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15th, 2021

拒收AZ /伍忠信

陳時中說如果一次來百萬劑AZ,台灣拒收,跟他當初四處求告購買疫苗,並向國人吹噓說疫苗不缺的狀況天壤之別。台灣確實「不缺」疫苗,原因在陳時中只有本事拿到副作用一大籮筐的AZ,但大眾施打意願太差,甚至普遍抗拒,因此「不欠用」。
據官方資料,台灣有30多萬劑牛津AZ疫苗,卻只用出10%,其中還許多是醫護人員以及行政官員在政策配合上冒險施打。立委質疑台灣難以掌握疫苗配送,若下批送來數百萬劑怎辦?陳時中答得很乾脆:拒收!
他說得果斷,後續問題卻更複雜。他如此一表態,不啻間接否定AZ的功效,以及承認副作用太多,大眾將更將低施打意願;然則,又何須開放民眾自費施打?
AZ在3月進口後,政府排定施打順序,第一批是一線醫護,當時就傳出施打意願偏低,後來透過許多行政運作,疫情中心才宣布有3成施打,卻未傳出有副作用;第二批在12日排定縣市首長與官員,許多縣市長挺身精神喊話,卻不乏色厲內荏,一再延期;例如第一諸侯新北的侯友宜本排在第一針,還說「戰士沒選擇戰場」的權利,卻不知何故禮讓給鄭文燦。
縣市首長級官員施打後即狀況百出,百毒不侵的柯P打後頭痛發燒,台中市府官員更倒了一大片,市長盧秀燕原來說要做市民表率,讓市民安心,結果改口「不鼓勵不反對」。縣市首長官員普遍出現副作用,顯然醫護人員完全沒副作用的外宣大有疑問,所有不良反應狀況應該在醫療體系運作中被消失。
所幸台灣防疫功夫到位,疫苗問題其實不急。陳時中大言「拒收」後,AZ的施打率創新低應可預見。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