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6 月 17th, 2021

【蕉城专刊】闽东之光 佛窟秘地 那罗辟支

那罗寺

 「石窟高可百寻,深广五十丈,上方若凿,下平如镜,群峰插汉,北涧奔流,别一乾坤,非复人世。」这不是文学描写,而是记实。

那罗延窟,在蕉城虎贝镇北隅,位于狮子峰下,洞如吼狮巨口。辟支岩在窟之东,连绵数里,尽是高崖断壁。这一带是七都溪的源头,群山环绕,籐萝森森,海拔千米,弥漫着著谜一样的云雾和云雾一样捉摸不定的久远传说。


「那罗」全称为「那罗鸠婆」,意为佛法保护神,那罗延窟,是佛教传入支提山的开端之地,由于千余年前唐朝时高丽僧人的隐居传经而闻名遐迩。宋《高僧传》载:「释元表。本三韩人也。天宝中来游华土。」「于时属会昌搜毁。表将经以华榈木函盛深藏石室中。」《宁德支提寺图志·卷之三》载:「元表法师,高丽僧也,则天朝居那罗岩,以榈木函《华严经》,朝夕奉诵……」一个远道而来高僧为何来此?何以能寻找到这个人迹罕至的深山洞穴?古人的解释是受心王菩萨指点,来寻震旦东南的支提山,也有人解释是唐朝时因会昌毁佛时避难于此。后来元表不知所终,或说「腾空而去」,他所携带的《华严经》却留在了支提山,这是千余年来支提梵音的缘起。

天冠说法台

后汉干佑元年(948),闽东都留守李仁达,举国归吴越钱氏,甘露寺僧元白几经周折,获取了《华严经》。自元表来到那罗延窟,历经一百多年,经书辗转,北宋初时献给了吴越王钱俶。《十国春秋》载:钱俶阅《华严经》,询问天冠菩萨住处,后遣高僧了悟禅师和近臣沈相国至支提山,终于找到了天冠坪,并在此建寺,名「大华严寺」。「寺皆钱王矩度,壮丽异常。」钱王还按《华严经》所载,以精铁铸造了一千尊天冠菩萨,专使从海运至闽东山隅,祀之于寺。这就是支提山佛教传入的开端。明朝首辅、三朝元老叶向高有诗:「榈木经翻僧已去,珠林磬寂客还来」,证明了这一神奇故事的久远。可以说,元表法师以《华严经》为依据,直抵那罗延窟,是认定蕉城西北山区为「支提」的第一人。没有元表的传经,也就没有现在闻名丛林的支提寺。

支提寺旧照
辟支寺

如今,石窟森然,古寺静穆,石碑无言。洞中滴水叮咚,寺前涧水潺潺,早已逝去的梵音依稀可闻。
辟支,为古佛名,全称「辟支迦佛佗」,意为「独觉」、「独善」。如果认为那罗延窟是吼狮巨口,辟支岩则在狮子之尾。首尾之间,悬崖瀑布,危岩深涧,风景奇绝。有「珍珠瀑」,高近百米,水至半空为风吹散,洒落地面,犹如粒粒珍珠。又有「九鲤朝天」、「孤猿叫月」,皆为奇绝石景。辟支寺建于此间,极为幽静,十分切合「辟支」原意,称为「辟支兰若」。辟支岩命名,当在《华严经》发现之后,在钱王与宋代之间。在漫长的岁月里,这里一直没有佛释栖身,直到明朝万历二十七年(1599),始有樵云律师攀崖建寺。樵云律师与弟子在这里「啖齑茹蕨,不求世营凡十余年」,于万历四十年扩充殿宇,顿成奇观。此后,辟支寺名声远扬。崇祯九年,田贵妃赐法器铜提准一尊,银千两,远近僧俗不避寒暑前来。清代之后,辟支寺逐渐衰落,后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重新修建。但从现存遗址及《宁德支提寺图志》中的总图来看,明代辟支寺建筑完整,分成上下两个层次。上层建殿,下层为庭院,中有台阶。其建筑材料都是用青石,方榫凹凸,用石如用木,自然牢固,令人叹为观止。


那罗辟支,秘地佛窟。藏于深山,却名闻遐迩。不仅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还有风景奇绝的自然景观。如今,行走于辟支寺,还可以见到一座明代遗留的山门和一方「千圣同居土」的摩崖石刻,在感觉到久远历史风貌的同时,体味这里石、峰、崖、洞,以及满目青翠的籐萝古树,清澈如玉的涧潭瀑布,称「非复人间」岂是虚言?

珍珠帘

这里还有云遮雾萦一般不可破解的历史之迷。宁德民间久有前往那罗延窟摇石蛋祈子的风俗,口口相传,竟不知起源于何时。千年百世,无数妇人以手于石壁间取石,以致于石窟内边缘十分光滑,如人工如凿。这闽越遗风竟然与佛、道共存千年,到底说明了什么样的文化现象?
那罗辟支,真秘地也。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