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5 月 26th, 2022

蔡英文自詡「大人」卻又沒大人樣

民進黨染黑事件鬧翻天,黨主席席蔡英文眼見社會輿論指責聲音不斷,只好出面道歉,還在中常會會議上撂話,說「民進黨家裡不是沒有大人,我就是大人」,一時之間讓人以為蔡英文終於要硬起來清黨掃黑,只是這麼多天過了,民進黨依舊沒有動作,大家各自安好,該黑的還是黑,該閉嘴的都閉嘴了,蔡英文不願意處理地方黨部染黑情事,只想做「大人」卻又沒大人的氣魄,以為摀住底下人的嘴巴就天下太平,讓人看出民進黨不堪的一面。
國民黨揭發被蔡英文聘為國策顧問的黃承國,其實正是法院認證的黑道,台北地方法院90年刑案判決文中指出,「告訴人表示所有事情均為天道盟黃承國處理」;台灣高等法院97年刑事裁定中也提到,被害人邀「同具黑道背景之黃承國介入」,兩個判決文都提到黃承國有黑道背景,甚至說是天道盟成員,蔡英文難道完全不知道黃承國的背景嗎?
其實蔡英文怎會不知道黃承國是怎樣的一個人,黃承國在擔任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期間,還是持續參加很多幫派活動,北聯幫60周年慶活動,黃承國坐主桌跟其他北聯幫大哥討論事情。這些蔡英文當然知曉,但是蔡英文卻還是聘他為國策顧問,主要是要利用黃承國與黑道之間的關係固樁鎖票,這就是赤裸裸的黑道治國,讓人感覺彷彿是回到了民國初年杜月笙黑道報國,可惜黃承國不是杜月笙,蔡英文也不是蔣介石。如今已到了21世紀之際,黑道人物被延攬入總統府任國策顧問,還真是聞所未聞人間奇事。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有黑道背景這件事,早已人盡皆知,去年5月,一度有意參選民進黨北市黨部主委的立委何志偉在民進黨通過「吳怡農條款」時就屢次提到某次中執會的關鍵字是「黑道」,稱民進黨過去曾因為黑道大幅度入黨,黑道的控制情形;何志偉當時還說,一個政黨絕對不能「白道怕黑道,黑道怕警察,警察怕白道」。
「吳怡農條款」讓黨員入黨1年就能投票,那麼幫助吳怡農能順利當選主委的勢力是從何而來?國民黨立委鄭麗文就譏諷吳怡農絕對不敢處理黨部內的黑道問題,因為黃承國的靠山就是蔡英文。吳怡農本身沒投票權,卻又能在各方勢力整合下成為唯一候選人,這是誰的功勞呢?吳怡農敢過河拆橋?敢吃果子不拜樹頭嗎?
蔡英文說她身為黨主席,沒有落實「排黑條款」,讓不適格黨員進入黨內,造成社會紛擾,她感到十分抱歉。但是蔡英文的道歉僅止於此,她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甚至嘉義市黨部也鬧出黑道入黨,主委黃露慧向蔡英文訴苦告狀,卻被斥聲喝止,顯然民進黨沒有把黑道入黨當成一回事,因為這是地方招募黨員的最佳途徑,畜養人頭黨員才是永久把持地方黨部的保證,這種默契(或是共識)就是造成民進黨墮落的原因之一。
依照規定,任總統府國策顧問須曾任政府機關、民意機關要職或主要政黨負責人,政績卓著;社會各領域傑出或專業人士,貢獻卓著;對國家有特殊貢獻或對國家大計具卓識碩見。那麼,蔡英文聘任國策顧問的標準是什麼?黃承國是哪一方面的傑出或專業人士?蔡英文既然自詡為大人,就應該要有大人的樣子,放任地方黨部內鬨暗鬥、任由黑幫混跡地方黨部、操控人頭黨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大人」不該管一管嗎?
民進黨現在染毒、染黑,蔡英文身為黨主席卻沒魄力處理,要如何跟黑道宣戰?如何要求員警掃黑呢?「一黨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蔡英文要展現掃蕩黑道決心就應該從內部做起,而不是只只召回12區主委回來開會耍耍「大人」威風就算了。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