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6 月 19th, 2021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入佛正慧,修習氣、去無明

 

奇思妙答
有一位父親家財萬貫,很擔心往生之後,三個兒子無法妥善運用這些錢財;於是,他想到一個辦法,把三個兒子都叫過來,告訴他們:「我想把家產交給你們之中最有智慧的人,所以要做一個試驗──我給你們每人一筆相同數目的錢,看你們如何運用這些錢讓倉庫裝滿東西。」
三個兒子帶著父親給他們的錢離開家門,各自尋找能裝滿倉庫的東西。大兒子走啊走,看到路旁有一棵大樹,他想這棵大樹如果砍下來搬到倉庫,一定能把倉庫裝滿。就用那筆錢買下大樹,雇請工人搬回家。
二兒子看到稻田旁堆積了許多稻草,那麼多稻草一定能把倉庫裝滿,於是他用那筆錢把稻草全買下來。
小兒子則用心思考:如何能花最少的錢來達成目的?結果他只買了一根蠟燭。當他在倉庫裡點燃蠟燭,燭光將整間倉庫都照亮了!父親非常高興,決定將家產傳給小兒子。
眾生皆有佛性,人人原本具足無限的智慧,但是被種種習氣遮蔽了,尤其有種心態最容易阻礙智慧發揮──認為自己所想的都是對的!人若不能以開闊的心胸來待人處事,所思所行就會侷限在狹窄的範圍內,無法善巧靈活地臨機應變。

賭徒的迷惘
俗話說:「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人的觀念有時會偏差,剛開始也許差異很微細,連自己都不易察覺,以致不斷地造作,直到覺醒時,後悔、懊惱已來不及了。在希臘,有位卅多歲的男子,本來年輕有為,不知何時染上賭博,經常不分日夜地沉溺在賭場裡。
曾連賭五天五夜,因為手氣不好,輸得一無所有,他很懊惱,覺得自己一敗塗地,竟不顧妻兒,在賭場門前上吊自殺,還寫了一封遺書,交代要公諸於世。 遺書裡寫著,他知道賭博不好,曾向賭場的人要求:「拜託你們禁止我進入賭場,因為我每賭必輸。」但是開賭場就是希望大家進去賭場,怎會阻攔他呢?
他沮喪地到酒店喝酒,他說:「獨自哭了一個鐘頭,也沒人來安慰一句,實在很痛苦,不如死了算了。」遺書請警察公諸社會,提醒人人不要賭博。
凡夫心有很多矛盾,一念是善、正確的;一念是惡、是邪的。就如這個人明明知道賭博不對,卻沒辦法自我克制、即時改正。知道不能賭博,這是善性未泯;明知不可行,但又不能自制,就是缺少規範。我們的知見、觀念若是正確,就能清楚分辨善惡;如果善惡分不清,可以藉由佛法的教育,明白戒律,謹守戒律來規範自己。

【證嚴法師開示】付出是事相,感恩才是真理

我常常說:付出,必須由內心表達出真誠的感恩。其實,付出是「事相」,感恩才是「真理」。
貧窮只是物質上的缺乏,雖然我們付出有形的物質,但在本性心念上,大家都是平等的。貧窮的眾生一生漂泊,真的是很困苦,也因為如此,我們才有付出的機會,所以大家付出時多一分感恩,才能「會事見理」,這也就是修行。
總之,我們要把握當下的機會,把內心真正誠懇的感恩表達出來。我常說:人要時常抱著一分心念──感恩過去、展望未來,更重要的是把握現在!每一時、每一刻,分分秒秒都要緊緊把握。
當我們「付出」之時,同時也是心靈「回收」之時,而且一定要在當下,此時此刻付諸行動;所以說「捨得」,能「捨」,即是心靈的所「得」;「捨、得」就是修行的道場。
希望人人能深入體會「感恩過去,展望未來和把握現在」的意義,今天有很多事我們必須把握住,大家要好好發揮自己的良能,不要讓它白白流失了,唯有多用心,才能把握現在,千萬不要讓人生留下空白。
總而言之,必須做的工作實在很多,我們無所求的付出,只要看到眾生平安,大家就很安心。慈濟人付出一切皆無所求,不過接受的人總是點滴恩情在心頭;不論他們是否記在心裡,這一條救濟眾生的菩薩道路是我們甘願選擇的,只要他們能夠幸福快樂,就是我們的目標──拔苦與樂。
普天下的眾生苦難偏多,我們要真誠的關懷他們,所以人人必須多多發心、時時用心啊!

娑婆眾苦 相續不絕

◎作者:靜一

「娑婆世界」,在佛典中記載又名「堪忍世界」,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由釋迦牟尼佛所教化的世界。為什麼稱作「堪忍世界」呢?

一說,此界眾生罪孽深重,又安於十惡,所以要持續不斷地忍受種種苦惱折磨,自己也不知要出離。就像在火宅中遊戲的孩子,明明身陷火海,身陷在持續向下沉淪的危險之中,依然樂此不疲,以為遊戲。

一說,相對於西方極樂淨土,這裡的眾生不停造惡,諸佛菩薩面對這樣心懷汙垢、冥頑難化的娑婆眾生,必須要非常忍耐不懈地陪伴教化,表現出大慈、大悲、大智、大勇的精神,所以將這個世界又稱為「忍土」,可見這個地方的眾生有多「磨佛」。

但是,若將前二者拉近比較,突然感覺,粗粗觀其外相…二者都在苦難之中,都是「甘於忍耐」,都是以為遊戲,都是專注其中。那麼,身為一個有志修行者,要如何才能辨識出,自己是那個讓人傷透腦筋,忍耐著陪伴的眾生,還是發起大願,忍耐著陪伴眾生的菩薩練習生呢?

濁世法末無明多,
眾生垢重災難多,
人心浮動迷方向,
能安住心正道念。
(上人手札)

走入人資領域,偶有處理人事爭議調解之需要,雙方你來我往之際,有的時候,辨別得出來對方想要的是錢;有的時候,辨別得出來對方身心已經生病;有的時候,辨別得出來對方是陷在意氣之爭;也有的時候,自己左思右想,實在不明白,對方為何有這樣的心念,要拉著眾人僵固在某種的情境裡,令人難堪,也令自己難堪。

和對方同樣危險的,其實是自己的心。在「爭」之中,人心很容易露出惡習。爭強、爭勝、爭辯、爭贏。不爭,肩負著團體的名譽與公益,我該「不爭」嗎…?魔鬼藏在細節裡,細細回顧過程中,自己一句一句的回應,顯然這個練習生的功力太淺,心很不穩定。一下是眾生,一下驚醒趕快回到人間菩薩,一下子又現了鬼相,危險啊,危險。

然而,這就是我們選擇的練習場,既然已經發願跟隨佛心,實踐師志,走進了這個善惡雜揉難辨的娑婆世界,還是要動動腦筋,想想如何在每件事中,體現佛法的真義。

要相信因果,不要太在意輸贏。輸贏是一時的,因果卻是源源相續的,若對現在的情況不夠滿意,那必定是努力還不夠,別想太多,就是繼續努力種善因就對了。

要看著真如,不要看著凡夫習氣,或許會對對方,說出心中的真實語,但語氣是基於真誠建議,或是基於惡意挑釁,自己是可以清清楚楚辨別的。語默動靜,提醒自己,盯著自己的真如,互動著對方的真如,別被自己的習氣擾動,也別被別人的習氣帶動。若老是被帶著走,實在是懺悔,表示信與慈悲還不夠。

惡,就像細微的汙垢,
藏在心裡無處不在的角落,
慎思,慎行。
勤思,勤修。
每一天勤掃塵習,淨除心垢。

【晨鐘起薰法香】複習?靜思妙蓮華第646集?娑婆眾苦?相續不絕

以掘井人的精神,掘到湧泉

我蓋醫院是為了細水長流。我還在,那些孤老無依、貧窮苦難的人,可以幫助他們直到我眼睛閉下,但是我眼睛閉下後,這些人怎麼辦?
我一直在想,應該為他們掘一口井,因為井能有湧泉。如果只有挖一個池,一定要靠上面的水不斷流下來;上面的水源若斷,下面的水就無法供給。我想要為佛教、為眾生來開拓一件不只是靠一個人的力量,而是能千年百世,一直做下去的事。
想到尊重生命最直接的,就是醫療。我要為他們開拓一個不是一個人能做,是大家一起來做的志業。蓋醫院能使小病不會成為大病,意外傷害能幫助他減到最小;這兩件事就是我要蓋醫院最大的力量。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