『村飲』,用當地的草藥和水果做調配;遊客來這邊還要玩,根據古老的在地故事,去設計一套通關遊戲;還有『看』,這就需要造景,溪流和古民居雖然很棒,但同質性太高,我幫他們搞『大地藝術』,設計出幾個點讓大家拍照。」
樸素願景活化了老弱的村莊,讓山民的生命之光再次閃耀,木匠、泥水工、手藝人一個個像金庸筆下的「掃地僧」一樣從默默無聞到光環閃耀。原本,他們只是留守在山村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些人甚至身有殘疾、悲觀頹喪,可現在,他們蓋房的蓋房、裝修的裝修、做工藝品的做工藝品,臉上洋溢著生命價值實現的喜悅和對幸福未來的憧憬。
村裡一位剛退伍回來的年輕人李辰曦看到台灣團隊給山村和鄉民帶來的改變,不著急出外找工作了,而是想著多向「陳老師」學習,成為一名社區規劃師。「我的想法就是不讓村子消失,把村子建設得各家各戶各有特色,大家在村子裡就有工作,不用往外走了。」他說,「老師過來這邊很辛苦,年紀這麼大,非常無私。我覺得我們可以自己活化這個村子,有自己的產業,把資源的功能發揮起來,自產自足,做成這樣一個村子就好了。」
陳鯤生告訴記者,現如今村民們已經瞭解到社區營造的精神內涵是志願服務:「他們現在懂了這個,跟我說他們不要錢,要拿收入的錢再接著建設鄉村。村民有志工精神,社區營造才能永續經營。書記、縣長、副縣長他們都進來看,短短時間有這樣的改變,都非常感動,希望我們的經驗能給別的社區以示範。」

裡村一位語言障礙者正在製作手工藝品
裡村一位語言障礙者正在製作手工藝品
裡村一位語言障礙者手工製作的流水竹筒
裡村一位語言障礙者手工製作的流水竹筒

經過這半年來博感情的交流,陳鯤生融入了村民的生活圈,大家願意和他講真話,講出內心的疑慮與不安。「我和他們講,你們不要再把我當台灣人,我也是村裡人。我們不分階層,叫我一聲『老師』就好,座位不要擺在上面,我要和大家坐在一起。我原來不抽煙,但為了和他們談事情,遞根煙來我也抽。」陳鯤生說,「十一之前,我會帶我太太過來,讓她看看這一陣子我到底在忙些什麼,順便也帶她認識這邊的朋友。我通過微信和家裡通話的時候,大家都在打招呼,那種感覺很好。」
陳鯤生說,他內心裡很感激台灣朝陽科技大學的陳茂祥教授把他帶到古田:「陳茂祥教授把我帶到這邊,給我一個全新的舞台,一張白紙。我把在台灣二十年的經驗集合起來,在這邊有個舞台可以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