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6 月 21st, 2021

【福鼎專刊】巽城的「彈洞前村壁」

巽城戰鬥遺址

文/唐頤 圖/白榮敏 溫麗芬

我們這一代很多人會背誦所有的毛澤東主席詩詞,因為那是當年中學生與知青的基本功,也是那個時代最有意義的文青行為。所以,面對巽城何氏宗祠高牆上的彈孔,一首《菩薩蠻·大柏地》自然湧上心頭: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
雨後復斜陽,關山陣陣蒼。
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
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

施仁泰大厝

毛主席的這首詞好像專門為巽城而寫,而我們此行確實為「彈洞前村壁」而來。
佇立在青磚疊砌的高牆之下,仰望密密麻麻的近百個彈孔,除了震撼,還有驚奇。震撼的是當年鏖戰的場面可想而知,驚奇的是一個個彈孔居然那麼清晰可數。看來只能歸功於青磚質量太好的緣故,可讓橫向疊壘的磚面,經受住子彈穿擊,而彈孔周圍卻極少裂痕。我料定,那一個個彈頭應該掉落在磚面背後的磚框裡,因為磚牆是空心的。
近百個彈頭被磚牆塵封了72年,還將繼續塵封下去,幸好福鼎籍老革命王烈評寫有《福鼎縣解放的經過》一文(載《披沙揀金——閩浙邊區革命鬥爭親歷記》,中央文獻出版社),讓我們今天可以還原那場鏖戰的場景:
1949年6月1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浙南遊擊縱隊南下解放福鼎,縣搜剿隊長林德銘與突擊隊長張瓊帶領殘部近200人,逃竄到前岐,沿路擄掠了一批財糧,逃至巽城已夜晚,本擬連夜下海從沙埕逃往台灣,但經不住巽城地主豪紳再三挽留,再加當晚下雨,便駐紮下來。他們認為,解放軍最快也要一兩天才能追到,即使追到,巽城有堅固的何氏宗祠和建在宗祠一角的碉堡,防守決無問題。

施仁泰大厝一隅

林德銘酒足飯飽之後,安排手下分兵值守,便躲進宗祠睡覺,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浙南遊擊隊已連夜從前岐乘船渡海,兵臨巽城,將宗祠包圍個水洩不通。黎明之際,進攻槍聲大作,我軍很快攻佔領宗祠,敵軍退縮碉堡,猶作困獸之鬥。這座碉堡大青石砌成,有二層,四周密佈槍眼,十分艱固。我軍攻打一個多小時,仍未攻下,一個中隊長親自扛上火箭筒炮,順著水溝爬到近處,發射出一發炮彈,炸破碉堡,炸死敵軍一個排長,炸傷幾個士兵。此時碉堡內傳出「別打啦,我們投降!」的喊聲,並從炮眼挑出一件白襯衫,扔下幾桿槍。我軍停止射擊,幾個戰士向碉堡跑去,準備受降。突然,碉堡扔出幾枚手榴彈,一名戰士當場犧牲,幾名戰士負傷。原來,卑鄙的林德銘使用詐降計。我軍指戰員怒火中燒,再發炮彈,炸塌碉堡,同時四面攻打,殺聲一片。敵軍全面崩潰,林德銘向外逃竄,被我軍擊斃。
巽城戰鬥,殲敵100餘人,俘虜了敵突擊隊長張瓊等80餘人。我軍犧牲6名戰士,負傷幾人。繳獲輕機槍8挺、步槍180支、子彈2000餘發。巽城戰鬥完勝,標誌著福鼎縣全境(除崳山島外)解放。從此,何氏宗祠高牆的纍纍彈孔,就成了福鼎紅色文物的重要標誌。
巽城於2012年被評為「福建省歷史文化名村」,2014年又獲評「中國傳統村落」。查閱《辭海》,「巽」為八卦之一。代表風。足見其古風悠悠。古時巽城自然有「城」,該城堡修築於明嘉靖年間,於上世紀70年代被拆毀。

參觀戰鬥遺址

辛丑春分季節,我與榮敏君走訪巽城,有幸請到林延仗先生為我們導讀。老林年齡與我相仿,1978年任巽城村黨支書,任職達十多年,退休後被鄉鎮聘為鄉村振興工作顧問,可謂是巽城活地圖。他介紹,巽城現有人口3000多,新中國成立之前有5000多人。古城堡傍山面海,處於沙埕港內,明朝就開闢了巽城渡,漸成為福鼎縣主要港口之一。清乾隆年間,本地人何啟龍發展航運事業,推動了貿易發展,還得到縣令熊琛表彰。巽城歷史上,特別是清末與民國時期的富庶繁華甚有名氣,土改時農村評定階級成份,巽城被評為地主與富農成份的達76戶,足以窺斑見豹。我大吃一驚,脫口而出:「原來巽城堡當年是地主老財的堡壘,難怪這些人再三挽留林德銘駐紮下來,負偶頑抗。」確實,到了解放戰爭時期,中國階級矛盾更加尖銳,我黨的革命目標就是要推翻舊社會,剷除地主階級的基礎,建立一個嶄新社會。革命就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今天思考這段歷史,我以為,巽城激戰之所以能列入解放福鼎的標誌之一,貌似偶然,其實有著必然規律。
在後來歷史進程中,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到巽城。記得1979年臨近春節的一天,大學正準備放寒假,忽聞學校廣播播放中共中央《關於地主、富農分子搞帽問題和地、富子女成份問題的決定》,我的一位同學聽罷熱淚盈眶,由衷讚歎:中央想得真周到!讓我們這些人能高高興興地過個年。我一定要買一瓶好酒回去,除夕夜一醉方休,祝賀父親摘掉地主分子帽子,成為人民公社社員,祝賀自己不再是「四類」(地、富、反、壞)分子的兒子,從此可以抬頭挺胸走在村莊裡。
老林告訴我們,巽城的地主富農曾經受到嚴格監管,六七十年代,他們中不少人申請搬到長嶼島居住,那小海島雖不通電,生產生活環境異常艱苦,但與陸地隔海相望,無固定船隻往來,遠離監管,可謂「天高皇帝遠」,求得遠離監管的自由。1979年,他主持傳達中央關於「摘帽」決定的會議,76戶地主富農悉數參會,許多人聽罷感激涕零,連呼: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

陳氏古厝

這些真實往事,現在的年輕人聞之也許一臉茫然。
巽城現存的陳氏三大厝甚有名氣,名號「上錦芳」「下錦芳」「三房」,房主陳啟捷建於清末,分別傳與三個兒子,至今有130餘年歷史。三座大厝各佔地面積3000多平方米,皆為二層磚木結構,四面交井佈局,有上、下廳,兩側廂房走廊,模仿蘇州園林建築風格,氣派且風雅。最為精美的數「三房」的門樓,門高8米,寬10米,共有5層浮雕,每層皆雕塑戲曲人物,猶如一個華美的戲台正在上演部大劇。其石灰雕塑用料特別,是選用大朵海蠣殼,燒製成石灰,在石灰中加入搗碎的苧麻,所以特別堅固,歷久彌新。相傳,光建這個門樓就花三年時間。
老林告訴我一個巽城家喻戶曉的故事。話說陳啟捷早年只是一個做面做餅的小商販,維持溫飽而已。忽一日,海盜將打劫來的10袋白糖強賣給陳家麵餅店,陳家不得不買,因買太多了,分給海尾何氏3袋。何氏往缸裡倒白糖,「乒乒乓乓」倒出一大堆白銀,驚喜不已。原來海盜打劫的是一艘告老還鄉的貪官大船,貪官把白銀藏在布袋內,注入白糖偽裝,竟把海盜都騙了。何氏以為陳家可能還不知道其中奧秘,急往陳家,要求再分兩袋白糖。陳啟捷冷笑一聲:「你也夠了吧!」何氏悻悻而回。不久,陳家建起三大厝,何氏大厝也橫空出世。
這個故事證實了「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的俗語含義,似乎也在詮釋,地主老財的財富,並不是勤勞致富與經營有方獲得。
巽城的古建築還有林氏大厝與施仁泰大厝以及古街巷,也可令你駐足徜徉,觸摸滄桑,想像昔日繁華,回味歷史無情。
巽城渡濤聲依舊,300多畝的紅樹林鬱鬱蔥蔥,陽光閃爍在樹葉上,恍惚小鳥歡快地跳躍。一條長長浮橋從陸地連接到媽祖嶼。這座島嶼礁石林立,綠樹成蔭,面積只有1300多平方米,一座始建於清道光年間的媽祖廟位居其中。古廟與礁石、樹木交錯輝映,遠眺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個盆景。
老林說,市鎮兩級政府決定在這裡建設一個濕地公園,幾年之後,這一片海灣一定是巽城最漂亮的地方。
又想起毛主席詞句: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