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15th, 2021

【導論】神通廣大 柏松

台中市惡摔7歲男童至瀕臨腦死的何姓教練,原本檢方輕縱,事情鬧大引起社會公憤,檢方才在日前改以有勾串證人之虞,聲押獲准。這跟太魯閣號大車禍發生後,禍首李義祥在輿論壓力下先縱後拘如出一轍,顯示司法的憊懶怠惰,以及對公理正義的後知後覺。
惡教練何某在收押後,立即以身體不適為由要求就醫,變鬼變怪,看守所方還多番配合,可見此人神通廣大。他的行凶場所是台中體育館。台中教育局坦承是該局所屬場地,長期提供柔道協會使用。何某人在惹出大事後,還在LINE群組對話中狂言「道館會保住」,此話頗見玄機,他在官司纏身後仍能掌握公有體育館,說得好像局長楊振昇是他小漢,對他言聽計從,是否如此?倒讓人拭目以待。
何某遭中華民國柔道總會踢爆無專業教練證照,並痛批根本不適合擔任柔道教練。台中主管單位理應嚴格把關,卻卻睜眼閉眼放縱,從終於發生悲劇。孩子若腦死,提共供場地的教育局難辭「不殺伯仁」道義責任。對於何某的無照摔人,台中市柔道協會的回應居然是「慣例」;所謂「慣例」就是長期相約成俗,形成主因不外主管單位的憊懶、漠視;而因為是慣例,就讓居心叵測之徒有機可乘,介入滋事。以該何姓教練對6歲孩童施以專業重擊,合理懷疑此人有反社會人格。這類危險人物竟可進入官方推動的活動機構,可見管理上的疏漏及荒謬。
台中市柔道委員會說授課的教練都是「義務授課」、「都沒有收費」,聽來一推二五六。表面未收費,檯面下是否有奇奇怪怪的運作,讓人懷疑,主管的教育局應查清楚,政風單位也不應袖手旁觀。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