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 月 18th, 2022

超過半世紀的修行 德慈師父樹立風範

「回來了!」來到靜思精舍,總能聽到這句話,倘若接近用餐時間,還會聽到熟悉的「呷飽未?」全球慈濟人不管來自何處,只要提及到靜思精舍,都會說「回精舍」。

靜思精舍是全球慈濟人的家,這堅實的家,在草創時期,證嚴上人(下簡稱「上人」)只有幾名弟子,可說是徹底犧牲的第一代,上人立下「自力耕生」原則,弟子們在嚴師身教下,樹立典範。

上人的大弟子 德慈師父在《勤耕福田‧慈師父講古》自述:「那個時候,我們可以說什麼都沒有,生活非常拮据,沒有錢、吃不好、穿不好…」「上人堅持我們要『忍人所不能忍』。」

為了自力耕生,師父們學農耕、做代工,德慈師父曾騎單車送地瓜到市場,摔到溝裡;「為了償還銀行貸款,我們開始耕種,其實,我們以前都不曾做過農事…」原本想著要種稻還債,卻因不諳農事換來白穗,德慈師父回想:當時一斗米才80多元,那時有3萬1千元的債務與利息,還有借錢買肥料的錢,一時之間難過得哭了起來…

 早期,靜思精舍舉債維生,儘管身邊的人都不贊成他們做救濟工作,師父們也擔心萬一窮苦人家來求援,拿不出錢怎麼辦?

「但是上人一旦立定目標,絕對不會輕易放棄,他說『我們一定要做,我們如果不犧牲,一定要等到準備好了才要做,那些需要我們救助的人,已經來不及了!假如我們怕辛苦,不願意犧牲,那苦難的人就永遠無法得救!』」

徹底犧牲的一代,擦乾眼淚,繼續工作

為了省錢,師父們連1、2元搭公車的錢都捨不得花,一塊5毛錢的豆腐做成「鹹豆腐」能吃上一個月。1966年農曆3月24日「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成立,為了從事濟貧工作,每人一天多做一雙嬰兒鞋,這樣就能作為濟貧基金。

隨著時代更迭,師父們做過各種代工,包含高週波嬰兒尿褲。尿褲塑膠要經過熱度一千度的電壓條壓合,假如一不留神,就會被燙到。「只要聽到『ㄆㄚ』一聲,必有人皮開肉綻,痛到眼淚都掉出來。真的很痛,該怎麼辦呢?被燙到的,只能趕緊擦一擦藥,又繼續工作。」

50多年前的事,德慈師父將數字記得清清楚楚。不僅是每1毛錢都要花在刀口上,就連生病也捨不得就醫。另一個原因是上人堅持:精舍生活與慈濟財務要分開,儘管舉債還債,精舍每日訪客、起居、用餐都是由精舍承擔,至今慈濟基金會設在精舍的辦公室水電費用,仍由精舍負擔。

曾有人問德慈師父「什麼是修行?」師父回答:「修行最簡單的講法就是修掉不好的習氣,修掉我們不好的行為,專心奉獻給大眾,叫做修行。至於修養,每一個人都要修,不是出家人才要修。」

聞經歡喜 結下師徒緣

德慈師父自幼仰慕佛法、有出塵之心,1964年農曆3月,當時他30歲,聽聞慈善寺來了一位威儀莊嚴的年輕法師,講經很精彩,遂日日步行前往聆法,起了歡喜心,很想親近上人修行,在當年佛誕日請求皈依。

雖然早期辛苦,但上人對於弟子在佛法、法器梵唄、生活起居等,均要求嚴謹。白天,上人與弟子自力耕生,晚上,為弟子講經。德慈師父:「師徒可以共同生活在一起,又可以學習,也過得很充實、愉快。」

80多歲的德慈師父,原本不擅分享,但看著上人為了慈善工作,經常帶著病體為川流不息的人潮解惑,一刻也不得休息。於是德慈師父找來師兄弟學習介紹慈濟、背給樹聽、說給彼此聽、互相訓練。

近年德慈師父為了讓更多慈濟志工認識慈濟的故事,開始「慈師父講古」的分享,有師徒之間的法緣,也有師兄弟的甘苦與共。令人感受到師徒間既嚴且愛之情,還有師兄弟之間的互相照顧、彼此體貼。例如做代工時,比賽動作又快又好,但都不及上人的效率;為了讓彼此能多睡,晚上巡田水總是先醒來的人就去放田水;摔壞了東西,師兄弟們爭著到上人面前求懺悔。

德慈師父說:「上人經常對我們說,出家乃大丈夫事。自己的生活要自己承擔,既然挑起如來家業,應該讓社會人群瞭解佛教精神,『我們以身作則給大家看,出家不是依賴社會,是作社會的靠山』。」

德慈師父:從以前到現在,上人所說的、所做的、都是誠正信實。上人的精神很偉大,難得能親近上人,難得能出家,再怎麼辛苦,也心甘情願。點點滴滴的分享,只是希望大家多瞭解、多付出,當人間菩薩。」

極具繪畫天分的德慈師父在陶藝世界裡發揮了他的藝術天賦。

永遠保持著學習的精神

50多年來,靜思精舍做過幾十種代工,德慈師父每一樣都虛心學習,還學習攝影。慈濟目前最早的影音畫面,是德慈師父在1973年首次在台東海山寺紀錄義診所攝。「民國65年隨上人進行全臺貧戶複查時,身上即扛著一臺攝影機、三臺相機,分別用來拍攝黑白相片、彩色相片與幻燈片。」早期的機器又大又重,師父雖覺得吃重,但「想到上人需要人幫忙,這點重量也就不覺得重了。

1987年靜思精舍成立陶藝坊後,具有藝術天分的德慈師父秉承師訓,帶領團隊親製陶瓷作品,作品清雅樸實,流露出以巧手會合妙理的宗教法味。德慈師父戴著老花眼鏡,手持小電鑽,仔細地研磨著陶坏,這是德慈師父的代表作「無量心燈」,將《無量義經》經文鐫刻在陶藝燈具上,期許靜思弟子謹記法脈、心心相傳。

德慈師父:「陶瓷是一種藝術,上人告訴我們要藉事練心,我們不是專業,一個瓷器雕刻要花很久的時間,曾經燒7個才1個成功;工廠做道場,這讓我們的內心能夠發亮、發光,也是藉外境來修自己的心。」

儘管長期接觸泥坏與粉塵導致皮膚過敏潰爛,二個膝蓋也因年邁退化,陸續置換人工關節,德慈師父還是每天盡本分努力地做、與團隊設計研發新產品,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不讓時間空過。

安詳捨報 生生世世追隨上人行菩薩道

2021年5月11日,上人與住院中的德慈師父視訊。德慈師父說話雖然十分吃力,仍勉力表白:「生生世世求懺悔,生生世世追隨上人行菩薩道。」

上人讚嘆慈師父:「你守護精舍的家規,做好常住的典範。我們師徒緣深近60年了,雖然一路辛苦陪著師父走過來,不過也造很大的福,今天的慈濟才有如此規模,可以幫助全球的苦難人,你功德無量!」

上人復叮嚀:「五百年前師度徒、五百年後徒度師;你先去開路,師父後面再去就有一個方向。這輩子能有師徒緣分,要互相慶幸。你與慈濟人、與師兄弟都很貼切互動,可見你比師父更有福,也更有貼切的眾生緣。師徒之緣是生生世世,你一定要顧好這念心,輕安自在,這段人生走得很有價值。一切的牽掛都要放下。」

慈師父當時雖然身體虛弱,但心志卻很堅定,他還對著上人說:「謝謝上人,現在無掛礙,很自在。」

5月23日下午,德慈師父從醫院回到了精舍,上人也來探視這位老弟子。「紹惟啊!師父在這裡。」上人趨近床前,俯身開示道:「就算千般情,萬般愛,我們都要放下。很感恩你陪伴師父五十多年了,這條菩薩道一定要繼續向前行;要記得,先走的人要發願再回來鋪路,你我師徒情深,永遠不會隔礙。」

「我們既已走上這條菩薩道,先去的要記得趕快再回來莊嚴美麗的慈濟世界。當時師父提到《法華經》的六瑞相,你們也都在法華會上。其實你我在兩千多年前就已向佛發願,我們現在就在身體力行菩薩道。要記得,隨著自然法則,千般情、萬般愛,都要看開、放下,這條路才會走得很輕安自在。不用擔憂,因為我們的因緣會一直延續下去。」

德慈師父安詳辭世,他的修行典範與慈濟足跡,是留給所有靜思弟子最珍貴的道風德香。

 

德慈師父生平

1934年生於臺灣花蓮新城,1964年皈依上人,法號德慈,名紹惟,為上人大弟子。德慈師父人如其名,慈眉善目,溫文儒雅,備受師兄弟及慈濟人所敬愛。德慈師父於2021年5月26日晚上安詳捨報。


(以上參考文獻:《勤耕福田‧慈師父講古》、《慈濟的故事:信願行的實踐「壹」靜思》,恭敬整理:陳誼謙,照片:慈濟圖像資料庫)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