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 月 21st, 2022

從「打蚊子」說起

Como está, Doctora Karmen
這是莫三比克葡萄牙語的「龍醫師,你好嗎?」志工一如往常的看到我來到「慈濟的家」,總是這樣親切的向前問候。
初來報到的時候,因為語言不通,我總是笑笑地回說:謝謝,我很好;但最近學習葡語進步神速,頗有心得,想要讓大家見識我的葡語,所以就急著和志工分享我前一天晚上和蚊子大戰的故事。
我跟他們說,我今天實在太難起床了,因為前一天晚上房裡蚊子太多,沒辦法入睡,半夜還得爬起來打蚊子。我興高采烈比手畫腳的用葡語形容著我和蚊子的世紀大戰,已經陷入一種忘我的境界,這時志工拍拍我的肩膀打住了我的故事,直怔怔地看著我。
當時我還很得意,心想她一定是看我葡語說得那麼好而震住了吧!沒想到,她竟然跟我說:「龍醫師,證嚴上人告訴我們,不要殺生喔!」我瞪大了雙眼看著這位志工,支支吾吾尷尬得遲遲說不出話來。她對著我微笑,然後就繼續幹活去了,留我在原地發怔。
突然腦海一個念頭蹦出,這就是為什麼 上人這麼疼惜黑珍珠菩薩弟子,因為這一群弟子雖然膚色不同、語言不通,但是法入心,法入行,距離再遙遠,依然和上人的心那麼的貼近。


莫三比克的志工非常重視慈濟的十戒,已受證的幹部委員們不但能夠背得出來,更可以隨時隨地在社區分享,而這也是慈濟共修的第一堂課。一位25歲的志工和我分享,認識慈濟前,他的身邊圍繞的都是喝酒抽煙的朋友,彷彿沒有菸酒的人生是不正常的,所以他也被同化。來到慈濟,聽聞上人說的十戒後,他才懂得要遠離這些危害身體的物品和朋友。如今的他,每天來到「慈濟的家」報到,身為一個大男孩卻願意從零開始學習縫紉,在疫情期間,和其他媽媽志工們趕製不少的布口罩。
志工的法入心、法入行總是讓人讚歎,其實在莫三比克要聞法真的不容易。當地的官方語言是葡萄牙語,而慈濟的書籍或者影音節目,除了少數的英文節目和翻譯刊物,一律都是以中文為主。莫三比克的志工群裡,大多數都是沒有受過教育的婆婆媽媽,識字率低之餘,更多的人是聽不懂葡語,只能說當地的方言。而方言,又依照地區而不同,比如南部馬普托就說紹那語,而中部索法拉省則說塞納語。所以,在莫三比克,要分享上人的法,難關重重。
要播放一則《證嚴法師說故事》之前,首先要提前將影片配上葡萄牙語的字幕,但考量到不識字的志工以及共修的人數眾多,不一定人人都能看得懂字幕,所以上人說一句話後,就要先把畫面停頓,請志工把葡語字幕唸一遍,隨後再請志工翻譯成當地的方言,之後再由岱霖師姊親自為這一句話作詳細的解釋和教導。隨後,同一句話,會再播放一遍,以此類推。等到影片正式結束之後,同一個影片就會不停頓的重頭再播一次,讓志工再複習一遍。為了讓志工能夠精準的聽懂上人的法,一則12分鐘的影片,往往就要超過一個小時才能完成。
雖然學習環境克難,沒有電扇、冷氣更沒有桌子,甚至人多的時候,大家只能坐在芒果樹下的沙土上,但是志工們卻非常用心的把握學習的機會。過程中,可以看到識字的志工很努力的抄寫筆記,有些甚至把上人每一句話的葡語翻譯逐字抄寫下來,當我們要播放下一句的時候,志工還會喊說「等一下,還沒抄完」。對於這些經歷了風風雨雨的婆婆媽媽而言,在男尊女卑的大環境裡,她們沒有受教育的機會,如今透過慈濟可以重新學習,她們格外珍惜。
還記得,出發去莫三比克之前,上人告訴我,不但要醫病,更要把佛法帶到當地才能夠淨化人心。在莫三比克,我看見了持戒明哲保身的功能,也深刻體會佛法淨化人心的力量。但撫心自問,到底是誰在淨化誰的心呢?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