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7 月 28th, 2021

看见这群「76行者」修复的修行之路

76行者修复团队目送罹难者离开。

0402台铁408次太鲁阁号事故造成49人罹难,多个家庭因此意外,骤然失去亲人,在花莲市立殡仪馆,包含检警单位、法扶、犯罪被害人保护协会、还有殡葬业者、民间宗教团体等进驻关怀罹难者家属,其中,「76行者遗体美容修复团队」从4月2日事故发生后进驻花莲市立殡仪馆,直到4月14日为所有罹难者修补。总召陈修将说:「我们是在为家属修补悲伤。」
「76行者」以2014年7月发生的澎湖空难及高雄气爆,修复师服务的罹难者总和为名,总召陈修将表示,来自全台各地的修复师是这两起事件而结合的,因此就用总和数字起名,另一个象征是:我们希望透过这些「天行者」砥砺自己,这也是修行。当时我们只有27人,现在我们有300多位成员。
陈修将说,一开始没有专门的师资,我们就去找外科医师、彩妆师等学习,不断累积经验,把所学融会贯通,运用在遗体修复上。
陈修将指出,这次动员共100多人次,「一个人次」也有从4月2日开始到最后一天,也有的是进行3到5天后离开一下处理个人事情,再赶回。团队都是自费自假过来,因此难免中途需处理个人工作或家里的事情。陈修将说:我们平常都有自己的工作,参加修复工作都是专程请假、排开工作来帮忙。
遗体修复包含清洗、缝合、重建、化妆等流程,这些修复师来自各行各业,三分之二是殡葬业者,有的来自警员、义消、保险业、资讯业等。陈修将表示,欢迎各界加入,一开始需要了解殡葬的流程,包含礼仪规划等,然后他们会进行教育训练。

76行者修复团队送罹难者离开。

陈修将指出,报名修复师可以不需要相关技术或经验,唯一条件就是:心态正确。进到这个行业需要进行访谈,了解是否有跟团队的核心理念相符。「我们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工作,是为了服务而服务,心态要正确,我们不消费亡者或家属,希望加入的人不要有自己的其他目的,只要有回馈社会的心。」
「76行者」属于中华民国葬仪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的组织之一,所有殡葬业者都需要加入公会,理事长李濂淞除了带领公会在这次事故中协助家属,住在台东的他,2018年普悠玛事件在台东殡仪馆为罹难者设立追思灵堂。
全国联合会理事长李濂淞指出,有重大事故时,看到新闻就会主动联络各县市理事长,了解是否有需协助,之后全国联合会联络重大灾难事故主席判断需求与动员人数,再号召全台殡葬人员,有需要修复团队就会联系「76行者」。
理事长李濂淞表示,很感恩来自全台的团队成员愿意来帮忙。当我们发现死亡并不是那么可怕,我们让亡者变得尊严,修复全程都是免费,成员都是来当志工,联合会最多提供一点材料费,甚至初期「76行者」连住宿都是自掏腰包。
因为知道艰苦人处理后事的无助,李濂淞经常协助贫苦家属处理后事,李濂淞的女儿在5岁罹罕见疾病,曾在慈济医院进行治疗,台东慈济志工定期到家中关怀并提供医疗补助,「医师很好,师姊也来我们家关怀,让我不要担心费用,虽然我的女儿去当小天使了,但至少因为慈济,让他多活好几年。」(口述:李濂淞、陈修将/撰文:陈谊谦/照片:76行者、陈谊谦提供)


「76行者」都称王薇君为姑姑,他细心照料与陪伴成员。

以修复师为志向 76行者直面伤痛
担任「76行者」修复师最需要的就是「同理心」,许多修复师是因为自己曾经痛过,所以进到这个志业。总召陈修将说,也有罹难家属经过我们陪同走过伤痛、面对、理解,事件之后加入「76行者」。
修复师王有意先生18岁就加入该县市救难协会迄今,41岁的他从事殡葬工作11年,是在「0206台南震灾」投入时,认识了「修复师」这个工作,才加入行列,这次太太、读高中的小孩也有来帮忙。
0402台铁太鲁阁事件,王有意印象最深刻的是同样来自桃园的4岁小妹妹,王有意在修复时,对小妹妹说:「你要乖乖的,叔叔赶快让你回家。」讲到此,王有意哽咽:「看到小孩这样…每一个人(罹难者)都这样,大家是有家庭的,不希望一个小孩生命才刚开始,就这样…」
王有意说,做修复对眼睛、腰很伤,但比不过伤心,做这个工作需要压制自己情绪,我们只能互相调解心情。王有意表示,自己会持续秉持这样的服务信念,但是,不希望再有这样的机会出现在事故现场。
从事殡葬工作约11年的孙晓易小姐,修复师们称他「学姊」,从2014年澎湖空难那年加入修复师行列,迄今约7年,会加入殡葬业是因为当时20多岁的弟弟意外往生,遗体需要修复,当时找了修复团队,但修复结果不如预期、甚至觉得不理想、不是记忆中的弟弟,才踏入殡葬业。
这次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修复最久的罹难者,孙晓易:我们一直希望能找到对方最重要的部位─脸部,我们都很希望脸部能被找回来。某一天修复伙伴生日为此许愿,大约半小时就找到了,「我们等待了一晚的脸部,我们希望能将他们(遗体部位)都找到。」
那一天是4月5日,也是邱柏森的生日,他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过生日,「76行者」发言人王薇君指出,因为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就希望能缓和一下大家的压力,于是就准备蛋糕,没有唱歌地祝福。
邱柏森回忆当时许的愿望:「希望这次的罹难者都能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可以完整地回家、放下心中的罣碍,尽全力帮他们不要留下遗憾。」团队细心进行修复,王薇君哽咽表示,他的家人距离3公尺一看到就说:「这就是我们家的孩子,一看就是我们家的孩子。」
王薇君在这次担任发言人,数次在受访时哽咽,她是中华民国儿童权益促进协会的创办人及理事长,会成立这个协会,以及加入「76行者」,来自将近10年前的一段恸…
2011年,一则新闻震惊社会,2岁男童被虐、喂毒致死后送到医院。男童的姑姑王薇君走出悲痛、走出家庭主妇身份,尽管不懂法律,毅然成立「中华民国儿童权益促进协会」,保护儿童、无偿为受虐儿童及家属发声,全年无休。在重大事故发生后,安抚、陪伴被害者家属。
王薇君曾获义行奖,去年(2020年)获得2020最感人工作贡献奖致词时提到:感谢这个奖,让我获得从业以来第一份薪水。王薇君表示,很感谢当年在医院的时候,慈济人在医院给予的陪伴,我也希望自己也能帮助其他被害人家属。(口述:王薇君、陈修将、孙晓易、王有意、邱柏森/撰文:陈谊谦/照片:76行者、陈谊谦提供)


「76行者」的训练过程会用「视逝如亲」的理念,为所有亡者修复遗体。

修复师陈修将的「视逝如亲」
「76行者」总召陈修将2011年在太太邀约下踏入殡葬业,有一天,同事的家人、也是太太的同学的父亲出车祸,因为是认识的人,对于这样有损伤的遗体心有戚戚,特别想要帮忙。
陈修将说:当时是殡葬菜鸟,请一些老师傅,我们都称「土公仔」(闽语),他们可能用的方式比较粗鲁、不尊重亡者,我们想要帮忙,却被说不要帮倒忙,从清洗、缝合、穿衣,从头到尾我就安静地看。我不断自问:「如果躺在那里的是我的亲属、甚至我自己,我愿意这样被对待吗答案当然不愿意,因此我想把这方面的技术学好,我不愿意再看到有亡者被这样不尊重的对待。
陈修将从此踏入修复师工作,投入2014澎湖空难、高雄气爆、蝶恋花车祸事件、逢甲气爆、0206台南震灾、0206花莲震灾、2018年普悠玛事件等。相较于上次普悠玛事件,这次伤亡更加惨重,撞击力道也大,所以造成的遗体损伤严重。

陈修将秉持「视逝如亲」的理念,为所有亡者修复遗体。

陈修将说:这次印象最深刻的是四岁的小妹妹,(哽咽)因为跟自己的女儿年纪相仿,「我第一眼看到那个妹妹的脸蛋、神情,跟我女儿有点像,他的遗体受损非常严重,我们的训练过程都会把他(遗体)当成是家属或当事人的同理心,我们会从伤口推断死亡过程,看到妹妹的身体,我很难想像:「换成是我在那个过程…但他只是小孩,他从惊恐到慌张,到创伤罹难…为人父母,我无法承受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是没有办法像他父母那样的,压抑自己去处理他的后事。
修复过程中,团队都会有一样的感慨,我们大部分都为人父母,特别无法接受看到小孩的遗体,我们的训练过程会用「视逝如亲」,更贴近的同理心态。因为这样的同理心,我们会跟妹妹说话:「妹妹,我们要下针,或许有点痛,你要忍耐,我们会一下子就好了」完成后说:「你现在漂漂亮亮,妈妈等一下要带你回家。」

陈修将说,「76行者」的训练过程会用「视逝如亲」的理念,为所有亡者修复遗体。

面对重大灾害,一边修复、一边跟时间赛跑的过程,如何调适自己的心情陈修将说:过程中免不了落泪,我会放下器具,退到后面由其他人接手,或是离开现场去偷哭一下。我们都有这样的默契,因为情绪会感染,但我们必须压抑、理性地完成手边的工作,因为家属的心急如焚,遗体的变化很快,我们都在跟时间赛跑。
陈修将7岁就皈依佛教,也因此相信、尊重每个宗教信仰,陈修将说:宗教对我是一种比较深沉的心灵寄托,包含我们常接触这种个案、国家重大灾难,在我们工作过程中,不只有经验的累积,负面的情绪也难免会有,每次任务结束后,每个人都会练就情绪转换,对我而言,尽量把负面情绪转为正面,不可能一下子,但因为有宗教信仰,就会比较快。

陈修将提到这次事故的罹难者,忍不住哽咽。

平常工作后可能回到家会先在车库里,在车上坐两三个小时,不希望把情绪影响家人,或是到山上寺院走走,看到佛堂的圣像,我们在心里会有安定的作用。
「逝者已矣,我们希望可以修复家属的心,能尽到疗愈悲伤的作用。」这次有很多年轻人、读书学子、孩子,因为连假想要返乡过节,殷殷期盼的家人却收到这样的噩耗,这在短时间内很难接受,我们希望所做的是尽可能帮家属的悲伤减到最低。(口述:陈修将/陈谊谦整理/照片:76行者、陈谊谦提供)


陈修将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心念,为罹难者家属修补心中的「缺角」。

「缺角杯子视为圆」让陈修将找到修复之路
有位慈济委员,端出一杯茶要给证严法师喝,杯子稍有缺口。他说:「师父真是抱歉,这杯子缺了一角。」证严法师说:「只要不去看那个缺角,整个杯口就都是圆的。这好像每个人都有缺点,若不去计较缺点,则这个人就是很好的人。」
曾经过著放浪人生的陈修将,在监狱里看到这个故事。「不要看缺口,杯子还是圆的」这句话,对他影响很深。陈修将说:短短几个字就可以改变面貌,我现在遇到一些心理走不出去的人,就可以用不同观点来看,能理解的就会有不同的情况。我们用经验来分享,引导在思想上能有不同的面向看这个世界。

修复师在过程中难免受伤,但包扎后继续进行工作。

前几天慈济医疗团队帮我们打破伤风、抽血检验,许多年轻女修复师会害怕打针,但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会无惧面对这些遗体,甚至「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把他们当亲人?「我就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就不会有恐怖的疑虑。」
不管是重大灾难、国道车祸等社会事件,有任何层面需要我们帮助,我们就义不容辞去做,出发点就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就像我得到证严法师静思语的启发,过去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不要去看,佛教常说的「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都种在我的心里,种下福慧的种子。对于罹难者家属心中的「缺角」,我们也努力去修复圆满。
陈修将说:每个事件都有不同的面相,我自己在过程中比较容易站在亲人的角色去同理这些家属,经过我们陪同走过伤痛、却面对,他们也有在事后加入「76行者」。

慈济医疗团队为「76行者」修复师抽血检验,并为被针扎到的人打破伤风,许多年轻女修复师会害怕打针,也因此他们更注意修复过程的下针。

陈修将与太太两人在0402事故后全程投入遗体修复工作,陈修将说:感恩我的父母与岳父岳母,他们很支持,知道重大事故会主动打电话问要不要帮忙带小孩。
陈修将分享,0206花莲震灾发生时,女儿刚满周岁,那是我们第一次跟女儿分开这么久,因为女儿平时很黏我们。我们来花莲第二天,大舅子突然往生,因为我们修复师之间有很深的革命情感,家里有事会彼此很着急,为了不要影响团队情绪,太太默默拿行李离开,自己也尽量压抑情绪。「我很感谢岳父岳母很体谅,说太太回去就好,要我留在这里完成工作。」我真的很感谢我的父母、岳父岳母都能体谅我做这个事情。(口述:陈修将、陈谊谦整理/照片:76行者、陈谊谦提供)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