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5 月 15th, 2021

【社論】中俄與美國及其盟邦的競爭與衝突

美國總統拜登在國會演說表示:「會持續維持在印太地區的強大軍事存在,猶如北約組織(NATO)在歐洲一樣」,他雖強調目的不是尋求衝突,而是防範衝突;但軍事行動充滿殺伐之氣,稍有不慎,擦槍走火後果堪虞。
拜登並向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喊話;「歡迎競爭,但不尋求衝突。」,但競爭和衝經常互為因果。拜登前任川普在任內後期開始操作大規模和中國的貿易競爭,衝突不斷,兩敗俱傷。不過川普在軍事上相當謹慎,儘管狂言不斷,但仍能節制。拜登在軍事上則相對行動派,上任以來,美艦在南海活動頻仍遠超過川普時代。
其實拜登上任不到60天時,就卯上心目中的兩大對手中國與俄羅斯。拜登曾在
受訪時認為俄國總統普丁是「劊子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東亞的拉幫結派對付中國大陸,後來引發「安克拉治之役」,都是拜登橫挑中俄雄心壯志的展現。當時紐約時報分析,全球大國競爭邁入新局,與冷戰軍備競賽不同的是,科技、網路衝突和影響力行動將成為主軸。
日前拜登就職百日對國會演說,對中俄兩領導人直接點名對嗆;談到普丁時,對普丁干預美國選舉,並藉網路攻擊政府和企業等行為。紐時分析,俄羅斯只要普丁當權,就始終會是美國一大威脅,俄國對美國的網攻,讓CIA深感憂心,局長蓋茨(Robert Gates)受訪時直言對俄國所有的制裁作用不大,美國應積極強化自身網路能力,設法拉高對手攻擊付出的代價。
談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拜登則稱「美國將抵抗任何損害美國工人和產業的不公平貿易條例」,包括對國營企業的不合理補助及偷取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等行為。但他並未提及台灣跟新疆相關敏感話題,似乎在競爭跟衝突間,有自己的分寸。
先前的美俄烏克蘭危機至今暫時冷卻,但拜登對俄極具批判性的演說,將會加深雙方的對立。普丁跟川普有近乎難以思議的私交,在其任內,美俄關係風平浪靜,美大選時川普藉俄國之力對拜登網攻,幾乎是公開的秘密;拜登因此在國會演說中直指俄國在大選時的網攻「是確實之事」。
川普的孤立主義建立在「美國的偉大」上,拜登上任後他的國務卿布林肯周遊列國,重拾川普所捨棄的國際關係,更擺明面對中國大陸,企圖拉幫結派進行圍堵;這些行動,被解讀為美國自知不再偉大,必須利用盟邦壯大勢力。拜登加碼將俄國列為敵手,從他諸多談話,美俄的交惡,似乎加入不少他和普丁的個人恩怨因素。但無論如何,已經形成世界列強對抗新形勢:美國和北約、日本的聯盟對抗中俄兩強。朝鮮半島及中東情勢則是一大變數。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