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5 月 9th, 2021

僑鄉新花農逐夢茉莉花田

林閩英在沖泡自家的茶產品。

【本報綜合報導】知名僑鄉福州市長樂區黃石村,上世紀村民赴美務工成潮。位於該村的新閩茶葉有限公司董事長林閩英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說,「家裡的茉莉花田到丈夫林永光手中,已經第四代了,我們從未想過離開。」
清明前後,福建進入採茶季,林閩英和丈夫林永光也開始「往山裡跑」了。從東南沿海的寧德市上行,探尋福安大白、福鼎大毫,再到屏南小種紅茶,最後進入武夷山桐木關,這是正山小種的發源地。
2014年,為了解決茉莉花產能過剩,夫妻倆決定從花農轉型到茶農。2020年,茉莉花產量20萬斤,茉莉花茶8000多斤,總產值可達1200多萬元人民幣。
夫婦倆一路尋茶一路交朋友,「拜訪每一處茶園」,「結交每一位茶農」,他們把這條路線稱為自己的「茶馬新道」,既充滿商機,也充滿愉悅。林閩英對記者笑說,從種花到尋茶,藝有區分,務農的本真卻不變,「茉莉花茶,本來就是葉子與花的相遇,是春天的味道」。

林永光、林閩英夫婦學製茶。

林閩英做花茶,充滿創新精神。傳統茉莉花茶的茶葉取自福州周邊的北峰、閩侯、羅源等地,她卻將眼光投向閩東、閩北;大宗茉莉花茶以烘青綠茶為主要原料,形似珍珠的「龍珠」是其中經典之作,而她則在「龍珠」之外,另闢蹊徑專工「茉莉紅茶」。
來自福鼎的毫針,窨上福州茉莉花的冰糖甜,林閩英的茉莉花茶品牌「絕代芳華」名聲鵲起;而居於中端價位的茉莉紅茶,則成為市場寵兒。林閩英總結了一套茶經:「白茶價格每年都在漲,成本變高了,高端茶得量少做精;紅茶在北方市場十分歡迎,可以加大投入。」
近年來,林閩英成立專業合作社,開設「茉莉學堂」,通過實施福州市婦聯「姐妹鄉伴」公益項目,探索鄉村振興的「茉莉樣本」。

茉莉學堂挖掘普及茉莉花文化。

37歲的黃石村民陳惠琴告訴記者,過去婦女們聚在茉莉花田里聊的都是家長裡短,現在討論的都很「高大上」,包括村裡修建的木棧道要不要繞過一棵古樹,巾幗志願者在村裡除了大掃除還能幹什麼,如何讓小孩子們真正懂得茉莉和黃石的歷史。
在家公林萬菊看來,林閩英這輩新花農最大的「變」,在於「會算成本」「思路打得開」;「不變」,則在於「對土地有感情,對茉莉花有感情」。
林萬菊76歲,茉莉花種了45年。在他手上,田里種著茉莉,田埂上搭著棚子種蘑菇。稻米的稻草搓成草繩,是農家好用的農具;新鮮稻稈種蘑菇,漚下來的腐土則培回田里增肥。
「蘑菇發酵土種茉莉,根系最發達,茉莉才更香。」林閩英指著閩江入海口的方向笑說,「正因這股海風吹進來,福州茉莉花才有了這冰糖味甘甜清香的香味。」
2014年,福州茉莉花種植與茶文化系統入選「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第一個評選點即是在林萬菊這片茉莉花田上,老林的堅持得到聯合國專家的認可。
如今,林永光、林閩英夫婦已值不惑之年,茉莉花種植基地面積擴增到380畝,成為全國單戶種植面積最大。福州花農在耕種中「天人合一」哲學思想、樸素的循環農業實踐,在這片茉莉花田里依舊得到保留。
如今,林閩英在農業專家幫助下,用分子技術破解福州茉莉花的甜度和芬芳度,將進軍茉莉花香業和美體美容業。
「一旦跳出茉莉花單一種植的限制,用文旅概念對接農業發展,舞台就很大了。」林閩英說,目前長樂多個鄉村共同規劃研學營路線,「福州茉莉花可為長樂的鄉村振興賦彩」。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