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5 月 26th, 2022

台灣血汗海鮮成國際之恥

監察委員王美玉日前揭發一份美國公佈的「童工或強迫勞動生產之貨品清單」首度列入台灣遠洋漁獲、成世界認證「血汗海鮮」,王美玉親訪受害的外籍遠洋漁工,漁工們第一手證詞,字字血淚慘無人道,事後卻不見政府有關單位如勞動部、衛福部、刑事局等單位著手調查進行改善,台灣頂著血汗海鮮之恥,民進黨這些政客卻還有臉說新疆的血汗棉花,想揭人瘡疤卻不知自己的癰疽惡瘡有多噁心。
台灣為全球前五大漁業強權,目前約有2萬多名外籍漁工在台灣遠洋漁船上工作。許多在遠洋漁船上工作的移工們因境外聘僱制度,或是更難管理的權宜船制度,契約簽訂與工作地點都在國外,國內主管機關的管制效力有限,使漁工的處境更加艱困,也經常不為人知。儘管目前掛外國籍的「權宜船」無法可管、僅在漁船涉及人口販運時漁業署才會接收通報並移交司法處理,但2020年9月美國報告也明確指出,當船東、船長是台灣人,就應算台灣漁船。
在美國提出報告前,2019年綠色和平組織便發佈「海上奴役」調查報告並發函外交部、勞動部、漁業署,表示將向美國提出台灣漁船涉及強迫勞動之事,然而監察委員王幼玲也指出,這期間各部會除了公文往返之外並無積極作為、最終導致被美國「點名」。
對於一出航便不知何時能再靠岸的遠洋漁工,想獲得即時的醫療支持幾乎是奢求。也因為擔心失去工作機會,每當漁工受傷或是生病時,不見得能夠獲得合適的藥物,也不一定能獲得足夠的休息,可能發生延誤就醫,導致病情惡化,或甚至死亡的情形。
監委王美玉就指出,某漁業公司自2019年6月起聘僱申請案計453件、人口販運案爆發後勞動部只請僱主和地方政府確認78件,斷指的漁工曾打1955申訴未取得工資、職災、被扣留護照等問題,地方政府竟也只以「勞資爭議」擬開協調會;而該案涉及所有漁船船主通報116名漁工失聯、以越南籍最多,至今仍有76人目前下落不明。
而在台灣漁船上的外籍漁工發生什麼事?據監委實地訪查安置中心、或透過民間團體介紹與已經回國的外籍漁工視訊訪談,首先在工時部份就發現有漁工連續工作長達22至28小時、平常只能睡3小時,狀況較佳者也必須工作高達16小時;來自菲律賓的V君說,工作受了傷也只能用過期藥品,每個漁工都被船長打過、甚至他親眼看過一個印尼漁工被船長打死、死了屍體就冰在放魚的冰櫃裡,漁船靠港後所有印尼人都說不做了、只剩他留下來;來自印尼的S1君說,他曾看過菲律賓漁工因為浮球的線斷掉被船長電擊、「電他胸口電到無法走路,他之後就不能工作被送回去」。
這些血淚斑斑的控訴,台灣的政府機關卻沒有人可以幫他們,任由台灣船東船長對他們施暴虐待,民進黨立委一聽到新疆血汗棉花的傳聞,立刻迫不及待發起抵制新疆棉、支持美國企業耐吉,卻對自己頭上的血汗海鮮置若罔聞,為何不發起抵制台灣的血汗海鮮呢?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